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經典《墨子 備高臨篇》原文全文翻譯成白話文

四十  備高臨
  
禽子再拜再拜曰:「敢問適人積土為高,以臨吾城,薪土俱上,以為羊黔,蒙櫓俱前,遂屬之城,兵弩俱上,為之奈何?」
  子墨子曰:子問羊黔之守邪?羊黔者,將之拙者也,足以勞卒,不足以害城。守為台城,以臨羊黔,左右出巨,各二十尺,行城三十尺,強弩之(2),技機藉之,奇器口口之,然則羊黔之攻敗矣。
  備臨以連弩之車,材大方一方一尺(3),長稱城之薄厚。兩軸三輪,輪居筐中,重下上筐。左右旁二植,左右有衡植,衡植左右皆圜內,內徑四寸。左右縛弩皆於植(4),以弦鉤弦,至於大弦。弩臂前後與筐齊,筐高八尺,弩軸去下筐三尺五寸。連弩機郭同銅(5),一石三十鈞。引弦鹿長奴(6)。筐大三圍半,左右有鉤距,方三寸,輪厚尺二寸,鉤距臂博尺四寸,厚七寸,長六尺。橫臂齊筐外,蚤尺五寸,有距,搏六寸,厚三寸,長如筐有儀,有詘勝,可上下,為武重一石,以材大圍五寸。矢長十尺,以繩□□矢端,如如戈射(7),以磨■卷收(8)。矢高弩臂三尺,用弩無數,出人六十枚(9),用小矢無留。十人主此車。
  遂具寇,為高樓以射道(10),城上以荅羅矢。
  〔註釋〕
  (1)《備高臨》是墨子研究城池防守戰術的篇章之一。主要闡述如何對付敵人採用居高臨下攻城方法的戰術。(2)「強弩」後應加「射」字。(3)「尺」字前疑重「方一」二字。(4)「縛」字應作「縛」。(5)「同」字應作「用」。(6)「長奴」應作「盧收」。(7)「戈」應作「弋」。(8)「磨」應作「磿」。(9)「人」應作「入」。(10)「道」應作「適」。
  〔白話〕
  禽滑厘一再謙拜後說:「請問:如果敵人堆積土古築成高台,對我城造成居高臨下之勢,木頭土石一齊上,構築成名叫羊黔的土山,兵士以大盾牌做掩護從高台土山上一齊攻來,一下子就接近了我方的城頭,刀箭齊用,該怎麼對付呢?」
  墨子先生回答說:你問的是對付「羊黔」進攻的防守辦法麼?「羊黔」這種攻城辦法,是帶兵打仗者的蠢辦法,只會將自己的士兵弄得疲勞不堪,不足以給守城一方造成危脅。守城的一方只要在城頭上繼續加高做所謂「台城」,依然對羊黔保持居高臨下之勢,台城左右用大木編連起來,兩旁各橫出二十尺。這種臨時做成的台城又叫行城,高度為三十尺。在上面用強勁的弓箭射擊敵人,憑借「技機」和精妙的武器對付敵人,這樣一來,用羊黔之法進攻就失敗了。
  對付築台居高臨下的進攻,還可以使用一種連弩車。造這種車的木材,要大小一尺見方,長度與城牆厚度相等。兩根車軸,三個輪子,輪子裝在車箱當中,車箱上下兩個,左右各做兩根立柱,還有橫樑兩根,橫樑的左右兩頭都是圓榫頭,榫頭直徑四寸,把有把的箭都捆在左右兩邊的柱子上,弓弦相鉤,連到大弦上。弓把前後與車箱齊平,車箱高度為八尺,弓軸距下面的車箱三尺五寸。連弩的「機括」用銅做成,重一百五十斤。用轆轤收引弓弦。車箱周長為三圍半,左右兩邊裝有「鉤距」,「鉤距」三寸見方,車輪厚一尺二寸,鉤距臂寬一尺四寸,厚七寸,長六尺。橫臂與車箱外緣齊平,臂端一尺五寸的地方裝有叫做「距」的橫柄,柄寬六寸,厚三寸,長度與車箱相
  應。還裝有一種瞄準儀,有出入時可以上下伸縮調整。再用大小一圍五寸的木料做一個弩床,床重一百二十斤。箭長十尺,用繩子拴住箭尾,就像用細絲繩繫住射空中飛鳥用的箭一樣,以便將箭收回,不過這裡是用轆轤卷收。箭高出弩臂三尺,用箭沒有固定數,但至少要保證出入有六十枚,小箭就不必收回了。像這樣的連弩車,十人掌管使用一輛。
  為了成功地抵距敵人的進攻,築了高樓射擊敵人,還得在城上用草編成厚厚的遮掩物來遮擋和收取敵方射來的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