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139.【夏陽趙尉】原文及翻譯

馮翊之屬縣夏陽,據大河。縣東有池館,當太華(華原作和,據明抄本改。)中條,煙靄嵐霏,昏旦在望。又有瀵泉穴其南,泉水清澈,毫縷無隱。太和中,有趙生者,尉於夏陽。嘗一夕雨霽,趙生與友數輩,聯步望月於瀵泉上。忽見一人,貌甚黑,被綠袍,自水中流,沿泳久之。吟曰:"夜月明皎皎,綠波空悠悠。"趙生方驚,其人忽回望水濱,若有所懼,遂入水,唯露其首,有頃亦沒。趙生明日又至泉所。是岸傍數十步,有神祠,表共門曰瀵水神。趙生因入廟,見神坐之左右,搏埴為偶人,被綠袍者,視其貌,若前時所見水中人也。趙生曰:"此瀵壤也,尚能惑眾,非怪而何?"將用劃其廟。有縣吏曰:"此神廟,且能以風雨助生植。苟若毀其屋,適足為邑人之患。"於是不果隳。(出《宣室志》)
【譯文】
馮翊管轄下有個夏陽縣,靠著黃河,縣東有池塘在太華山的中部。山頭平時霧氣迷漫雲煙繚繞,白天晚上都能看見。城南有個瀵泉,泉水清澈見底,水裡一切都歷歷在目。太和年間,有位姓趙的到夏陽當縣尉。有次雨過天晴,他約了幾個朋友到瀵泉附近賞月。忽然看見一個人,臉很黑,穿著綠袍子,在水流中間游來游去,邊游邊唱道,"夜月風皎皎,綠波空悠悠。"趙生吃了一驚,那個人也忽然回頭向岸上望,好像也很吃驚,很快沉入水裡,只露個腦袋,過了一會就不見了。趙生第二天又到這裡來,見離岸傍十步,有一個廟,門上寫的是瀵水神廟。趙生進了廟,見神坐的兩旁排列著幾個泥作的偶像,其中有一個穿著綠袍,看他的長相,很像昨天看見的那個水裡的人。趙生說,"這個瀵水神竟讓他管的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做怪,怎麼得了!"就打算把廟拆毀。旁邊有個官員說,"這個神廟能夠興風雨幫助莊稼生長,如果毀了廟,恐怕會給本地人民帶來災害。"於是就作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