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92 第五卷 土偶》古文翻譯解釋成現代文

原文

沂水馬姓者,娶妻王氏,琴瑟甚敦。馬早逝。王父母欲奪其志,王矢不他。姑憐其少,亦勸之,王不聽。母曰:「汝志良佳;然齒太幼,兒又無出。每見有勉強於初,而貽羞於後者,固不如早嫁,猶恆情也。」王正容,以死自誓,母乃任之。女命塑工肖夫像,每食,酹獻如生時。

一夕,將寢,忽見土偶人欠伸而下。駭心愕顧,即已暴長如人,真其夫也。女懼,呼母。鬼止之曰:「勿爾。感卿情好,幽壤酸辛。一門有忠貞,數世祖宗,皆有光榮。吾父生有損德,應無嗣,遂至促我茂齡;冥司念爾苦節,故令我歸,與汝生一子承祧緒。」女亦沾衿。遂燕好如平生。雞鳴,即下榻去。

如此月餘,覺腹微動。鬼乃泣曰:「限期已滿,從此永訣矣!」遂絕。女初不言;即而腹漸大,不能隱,陰以告母。母疑涉妄;然窺女無他,大惑不解。十月,果舉一男。向人言之,聞者罔不匿笑;女亦無以自伸。有裡正故與馬有卻,告諸邑令。今拘訊鄰人,並無異言。今曰:「聞鬼子無影,有影者偽也。」抱兒日中,影淡淡如輕煙然。又刺兒指血傅土偶上,立入無痕;取他偶塗之,一拭便去。以此信之。長數歲,口鼻言動,無一不肖馬者。群疑始解。

聊齋之土偶白話翻譯:
沂水縣有個姓馬的人,娶王氏為妻,夫妻感情非常深厚。馬生不幸早亡。王氏的父母想讓她改嫁,她發誓不嫁。婆婆憐她年輕,也勸她,王氏就是不聽。母親說:「你的心意很好;然而年齡太小,又沒生孩子,常見有些人起初勉強不嫁,可後來卻留下恥辱,所以不如趁早改嫁,這也還是人之常情。」王氏臉色嚴肅,誓死不嫁,母親便聽任了她。王氏讓泥塑匠工為丈夫塑了座土偶像,每次吃飯,都要為夫像端獻酒食,像他活著時那樣。

一天夜裡,王氏將要睡覺,忽然看見土偶人打了個呵欠伸了伸懶腰走了下來。王氏心情緊張,很驚訝地看去,土偶已猛然長得像人一樣高,還真是她的丈夫。王氏害怕了,便呼喚母親。鬼制止她說:「不要呼喊。感謝你的深情,我在陰間心裡很難過。一門中有忠貞之人,數世祖宗,都有光榮。我的父親生前有損德的地方,應該絕嗣,以致促我年輕輕地死去。冥司念你苦守貞節,所以讓我回家來,再和你生一個兒子繼承宗嗣。」王氏聽了也涕淚沾襟。於是兩人親好如生時。雞叫的時候,鬼就下床去了。這樣過了一個多月,王氏覺得腹中微動。鬼這才哭著說:「陰間的期限已經到了,從此永別了!」就此絕跡。

王氏起初沒有對人說過;不久腹部漸漸脹大,不能再隱瞞了,就偷偷地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母親。母親懷疑她說謊;然而觀察王氏又沒與別人來往過,因此非常疑惑不解。到了十個月上,王氏果然生了男孩。對人說起這件事,聽到的人無不偷笑;王氏自己也沒法辯白。有個里長過去和馬家有仇,就把王氏告到了縣令那裡。縣令傳拘鄰人進行審訊,並無別的說法。縣令說:「聽說鬼的兒子沒有影子,若有影子就是假的。」把孩子抱到太陽下,見影子潑如輕煙。又刺破孩子手指把血塗到馬生的土偶像上,立刻滲入進去不留痕跡;再塗到別的土偶上,一擦便擦了去。因此都相信了王氏的話。後來孩子長到幾歲,他的相貌和言談動作,沒有一點不酷似馬生的,眾人的疑惑才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