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1神仙女仙卷_0188.【唐憲宗皇帝】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唐憲宗好神仙不死之術。元和五年,內給事張惟則自新羅國回,云:於海中泊山島間,忽聞雞犬鳴吠,似有煙火。遂乘月閒步,約及一二里,則見花木樓台殿閣,金戶銀關。其中有數公子,戴章甫冠,衣紫霞衣。吟嘯自若。惟則如其異,遂請謁。公子曰:「汝何所從來?」惟則具言其故。公子曰:「唐皇帝乃吾友也。當汝旋去。願為傳語。」俄而命一青衣,捧出金龜印,以授惟則,乃置之於寶匣。復謂惟則曰:「致意皇帝。」惟則遂持之還舟中,回顧舊路,悉無蹤跡。金龜印長五寸,上負黃金玉印,面方一寸八分,其篆曰:「鳳芝龍木,受命無疆」。惟則至京師,即具以事上進。憲宗曰:「朕前生豈非仙人乎?」乃覽金龜印,歎異良久,但不能諭其文耳。因緘以紫泥玉鎖,置於帳內。其後往往見五色光,可長丈餘。是月,寢殿前連理樹上生靈芝二株,苑如龍鳳。憲宗因歎曰:「鳳芝龍木,寧非此兆乎。」時又有處士伊祁玄解,縝發童顏,氣息香潔。常乘一黃牝馬,才三尺高,不啗芻粟,但飲醇酎,不施韁轡,惟以青氈籍其背。常遊歷青兗間。若與人款曲,話千百年事,皆如目擊。帝知其異人,遂令官詔入宮內,館於九華之室,設紫茭之席,飲龍膏之酒。紫茭席類茭葉,光軟香靜,夏涼冬溫。龍膏酒黑如純漆,飲之令人神爽。此本鳥弋山離國所獻也。鳥弋山離國,已見班固《西京傳》也。帝每日親自訪問,頗加敬仰。而玄解魯樸,未嘗閒人臣禮。帝因問之曰:「先生春秋高而顏色不老,何也?」玄解曰:「臣家於海上,種靈草食之,故得然也。」即於衣間出三等藥實,為帝種於殿前。一曰雙麟芝,二曰六合葵,三曰萬根籐。雙麟芝色褐,一莖兩穗,穗形如麟,頭尾悉具,其中有子,如瑟瑟焉。六合葵色紅,而葉類於茂葵,始生六莖,其上合為一株,共生十二葉,內出二十四花,花如桃花,而一朵千葉,一葉六影,其成實如相思子。萬根籐子,一子而生萬根,枝葉皆碧,鉤連盤屈,蔭一。其狀類芍葯,而蕊色殷紅,細如絲發,可長五六寸。一朵之內,不啻千莖,亦謂之絳心籐。靈草既成,人乃莫見。而玄解請帝自采餌之,頗覺神驗,由是益加禮重焉。遇西域有進美玉者,一圓一方,逕各五寸,光彩凝冷,可鑒毛髮。時玄解方座於帝前,熟視之曰:「此一龍玉也,一虎玉也。」驚而問曰:「何謂龍虎玉也?」玄解曰:「圓者龍也,生於水中,為龍所寶,若投之於水,必有霓虹出焉。方者虎也,生於巖谷,為虎所寶,若以虎毛拂之,紫光迸逸,而百獸懾服。」帝異其言,遂令嘗之。各如所說。詢得玉之由。使人曰:「一自漁者得,一自獵者獲。」帝因命取龍虎二玉,以錦囊盛之於內府。玄解將還東海,亟請於帝。未許之。遇宮中刻木作海上三山,絲繪華麗,間以珠玉。帝元日與玄解觀之,帝指蓬萊曰:「若非上仙,朕無由得及是境。」玄解笑曰:「三島咫尺,誰曰難及?臣雖無能,試為陛下一遊,以探物象妍醜。」即踴體於空中,漸覺微小,俄而入千金銀闕內左側,連聲呼之,竟不復有所見。帝追思歎恨,近成羸疹。因號其山為藏真島。每詰旦,於島前焚鳳腦香,以崇禮敬。後旬日,青州奏云:「玄解乘黃牝馬過海矣。」
【譯文】
