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43 第四卷 庫官》古文翻譯

原文

鄒平張華東公,奉旨祭南嶽。道出江淮間,將宿驛亭。前驅白:「驛中有怪異,宿之必致紛紜。」張弗聽。宵分,冠劍而坐。俄聞靴聲入,則一頒白叟,皂紗黑帶。怪而問之。叟稽首曰:「我庫官也。為大人典藏有日矣。幸節鉞遙臨,下官釋此重負。」問:「庫存幾何?」答言:「二萬三千五百金。」公慮多金累綴,約歸時盤驗。叟唯唯而退。張至南中,饋遺頗豐。及還,宿驛亭,叟復出謁。及問庫物,曰:「已撥遼東兵餉矣。」深訝其前後之乖。叟曰:「人世祿命,皆有額數,錙銖不能增損。大人此行,應得之數已得矣,又何求?」言已,竟去。張乃計其所獲,與所言庫數,適相吻合。方歎飲啄有定,不可以妄求也。

聊齋之庫官白話翻譯:
山東鄒平的張華東公,奉皇帝之命去祭祀南嶽衡山。路經江淮地區,需要在這裡的驛站住宿。前驅官稟報道:「這個驛站中有妖異作怪,在裡面住宿一定會出亂子。」張公不聽。

到了半夜,張公穿戴齊整佩劍而坐。一會兒,聽到有靴子走路的聲音進來了,原來是一個鬚髮花白的老頭,戴著黑帽,紮著黑帶。張公很奇怪,便問他的來歷。老頭叩拜說:「我是庫官,為您管理庫存財物已經很長時間了。幸遇欽差大人遠道來臨,下官也好卸去這個沉重的負擔了。」張公問:「庫存多少?」老頭回答說:「二萬三千五百兩銀子。」張公怕這麼多錢帶著路上累贅,便約好回來時再與他查點驗收。老頭答應著退下。

張公到了南中地帶,得到的饋贈非常豐厚。等到歸來時,還是住宿在原來的驛站,老頭又來拜見他。當問到庫存錢財時,老頭答道:「已經撥充遼東兵餉了。」張公對他前後不一致的說法深感驚訝。老頭說:「人生命中注定的收入,都有定數,分毫不能增減。大人這次出行,應得的錢財都已如數得到了,還求什麼呢?」說完,就走了。

張公於是計算他這次所獲得的錢財,竟與老頭所說的庫存數字正相符合。他這才慨歎一餐一飯皆有命定,不可任意強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