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85.【權長孺】文言文全篇翻譯

長慶末,前知福建縣(明抄本縣作院)權長孺犯事流貶。後以故禮部相國德輿之近宗,遇恩復資。留滯廣陵多日,賓府相見,皆鄙之。將詣闕求官,臨行,群公飲餞於禪智精舍。狂士蔣傳知長孺有嗜人爪癖。乃於步健及諸庸保處,薄給酬直,得數兩削下爪。或洗濯未精,以紙裹。候其酒酣進曰:"侍御遠行,無以餞送,今有少佳味,敢獻。"遂進長孺。長孺視之,忻然有喜色,如獲千金之惠,涎流於吻,連撮噉之,神色自得,合座驚異。(出《乾鐉子》)
【譯文】
長慶末年,前福建知縣權長孺因觸犯刑律被流放。後來他以已故禮部尚書德輿的近宗之由,遇朝庭敕免恢復原來的資格,在廣陵逗留許多時日,府上的賓客見到他都投以鄙視的目光。權長孺將要進京求取官位時,臨行前,大家在禪智精舍設酒宴為他餞行。事前,狂士蔣傳得知權長孺有吃人指甲的癖好,於是在兵卒和雜役中間,給以少許量的錢尋得幾兩剪下的指甲並沒洗乾淨,就用紙包上。等到權長孺酒喝到高潮時,上前說:"今天為你遠去京城餞行,沒有什麼好東西相送。現在我準備了不多的美味獻上來。"於是將紙包中的指甲送給權長孺。權長孺打開紙包一看,臉上欣然露出喜色,猶如得到千金的重禮似的,涎水流出口來,連連撮著吃了。他那得意洋洋的樣子,直令筵席上的眾賓客大吃一驚。

卷第二百二 儒行(憐才 高逸)
儒行 劉獻之 盧景裕 蕭德言 張楚金
憐才 沈約 唐高宗 天後 源乾曜 張建封 李實 韓愈 楊敬之 盧肇 令狐綯
 崔鉉
高逸 孔稚珪 李元誠 陶弘景 田游巖 朱桃椎 盧鴻 元結 賀知章 顧況 陳琡 孔拯

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