唐憲宗喜好神仙不死之術。元和五年,內給事張惟則從新羅國回來以後,說:在大海中,船停泊在一個海島,忽然聽見雞鳴狗吠的聲音,好像島上住有人家。他就乘著月光到島上去散步。大約走一二里,就見花草樹木。樓台殿閣、銀門金戶,一片輝煌。裡面有幾個公子,戴著帶有花紋的大帽子,身上穿著紫色的色彩艷麗的衣服,吟詠歌嘯不拘束,神態自然。張惟則知道他們是異人,就請求相見。公子說:「你從什麼地方來?」張惟則說了他出使新羅國的事。公子說:「唐朝皇帝是我的朋友,你回去以後,希望替我傳話給唐皇帝。」一會兒,命令一個穿青衣服的人捧出金龜印,就把它放在寶匣裡,把寶匣交給張惟則。又對張惟則說:「請替我向唐皇帝致意。」張惟則於是捧著寶匣回返船中,回頭再看自己走過的舊路,沒有一點蹤跡。金龜印長五寸,龜的身上背著黃金玉印,面方一寸八分。它上面的篆文是:「鳳芝龍木,受命無疆」。張惟則到了京師,就把全部事情上奏了,並進獻了金龜印。憲宗皇帝說:「我前生難道就是仙人麼?」等到看金龜印,驚奇讚歎了很長時間,然而,不能明白它的文字含意。之後就用紫泥玉鎖把它封閉起來,放置在帳內,那以後常常出現五色光,大約有一丈多長。這個月,寢殿前面的連理樹上生出靈芝二株,彷彿象龍鳳一樣。憲宗皇帝因此讚歎說:「鳳芝龍木,難道不就是這個徵兆麼?」當時又有一個處士伊祁玄解,頭髮稠密而黑,臉如童顏,呼吸時氣清香潔淨。經常騎著一匹黃色的母馬,才有三尺高,不吃草和糧食,只喝醇酒,不用韁繩和轡頭,只用青氈墊在它的背上。經常在青州和兗州一帶遊覽。如果和別人交往,說千百年的事,都像親眼看見一樣。憲宗皇帝知道他是一個異人,於是就讓人秘密地把他詔入宮內,讓他住在非常華麗的房屋裡,設置紫茭做的蓆子,喝龍膏做的酒。紫茭席類似茭葉,光滑柔軟,舒適清潔,夏天涼爽,冬天溫暖。龍膏酒顏色黑如純漆,喝了它使人精神清爽。這酒本來是鳥弋山離國進獻的。鳥弋山離國,早已在班固的西京傳裡敘述過。憲宗皇帝每天都親自來訪問,對他敬重仰慕。但是玄解卻愚鈍淳樸,不懂得作人臣的禮節。憲宗皇帝問玄解說:「先生的年歲很高,但是臉色卻不老,這是為什麼?」玄解說:「我的家在海上,種有靈草吃用,所以能夠這樣。」說完就在衣服袋裡取出三樣藥的種子,給憲宗皇帝種在殿前。第一種叫雙麟芝,第二種叫六合葵,第三種叫萬根籐。雙麟芝是褐色的,一根莖兩個穗,穗的形狀象麒麟,頭尾都齊全,它的中間有子,像碧珠一樣。六合葵是紅色的,葉子類似茂葵,開始生六個莖,到上面合成一株,共生十二個葉子,裡面長出二十四朵花,花如桃花,一朵花一千個花瓣,一個瓣有六個影,它的成熟的種子象相思子。萬根籐子,一子生萬根,枝葉都是青綠色,鉤連盤屈,遮蓋一畝地,它的形狀類似芍葯,花蕊的顏色殷紅,細如絲發,約長五、六寸,一朵之內,不止千根,也叫它絳心籐。靈草已經成熟,人卻看不見。玄解請憲宗皇帝自己采它吃,吃後覺得很神驗。由於這樣,對玄解更加禮待了。正好遇到西域有人進獻美玉,美玉一圓一方,直徑各為五寸,光彩聚集,可以照出毛髮的影。當時玄解正坐在憲宗皇帝身旁,仔細地看了美玉後說:「這兩塊玉,一塊是龍玉,一塊是虎玉。」憲宗皇帝驚訝地反問道:「什麼叫龍玉虎玉?」玄解說:「圓的是龍玉,生在水中,是龍的寶物,如果把它投在水中,必然有霓虹出現。方的是虎玉,生在巖谷中,是虎的寶物,如果用虎毛拂拭它,就會放出紫光,百獸看見都會畏懼屈服。」憲宗皇帝覺得他的話很奇異,於是就讓人試一試,果如玄解所說。詢問獲得玉的經由,使者說:「一塊從漁夫那裡獲得,一塊從獵人那裡獲得。憲宗皇帝於是命令把龍虎二玉用錦囊盛它們,放在內府。玄解要回東海,屢次向憲宗皇帝請求,憲宗皇帝沒有答應他。又遇到宮中用木頭雕刻海上三山,絲繡繪畫華麗,又鑲嵌珠玉。憲宗皇帝初一那一天和玄解觀看海上三山的木雕,憲宗皇帝指著蓬萊說:「如果不是上仙,我無從獲得到這樣境地。」玄解笑著說:「三島很近,誰說難到。我雖然沒有能力,願意試著替陛下一遊,來探尋物象的美醜。」說完馬上跳起身體在空中,逐漸微小,一會兒,進到木雕金銀闕內左側。憲宗皇帝連聲呼叫他,但再也看不見了。憲宗皇帝追思感歎遺憾,竟然日漸瘦弱。就給那山取名叫藏真島。每日早晨,在島前焚鳳腦香,來表示崇拜禮敬。過了十天,青州奏報說,玄解騎黃牝馬過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