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古文現代文翻譯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邱永山 譯注
【說明】這是一篇記敘古代名醫事跡的合傳。一位是戰國時期的扁鵲,另一位是西漢初年的淳於意。通過兩千多年前享有盛譽的名醫業績介紹,能使人瞭解到祖國傳統醫學在那時已有相當高的水平。這些醫學家們不僅善於綜合運用望、聞、問、切的診斷方法;也能使用湯劑、針灸、藥酒、藥熨、按摩、甚至食療等各種治療手段;他們醫治的疾病也很廣泛,諸如現代醫學的內、外、婦、兒、五官等科均有涉及。同時,我們也能看到當時醫學理論的提高,通過他們及其之前的醫學家的努力,傳統醫學的基礎理論已初具規模,人們在努力掌握這種理論以指導醫療實踐。他們都主張治療要從實際病情出發,要精心慎重和及時總結經驗教訓,反對以偏概全、淺嘗輒止、墨守成規的錯誤態度。他們也提出了有關疾病預防的一些問題,反映了預防醫學也引起了這些有遠見的醫學家的注意。
作者筆下的扁鵲、淳於意,都是既有某些傳奇色彩而又深深植根生活實際的藝術形象。傳奇色彩使人物個性更生動鮮明;植根生活使他們的言談舉止真切如睹,增強了形象的真實性。這種使傳奇和寫實把握得恰到好處,以及浪漫主義和現實主義的藝術方法的結合,也就使傳中的藝術形象神而不誣,奇而不誕,誇張而不失實。這是本文最有特色之處。另外,古醫書往往術語疊出,文字也抽像生澀,令人望而卻步。此文中所談,主要是醫術,作者卻能在平實的敘述中時見波瀾陡起,讀來也算得曉暢易懂,文章的故事性、通俗性得到一定的提高,於是這篇專業性很強的文章,自然會引起更多讀者的閱讀興趣。再次,文章的選材也頗具匠心。文中對扁鵲、淳於意的重要生平,尤其是從師經過、醫術精妙等,都能娓娓談來,毫不板滯雷同。同寫名醫,同寫醫術,能避免此弊,足見作者選擇材料時,趨新避同的價值取向。文章在介紹淳於意時,選寫了24條和醫案類似的材料,作者卻把它們寫得段段精采新奇,使人不覺重複冗長,充分顯示他醫術的超絕精妙,一位令人嘖嘖讚歎的醫學家形象也就栩栩如生出現在人們眼前。
扁鵲是渤海郡鄚(mao,茂)人,姓秦,叫越人。年輕時做人家客館的主管。有個叫長桑君的客人到客館來,只有扁鵲認為他是一個奇人,時常恭敬地對待他。長桑君也知道扁鵲不是普通人,他來來去去有十多年了,一天叫扁鵲和自己坐在一起,悄悄和扁鵲說:「我有秘藏的醫方,我年老了,想傳留給你,你不要洩漏出去。」扁鵲說:「好吧,遵命。」他這才從懷中拿出一種藥給扁鵲,並說:「用草木上的露水送服這種藥,三十天後你就能知曉許多事情。」又接著拿出全部秘方都給了扁鵲。忽然間人就不見了,大概他不是凡人吧。扁鵲按照他說的服藥三十天,就能看見牆另一邊的人。因此診視別人的疾病時,能看五臟內所有的病症,只是表面上還在為病人切脈。他有時在齊國行醫,有時在趙國行醫。在趙國時名叫扁鵲。
在晉昭公的時候,眾多大夫的勢力強盛而國君的力量衰弱,趙簡子是大夫,卻獨掌國事。趙簡子病了,五天不省人事,大夫們都很憂懼,於是召來扁鵲。扁鵲入室診視病後走出,大夫董安於向扁鵲詢問病情,扁鵲說:「他的血脈正常,你們何必驚怪!從前秦穆公曾出現這種情形,昏迷了七天才甦醒。醒來的當天,告訴公孫支和子輿說:『我到天帝那裡後非常快樂。我所以去那麼長時間,正好碰上天帝要指教我。天帝告訴我「晉國將要大亂,會五代不安定。之後將有人成為霸主,稱霸不久他就會死去。霸主的兒子將使你的國家男女淫亂」。』公孫支把這些話記下收藏起來,後來秦國的史書才記載了此事。晉獻公的混亂,晉文公的稱霸,及晉襄公打敗秦軍在殽山後放縱淫亂,這些都是你所聞知的。現在你們主君的病和他相同,不出三天就會痊癒,痊癒後必定也會說一些話。」
