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209、【任其自然萬事安樂】古文翻譯註解

[原文]

幽人清事總在自適,故酒以不勸為歡,棋以不爭為勝,笛以無腔為適琴以無弦為高,會以不期約為真率,客以不迎送為坦夷,若一牽文泥跡,便落塵世苦海矣!

[譯文]

一個隱居的人,內心清淨而俗事又少,一切只求適應本性。因此喝酒不勸多喝,以各盡酒量為樂;下棋為了消遣,以不爭勝敗為好;吹笛為了怡情,以不講旋律為節;彈琴為了休閒,以無弦之琴為雅;約會為了聯誼,以不受限制為真摯;客來賓主盡歡,以不送往迎來為自然。如果受到人情世故的約束,就會落入塵世苦海而毫無樂趣。

[賞析]

為人做事只為適宜自己的本性,才能快樂。如果下棋為了爭一輸贏,如果喝酒為了一醉方休,如果吹笛為了表現技巧,如果彈琴為了追求韻律,如果朋友相會是有約而來,如果與客人迎來送往,這都算違背了自己的本性。

至於調適性情的方法,最重要的一個原則,就是不要逆著事物的本性行事,就如在水上行舟,陸上行車,是自然的事。若硬要在水上行車,陸上行舟,即使不溺死,也會寸步難行。天地萬物,各自有最美好的天性,隨緣適性,才能過著和諧圓滿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