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48 第四卷 妾杖擊賊》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益都西鄙之貴家某者,富有巨金。蓄一妾,頗婉麗。而塚室凌折之,鞭撻橫施。妾奉事之惟謹。某憐之,往往私語慰撫。妾殊未嘗有怨言。

一夜,數十人踰垣入,撞其屋扉幾壞。某與妻惶遽喪魄,搖戰不知所為。妾起,嘿無聲息,暗摸屋中,得挑水木杖一,拔關遽出。群賊亂如蓬麻。妾舞杖動,風鳴鉤響,擊四五人仆地;賊盡靡,駭愕亂奔。牆急不得上,傾跌咿啞,亡魂失命。妾拄杖於地,顧笑曰:「此等物事,不直下手插打得!亦學作賊!我不汝殺,殺嫌辱我。」悉縱之逸去。

某大驚,問:「何自能爾?」則妾父故槍棒師,妾盡傳其術,殆不啻百人敵也。妻尤駭甚,悔向之迷於物色。由是善顏視妾。妾終無纖毫失禮。鄰婦或謂妾:「嫂擊賊若豚犬,顧奈何俛首受撻楚?」妾曰:「是吾分耳,他何敢言。」聞者益賢之。

異史氏曰:「身懷絕技,居數年而人莫之知,而卒之捍患御災,化鷹為鳩。嗚呼!射雉既獲,內人展笑;握槊方勝,貴主同車。技之不可以已也如是夫!」

聊齋之妾杖擊賊白話翻譯:
益都西部邊境的某人出自富貴人家,家裡有很多錢。他納了一個妾,很美。大老婆凌辱折磨她,橫加鞭撻,但妾侍奉大老婆仍然十分小心周到。這人對她很同情,往往在背地裡用好話安慰她,她也未曾有過什麼怨言。

有天夜裡,幾十個賊人越牆進院,用力衝撞屋門,幾乎要撞壞了。這人和妻子嚇得喪魂落魄,渾身顫抖,不知如何是好。妾聽到動靜起來,默不作聲,暗中在屋內摸索,抓到一根挑水用的擔杖,撥開門栓衝出。賊人慌亂如麻,妾揮舞擔杖,風鳴鉤響,打得四五個人趴在地上;賊人全都潰敗,驚恐逃竄,急得爬不上牆,跌下來咿呀亂叫,一個個喪魂失魄狼狽不堪。妾手拄擔杖,看著他們笑著說:「你們這群東西,真不值得我下手打!竟然也還學著作賊!我不殺你們的,殺了還嫌辱沒了我呢!」說完全放他們逃去。丈夫大驚,問道:「你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本事?」原來妾的父親過去是槍棒教師,她得到父親傳授的全部武藝,不止能抵擋百人。

大妻尤其害怕,非常後悔從前沒能看清妾的本領,從此便好好地看待她。而妾始終也沒有絲毫失禮的地方。鄰家婦女有的對妾說:「嫂子擊賊好像打豬狗那樣容易,你為什麼還甘心低頭受棍棒鞭打的痛苦呢?」妾說:「這是我分內應該的,還敢說別的嗎。」聽的人更加佩服她的賢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