過了二天半,趙簡子甦醒了,告訴眾大夫說:「我到天帝那兒非常快樂,與百神遊玩在天的中央,那裡各種樂器奏著許多樂曲,跳著各種各樣的舞蹈,不像上古三代時的樂舞,樂聲動人心魄。有一隻熊要抓我,天帝命令我射殺它,射中了熊,熊死了。有一隻羆走過來,我又射它,又射中了,羆也死了。天帝非常高興,賞賜我兩個竹笥(si,寺),裡邊都裝有首飾。我看見我的兒子在天帝的身邊,天帝把一隻翟犬托付給我,並說:「等到你的兒子長大成人時賜給他。」天帝告訴我說:「晉國將會一代一代地衰微下去,過了七代就會滅亡。秦國人將在范魁的西邊打敗周人,但他們也不能擁有他的政權。」董安於聽了這些話後,記錄並收藏起來。人們把扁鵲說過的話告訴趙簡子,趙簡子賜給扁鵲田地四萬畝。
後來扁鵲路經虢國。正碰上虢太子死去,扁鵲來到虢國王宮門前,問一位喜好醫術的中庶子說:「太子有什麼病,為什麼全國舉行除邪去病的祭祀超過了其他許多事?」中庶子說:「太子的病是血氣運行沒有規律,陰陽交錯而不能疏洩,猛烈地暴發在體表,就造成內臟受傷害。人體的正氣不能制止邪氣,邪氣蓄積而不能疏洩,因此陽脈弛緩陰脈急迫,所以突然昏倒而死。」扁鵲問:「他什麼時候死的?」中庶子回答:「從雞鳴到現在。」又問:「收殮了嗎?」回答說:「還沒有,他死還不到半天呢。」「請稟告虢君說,我是渤海郡的秦越人,家在鄚地,未能仰望君王的神采而拜見侍奉在他的面前。聽說太子死了,我能使他復活。」中庶子說:「先生該不是胡說吧?怎麼說太子可以復活呢!我聽說上古的時候,有個叫俞跗的醫生,治病不用湯劑、藥酒,鑱針、砭石、導引、按摩、藥熨等辦法,一解開衣服診視就知道疾病的所在,順著五臟的腧穴,然後割開皮膚剖開肌肉,疏通經脈,結紮筋腱,按治腦髓,觸動膏肓,疏理橫隔膜,清洗腸胃,洗滌五臟,修煉精氣,改變神情氣色,先生的醫術能如此,那麼太子就能再生了;不能做到如此,卻想要使他再生,簡直不能用這樣的話欺騙剛會笑的孩子。」過了好久,扁鵲才仰望天空歎息說:「您說的那些治療方法,就像從竹管中看天,從縫隙中看花紋一樣。我用的治療方法,不需給病人切脈、察看臉色、聽聲音、觀察病人的體態神情,就能說出病因在什麼地方。知道疾病外在的表現就能推知內有的原因;知道疾病內在的原因就能推知外在的表現。人體內有病會從體表反應出來,據此就可診斷千里之外的病人,我決斷的方法很多,不能只停留在一個角度看問題。你如果認為我說的不真實可*,你試著進去診視太子,應會聽到他耳有嗚響、看到鼻翼搧動,順著兩腿摸到陰部,那裡應該還是溫熱的。」
中庶子聽完扁鵲的話,眼呆滯瞪著不能眨,舌頭翹著說不出話來,後來才進去把扁鵲的話告訴虢君。虢君聽後十分驚訝,走出內廷在宮廷的中門接見扁鵲,說:「我聽到您有高尚的品德已很長時間了,然而不能夠在您面前拜見您。這次先生您路經我們小國,希望您能救助我們,我這個偏遠國家的君王真是太幸運了。有先生在就能救活我的兒子,沒有先生在他就會拋屍野外而填塞溝壑,永遠死去而不能復活。」話沒說完,他就悲傷抽噎氣鬱胸中,精神散亂恍惚,長時間地流下眼淚,淚珠滾落沾在睫毛上,悲哀不能自我克制,容貌神情發生了變化。扁鵲說:「您的太子得的病,就是人們所說的『屍蹶』。那是因為陽氣陷入陰脈,脈氣纏繞衝動了胃,經脈受損傷脈絡被阻塞,分別下注入下焦、膀胱,因此陽脈下墜,陰氣上升,陰陽兩氣會聚,互相團塞,不能通暢。陰氣又逆而上行,陽氣只好向內運行,陽氣徒然在下在內鼓動卻不能上升,在上在外被阻絕不能被陰氣遣使,在上有隔絕了陽氣的脈絡,在下有破壞了陰氣的筋紐,這樣陰氣破壞、陽氣隔絕,使人的面色衰敗血脈混亂,所以人會身體安靜得像死去的樣子。太子實際沒有死。因為陽入襲陰而阻絕髒氣的能治癒,陰入襲陽而阻絕髒氣的必死。這些情況,都會在五臟厥逆時突然發作。精良的醫生能治癒這種病,拙劣的醫生會因困惑使病人危險。
