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86.【劉獻之】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後魏劉獻之少好學,尤精詩傳,泛觀子史。見名法之言,掩卷而笑曰:"若使楊墨之流,不為此書,千載誰知少也。"又謂所親曰:"觀屈原《離騷》之作,自是狂人,死何足惜。"時人有從之學者,獻之曰:"立身雖百行殊途,准之四科,要以德行為首。子若能入孝出悌。忠信仁讓,不待出戶,天下自知。倘不能然,雖復下帷針股,躡履從師,止可博聞強識。不過為土龍乞雨,眩惑將來。其於立身之道何益乎?孔門之徒,初亦未悟。見吾丘之歎,方乃歸而養親。嗚呼!先達之人,何自學之晚也!"由是四方學者慕之。歎曰:"吾不如莊周樗散遠矣。"固以疾辭。(出《談藪》)
【譯文】
後魏時的劉獻之少年時就好學,尤其精通《詩經》、《左傳》,博覽群書。他見到名家、法家的著作,就合上書譏諷地笑著說:"假如使楊朱、墨翟之流不作這種書,千年之後有誰認為缺少它呢。"劉獻之又對自己親近的朋友說:"我讀了屈原的《離騷》之後,認為他本來就是個精神不正常的人,死了一點也不可惜。"當時有人跟他學習,拜他為師,劉獻之說:"雖然立身之業有百行各不相同,但是最根本的有德行、言語、政事、文學四科。這四科中要以德行為首要的。你如果能做到在家孝敬父母,在外關懷愛護你的兄弟姐妹、親朋好友,能夠對國家忠誠、為人辦事守信譽、謙遜和藹、禮讓待人,不用你走出家門,你的名聲就可以遠播天下。假如你不能向上面說的那樣去做人,雖然你或閉門苦讀、或恭恭敬敬地拜師學業,只能做到博覽群書、增加你的知識。不過是象堆個土龍乞求上天降雨一樣,只是你幻想將來能功成名就。其實這樣做對你尋求成就事業之道有什麼益處呢?孔子和他的門生們,起初也未悟到這個道理。後來看到吾立子上薦父母下愛兄弟的行為,這才回到家裡效仿吾立子去孝敬父母、撫養兄弟的啊。天那!像孔老夫子和他的門生這樣賢達的聖人,怎麼在立身的道理上也覺悟得這麼晚呢?"由此,四面八方的學者都慕名來拜劉獻之為師。劉獻之對前來拜他為師的人感歎地說:"在淡泊功名這方面我比莊周老夫子還差得遠啦。"堅持辭卻來拜他為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