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36 第四卷 產龍》古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壬戌間,邑邢村李氏婦,良人死,有遺腹,忽脹如甕,忽束如握。臨蓐,一晝夜不能產。視之,見龍首,一見輒縮去。家人大懼,不敢近。有王媼者,焚香禹步,且捺且咒。未幾,胞墮,不復見龍;惟數鱗,大如琖。繼下一女,肉瑩澈如晶,臟腑可數。

聊齋之產龍白話翻譯:
壬戍年間,淄川縣邢村李家的媳婦,丈夫死了,她還懷著身孕。孕婦的腹部時常有變化,忽然脹得像甕一樣粗大,突然又縮成了細細的一束。分娩時,過了一天一夜也生不下來。仔細看去,看見個龍頭,一見人就又縮了回去。家裡人都非常害怕,沒有敢靠近的。

有個王老太太,燒上香,邁著作法的步子走來,用手在產婦身上一邊往下按一邊念著咒語。不多時,胞衣掉下來,沒再見到龍;只有幾片鱗。都和酒杯一樣大。隨後生下一個女孩,皮肉透亮得像水晶一樣,連臟腑都能看得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