扁鵲就叫他的學生子陽磨礪針石,取穴百會下針。過了一會兒,太子甦醒了。又讓學生子豹準備能入體五分的藥熨,再加上八減方的藥劑混和煎煮,交替在兩脅下熨敷。太子能夠坐起來了。進一步調和陰陽,僅僅吃了湯劑二十天就身體恢復和從前一樣了。因此天下的人都認為扁鵲能使死人復活。扁鵲卻說:「我不是能使死人復活啊,這是他應該活下去,我能做的只是促使他恢復健康罷了。」
扁鵲到了齊國,齊桓侯把他當客人招待。他到朝廷拜見桓侯,說:「您有小病在皮膚和肌肉之間,不治將會深入體內。」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走出宮門後,桓侯對身邊的人說:「醫生喜愛功利,想把沒病的人說成是自己治療的功績。」過了五天,扁鵲再去見桓侯,說:「您的病已在血脈裡,不治恐怕會深入體內。」桓侯說:「我沒有病。」扁鵲出去後,桓侯不高興。過了五天,扁鵲又去見桓侯,說:「您的病已在腸胃間,不治將更深侵入體內。」桓侯不肯答話。扁鵲出去後,桓侯不高興。過了五天,扁鵲又去,看見桓侯就向後退跑走了。桓侯派人問他跑的緣故。扁鵲說:「疾病在皮肉之間,湯劑、藥熨的效力就能達到治病的目的;疾病在血脈中,*針刺和砭石的效力就能達到治病的目的;疾病在腸胃中,藥酒的效力就能達到治病的目的;疾病進入骨髓,就是掌管生命的神也無可奈何。現在疾病已進入骨髓,我因此不再要求為他治病。」過了五天後,桓侯身上患了重病,派人召請扁鵲,扁鵲已逃離齊國。桓侯於是就病死了。
假使桓侯能預先知道沒有顯露的病症,能夠使好的醫生及早診治,那麼疾病就能治好,性命就能保住。人們擔憂的是疾病太多,醫生憂慮的是治病的方法太少。所以有六種患病的情形不能醫治:為人傲慢放縱不講道理,是一不治;輕視身體看重錢財,是二不治;衣著飲食不能調節適當,是三不治;陰陽錯亂,五臟功能不正常,是四不治;形體非常羸(lei,雷)弱,不能服藥的,是五不治;迷信巫術不相信醫術的,是六不治。有這樣的一種情形,那就很難醫治了。
扁鵲名聲傳揚天下。他到邯鄲時,聞知當地人尊重婦女,就做治婦女病醫生;到洛時,聞知周人敬愛老人,就做專治耳聾眼花四肢痺痛的醫生;到了咸陽,聞知秦人喜愛孩子,就做治小孩疾病的醫生;他隨著各地的習俗來變化自己的醫治範圍。秦國的太醫令李醯自知醫術不如扁鵲,派人刺殺了扁鵲。到現在,天下談論診脈法的人,都遵從扁鵲的理論和實踐。
太倉這個人,是齊國都城管理糧倉的長官,他是臨淄(zī,資)人,姓淳於名叫意。年輕卻喜好醫術。漢高後八年(前180),再次向同郡元裡的公乘陽慶拜師學習醫術。這時陽慶已七十多歲,沒有能繼承醫術的後代,就讓淳於意把從前學的醫方全部拋開,然後把自己掌握的秘方全給了他,並傳授給他黃帝、扁鵲的脈書,觀察面部不同顏色來診病的方法,使他預先知道病人的生死,決斷疑難病症,判斷能否治療,以及藥劑的理論,都十分精闢。學了三年之後,為人治病,預斷死生,多能應驗。然而他卻到處交遊諸侯,不拿家當家,有時不肯為別人治病,因此許多病家怨恨他。
漢文帝四年(前176),有人上書朝廷控告他,根據刑律罪狀,要用傳車押解到長安去。淳於意有五個女兒,跟在後面哭泣。他發怒而罵道:「生孩子不生男孩,到緊要關頭就沒有可用的人!」於是最小的女兒緹縈聽了父親的話很感傷,就跟隨父親西行到了長安。她上書朝廷說:「我父親是朝廷的官吏,齊國人民都稱讚他的廉潔公正,現在犯法被判刑。我非常痛心處死的人不能再生,而受刑致殘的人也不能再復原,即使想改過自新,也無路可行,最終不能如願。我情願自己沒入官府做奴婢,來贖父親的罪,使父親能有改過自新的機會。」漢文帝看了緹縈的上書,悲憫她的心意赦免了淳於意,並在這一年廢除了肉刑。
