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7文才技藝卷_0053.【高蟾】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高蟾詩思雖清,務為奇險,意疏理寡,實風雅之罪人。薛能謂人曰:"倘見此公,欲贈其掌。"然而落第詩曰:"天上碧桃和露種,日邊紅杏倚雲栽。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東風怨未開。"蓋守寒素之分,無躁競之心,公卿間許之。先是胡曾有詩云:"翰苑何曾(明抄本"曾"作"時")休嫁女,文昌早晚罷生兒。上林新桂年年發,不許平人折一枝。"羅隱亦多怨刺,當路子弟忌之,由是蟾獨策名也。前輩李賀歌篇,逸才奇險。雖然,嘗疑其無理。杜牧有言:"長吉若使稍加其理,即奴僕命騷人可也。"是知通論不相遠也。(出《北夢瑣言》)
【譯文】
唐時,高蟾的詩,思路雖然清新,但在形式上追求奇險,寓意疏淡,內涵寡薄,是詩壇上的罪人。詩人薛能曾對人說過,我若是見到高蟾,一定賞他幾個耳光子。然而高蟾的《落第詩》:
天上碧桃和露種,日邊紅杏倚雲栽。
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東風怨未開。
這詩中所表現出的安於本分,毫無脅肩諂笑的媚態,不卑不亢的精神,得到了一些公卿的讚許。先是胡曾有詩:
翰苑何曾休嫁女,文昌早晚罷生兒。
上林新桂年年發,不許平人折一枝。
羅隱也多有指責,一些子弟也很忌恨他。然而高蟾卻獨獨考中。前輩李賀的詩,想像奇特,有人曾說他的詩沒有一定的章法。杜牧說過,長吉(李賀的字)若是按一定形式去寫詩,那麼一般的奴僕也能成為詩人了。這樣的認識和大家的評論是差不多的。

卷第二百  文章三
李蔚 盧渥 韓定辭 姚巖傑 狄歸昌 杜荀鶴 
武臣有文 曹景宗 高昂 賀若弼 李密 高崇文 王智興 高駢 羅昭威 趙延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