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47 第四卷 雨錢》原文及譯文

原文

濱州一秀才,讀書齋中。有款門者,啟視,則皤然一翁,形貌甚古。延之入,請問姓氏。翁自言:「養真,姓胡,實乃狐仙。慕君高雅,願共晨夕。」秀才故曠達,亦不為怪。遂與評駁今古。

翁殊博洽,鏤花彫繢,粲於牙齒;時抽經義,則名理湛深,尤覺非意所及。秀才驚服,留之甚久。

一日,密祈翁曰:「君愛我良厚。顧我貧若此,君但一舉手,金錢宜可立致。何不小周給?」翁嘿然,似不以為可。少間,笑曰:「此大易事。但須得十數錢作母。」秀才如其請。翁乃與共入密室中,禹步作咒。俄頃,錢有數十百萬,從梁間鏘鏘而下,勢如驟雨。轉瞬沒膝;拔足而立,又沒踝。廣丈之捨,約深三四尺已來。乃顧語秀才:「頗厭君意否?」曰:「足矣。」翁一揮,錢即畫然而止。乃相與扃戶出。

秀才竊喜,自謂暴富。頃之,入室取用,則滿室阿堵物,皆為烏有,惟母錢十餘枚,寥寥尚在。秀才失望,盛氣向翁,頗懟其誑。翁怒曰:「我本與君文字交,不謀與君作賊!便如秀才意,只合尋樑上君交好得,老夫不能承命!」遂拂衣去。

聊齋之雨錢白話翻譯:
濱州有一個秀才,在書房讀書。聽到有人敲門,開門一看,原來是一個鬚髮全白的老翁,相貌穿著很古怪。秀才將老翁請進房,問他的姓名。老翁說:「我叫胡養真,是個狐仙,因愛慕你的高雅品行,願與你朝夕相處。」秀才胸懷寬廣,也不當作怪事,就和他評論起古往今來的事。老翁知識淵博,話語生動,談吐不凡。有時談論經書的涵意,他所說的道理極為深奧,尤其使人覺得出乎意外。秀才十分敬服,留他住了很長時間。

一天,秀才偷偷乞求老翁說:「你對我的感情這樣深,你看我這樣貧窮,只要你一舉手,金錢馬上就能得來,能不能稍微周濟我一點呢?」老翁沉默了一會,似乎不同意。過了一會兒,老翁笑著說:「這太容易了,但要有十幾個錢作母才行。」秀才就按他說的辦了。二人一起進入密室中,老翁邁著巫師道士的步子,念起咒語。頃刻之間,只見有百餘萬的銅錢,從樑上鏘鏘落了下來,像下暴雨一樣,一瞬間便沒了膝蓋。拔出腳來,又沒了踝骨,丈多寬的房間裡,銅錢巳深約三四尺了。老翁這才看著秀才說:「能滿足你的願望了吧?」秀才說:「滿足了!」老翁一揮手,銅錢立刻不掉了。兩人出來鎖好門,秀才暗自高興,以為發大財了。過一會兒,秀才進屋取錢用,卻見剛才滿滿一屋錢全沒了,只有他那十幾枚銅錢還在。秀才很失望,就對老翁發火,埋怨老翁欺騙他。老翁生氣地說:「我和你只作文字朋友,不打算替你作賊!如要滿你的意,你就該去找盜賊交朋友,老夫不能從命!」接著就一甩袖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