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70 第五卷 陽武侯》原文全文翻譯

原文

陽武侯薛公祿,膠薛家島人。父薛公最貧,牧牛鄉先生家。先生有荒田,公牧其處,輒見蛇兔斗草萊中;以為異,因請於主人為宅兆,構茅而居。

後數年,太夫人臨蓐,值雨驟至;適二指揮使奉命稽海,出其途,避雨戶中。見捨上鴉鵲群集,競以翼覆漏處,異之。既而翁出,指揮問:「適何作?」因以產告。又詢所產,曰:「男也。」指揮又益愕,曰:「是必極貴!不然,何以得我兩指揮護守門戶也?」咨嗟而去。侯既長,垢面垂鼻涕,殊不聰穎。島中薛姓,故隸軍籍。

是年應翁家出一丁口戍遼陽,翁長子深以為憂。時候十八歲,人以太憨生,無與為婚。忽自謂兄曰:「大哥啾唧,得無以遣戍無人耶?」曰:「然。」笑曰:「若肯以婢子妻我,我當任此役。」兄喜,即配婢。侯遂攜室赴戍所。行方數十里,暴雨忽集。途側有危崖,夫妻奔避其下。少間,雨止,始復行。才及數武,崖石崩墜。居人遙望兩虎躍出,逼附兩人而沒。侯自此勇健非常,丰采頓異。後以軍功封陽武侯世爵。

至啟、禎間,襲侯某公薨,無子,止有遺腹,因暫以旁支代。凡世封家進御者,有娠即以上聞,官遣媼伴守之,既產乃已。年餘,夫人生女。產後,腹猶震動,凡十五年,更數媼,又生男。應以嫡派賜爵。旁支噪之,以為非薛產。官收諸媼,械梏百端,皆無異言。爵乃定。

聊齋之陽武侯白話翻譯:
陽武侯薛祿,是膠東薛家島人。他的父親薛公非常貧窮,為本鄉官宦人家放牛。這家有塊荒地,薛公在那裡放牛時,常見蛇和兔子在草叢中相鬥;以為是塊不同尋常的風水寶地,於是向主人請求要來作墓地,並蓋了間茅草房居住著。後幾年,薛公的妻子臨產,當時大雨突降,恰巧有兩個指揮使奉命稽查海路,經過這裡,就到薛家屋裡避雨。看見房頂上烏鴉、喜鵲成群地聚集在上面,爭著用翅膀覆蓋漏雨的地方,覺得很奇怪。一會兒薛公從裡屋出來,指揮問道:「剛才你在幹什麼?」薛公便把妻子生孩子的事告訴了他們。又問生了個什麼孩子,薛公答道:「是個男孩。」指揮更加驚愕,說:「這個孩子日後必定非常顯貴!不然的話,怎麼會得到我們兩位指揮來護守門戶呢?」兩人讚歎著走了。

薛侯已經長大了,但是挺髒的臉上垂著鼻涕,很不聰明。島上的薛姓家族,本來隸屬軍籍。這一年應該薛公家出一口人去戌守遼陽,薛公的長子很為這事發愁。當時薛侯十八歲,人們都認為他太憨癡,沒有給他提親的。他忽然對兄長說:「大哥嘀嘀咕咕的,該不是因為愁咱家沒人能去當兵吧?」兄長說:「是啊。」薛侯笑著說:「倘若你肯把丫鬟給我作妻子,我就去服役。」兄長很高興,就把丫鬟許配給他。薛侯立即攜帶妻室趕赴遼陽。才走了幾十里,天忽然下起了暴雨。路邊上有一處高聳的石崖,夫妻二人就跑過去躲避到下面。過了一會,雨停了,他們才再上路。剛剛走了幾步,崖石就崩塌了。附近村裡的人遠遠地看見有兩隻老虎從石崖下躍出,逼近依附到他二人身上就不見了。薛侯從此便勇猛超人,丰采立刻異於往常。後來他因為軍功顯赫被朝廷封為陽武侯世襲爵位。

到了天啟、崇楨年間,世襲陽武侯爵位的薛家某公死了,沒有兒子,只有遺腹,於是暫由旁支來代替。當時凡是世襲爵位的人娶的妻妾,只要有了身孕就得報告給朝廷知道,官府便派遣一個老年婦女伴守著她,直到生下孩子才算完事。過了一年,這位薛夫人生了個女孩。產後,腹部還有震動,總共過了十五年,更換了幾個伴守的老婦人,又生了個男孩。本來應該嫡支賜封侯爵,但是旁支都吵鬧反對,認為這孩子不是薛家的血統。官府收容了原來那些伴守的老婦人,用了各種辦法進行拷問,全都承認孩子真是薛家的後代無疑。這才決定把爵位賜封給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