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21.【鄭絪】原文全文翻譯

劉瞻之先,寒士也。十許歲,在鄭絪左右主筆硯。十八九,絪為御史,巡荊部商山,歇馬亭,俯瞰山水。時雨霽,巖巒奇秀,泉石甚佳。絪坐久,起行五六里。曰:"此勝概,不能吟詠,必晚何妨?"卻返於亭,欲題詩。顧見一絕,染翰尚濕。絪大訝其佳絕。時南北無行人。左右曰:"但向來劉景在後行二三里。"公戲之曰:"莫是爾否?"景拜曰:"實見侍御吟賞起予,輒有寓題。"引咎又拜。公咨嗟久之而去。比回京闕,戒子弟涵、瀚已下曰:"劉景他日有奇才,文學必超異。自此可令與汝共處於學院,寢饌一切,無異爾輩。吾亦不復指使。"至三數年,所成文章,皆辭理優壯。凡再舉成名,公召辟法寺學省清級。乃生瞻,及第作相。(出《芝田錄》)
【譯文】
劉瞻的父親,當初是個貧窮的讀書人。十歲的時候,他就在鄭絪的身旁,管理筆墨硯台等書房用具。十八九歲的時候,鄭絪當上了御史,前往荊部商山巡視,中途在亭子裡休息。當時正是雨過天晴,俯瞰山水,山色非常秀美,泉水分外好看。鄭絪坐了很久,起來走了五六里地說:"如此美景,卻沒有作詩。就是觀賞到天黑又有什麼關係!"於是又返回亭子,想要往亭子上題一首詩。他忽然發現亭子上已經題了一首絕句,墨跡還沒有干。鄭絪驚奇這首詩作得非常好,而當時南北方向又都沒有行人。隨行的人對鄭絪說:"剛才只有劉景走在後面,落後了二三里。"鄭絪同劉景開玩笑說:"莫非是你題的嗎?"劉景行了禮說:"實在是因為看見侍御您欣賞風景作詩所引起的,所以特意作了這首拙詩題在上面。"說完自我檢討又行了一個禮,鄭絪讚歎很久才離開。這次巡視回到了京城,鄭絪對自己的後輩鄭涵、鄭瀚等人說:"劉景將來是個出奇的人才,文學上必然有超人的成就,從今以後讓他和你們共同上學院讀書,住宿吃飯的標準和你們一樣。我也再不把他當作僕人指使。"三年以後,劉景所做的文章詞彙十分出色,經過科舉考試被錄取,鄭絪推薦他當上了辟法寺學省清級。劉景所生的兒子就是劉瞻,長大了參加科舉考試被錄取成名,最後當了宰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