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53.【李山人】全篇古文翻譯

李中丞汶,在朝日,好術士。時李山人寓居門館,汶敬之。汶有子數人,其長曰元允,先與襄陽韋氏結婚,乃自京之襄陽,遠就嘉會。發後,山人白汶曰:「賢郎有厄,某能相救;只要少時不交人事,以圖靜處。」汶許之。山人別居,良久出曰:「賢郎厄已過;然所乘馬死,從者斃其一。身少見血,余無大損。汶疑信半之,乃使人至襄州,沿路偵候。使回得信云:「中道過大橋,橋壞,馬死奴斃。身為橫木決破頤頜間,少許出血,尋即平復。」公歎異之。後忽辭云:「某久此為客,將有沒化之期。」但益悵然。汶曰:「何忽若是?」曰:「運數且爾,亦當委順。」汶曰:「然可少留乎?」曰:「可。」汶固留之,月餘又云:「欲遂前期。」汶又留半月。曰:「此須去矣。」乃晨起,與汶訣別。其後諸相識人家,皆云:「同日見李山人來告別。初別時曰:「某有少事,欲言之於第三郎君。」問何事。乃云:「十五年後,於昆明池邊,見人家小兒頰有疵者,即某身也。」乃行。其後亦不知所之。(出《原化記》)
【譯文】
中丞李汶,在朝為官的日子,喜愛術士。當時李山人寓居李汶門館,李汶很敬重他。李汶有好幾個兒子,他的長子名叫元允,先和襄陽韋氏定親,於是從京城到襄陽,離家遠行就婚。出發以後,李山人告訴李汶說:「你的兒子路途有災難,我能相救,只是暫時需要不與別人交際應酬,因此我希望能有一個清靜的環境。」李汶答應了他,李山人就另居別處。過了好長時間,李山人出來對李汶說:「你兒子的災難已經過去了,但是他所騎的馬死了,跟隨的僕人死了一個,他身上出了少許血。其餘沒有大的損失。」李汶對此半信半疑,就派人到襄州去,沿路探聽查訪驗證。使者獲得確實的消息回來說:「中途過大橋,橋壞了,公子騎的馬死了,跟隨的奴僕也死了一個,公子的面頰和下巴之間被橫木劃破,出了少量的血,不久就痊癒了。」李汶對此驚歎異常。後來李山人忽然向李汶辭別說:「我長久在這裡做門客,將要到歿化的期限了。」心裡非常難過。李汶說:「怎麼忽然至於這樣啊!」李山人說:「運數將是這樣,也委實應當順從。」李汶又說:「然而,還可以少留一段時間嗎?」李山人說:「可以。」李汶因此留下他。過了一個多月,李山人又說要實現前言。李汶又留了半個月。李山人說:「這回必須離開了。」於是他早晨起來,與李汶辭別。那以後許多與李山人相識的人家都說,同是那一天看見李山人來到自己家告別。李山人最初在李汶家告別時說:「我有點小事,要告訴給三公子。」問他是什麼事?卻說:「十五年後,在昆明池邊,看見人家小孩面頰有個小疤痕的,就是我的轉世之身。」說完就走了,以後也不知他到什麼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