淳於意住在家裡,皇帝下詔問他為人治病決斷死生應驗的有多少人,他們名叫什麼。
詔書問前太倉淳於意的問題是:「醫術有什麼專長及能治癒什麼病?有沒有醫書?都向誰學醫的?學了幾年?曾治好哪些人?他們是什麼地方的人?得的什麼病?冶療用藥後,病情怎樣?全部詳細回答。」淳於意回答說:
我在年輕時,就喜好醫術藥劑之方,用學到的醫術方劑試著給人看病大多沒有效驗。到了高後八年(前180),得以拜見老師臨淄元裡的公乘陽慶。陽慶這時七十多歲,我得以拜見侍奉他。他對我說:「全部拋開你學過的醫書,這些都不正確。我有古代先輩醫家傳授的黃帝、扁鵲的診脈書,以及觀察面部顏色不同來診病的方法,使你能預斷病人的生死,決斷疑難病症,判定能否醫治,還有藥劑理論的書籍,都非常精闢。我家中富足,只因我心裡喜歡你,才想把自己收藏的秘方和書全教給你。」我說:「太幸運了,這些不是我敢奢望的。」說完我就離開坐席再次拜謝老師。我學習了他傳授的《脈書》、《上經》、《下經》,從臉色診病術、聽診術、從外觀測度陰陽術、藥理、砭石神術、房中術等秘藏書籍和醫術,學習時注意解析體驗,這樣用了約一年時間。第二年,我試著為人治病,雖有效,還不精到。我一共向他學習三年,我曾經治過的病人,診視病情決斷生死的人,都有效,已達到了精妙的程度。現在陽慶已死了十來年,我曾向他學習三年,我現在已經三十九歲了。
齊國名叫成的侍御史自述得了頭疼病,我診完脈,告訴他說:「您的病情嚴重,不能一下子說清。」出來後只告訴他的弟弟昌說:「這是疽病,在腸胃之間發生的,五天後就會腫起來,再過八天就會吐膿血而死。」成的病是酗酒後行房事得的。成果然如期而死。我所以能診知他的病,是因為切脈時,切得肝臟有病的脈氣。脈氣重濁而平靜,這是內裡嚴重而外表不明顯的疾病。脈象理論說:「脈長而且像弓弦一樣挺直,不能隨四季而變化,病主要在肝臟。脈雖長而直硬卻均勻和諧,是肝的經脈有病,出現了時疏時密躁動有力的代脈,就是肝的絡脈有病。」肝的經脈有病而脈均和的,他的病得之於筋髓。脈象時疏時密忽停止忽有力,他的病得之於酗酒後行房事。我所以知道他過了五天後會腫起來,再過八天吐膿血而死的原因,是切他的脈時,發現少陽經絡出現了代脈的脈象。代脈是經脈生病,病情發展遍及全身,人就會死去。絡脈出現病症,這時,在左手關部一分處出現代脈,這是熱積鬱體中而膿血未出,到了關上五分處,就到了少陽經脈的邊界,到八天後會吐膿血而死,所以到了關上二分處會產生膿血,到了少陽經脈的邊界就會腫脹,其後瘡破膿洩而死。當初內熱就熏灼著陽明經脈,並灼傷絡脈的分支,絡脈病變得就會經脈鬱結發腫,經脈鬱結發腫其後就會糜爛離解。所以絡脈之間交互阻塞。就使熱邪上侵頭部,頭部受到侵擾,因此頭疼。
齊王二兒子的男孩生病,召我去切脈診治,我告訴他說:「這是氣膈病,這種病使人心中煩悶,吃不下東西,時常嘔出胃液。這種病是因為內心憂鬱,常常厭食的緣故。」我當即調製下氣湯給他喝下,只一天膈氣下消,又過了兩天就能吃東西,三天後病就痊癒了。我所以知道他的病,因為我切脈時,診到心有病的脈象,脈象濁重急躁,這是陽絡病。脈象理論說:「脈達於手指時壯盛迅速,離開指下時艱澀而前後不一,病在心臟。」全身發熱,脈氣壯盛,稱作重陽。重陽就會熱氣上行衝擊心臟,所以病人心中煩悶吃不下東西,就會絡脈有病,絡脈有病就會血從上出,血從上出的人定會死亡。這是內心悲傷所得的病,病得之於憂鬱。
齊國名叫循的郎中令生病, 許多醫生都認為是逆氣從下厥起,向上逆行入腹胸之中,而用針刺法為他治療。我診視後,說:「這是湧疝,這種病使人不能大小便。」循回答說:「已經三天不能大小便了。」我用火劑湯給他服用,服一劑就能大小便,服第二劑後大小便非常通暢,服完第三劑就痊癒了。他的病是因房事造成的。我所以能知道他患的病,因我切脈時,他右手寸口的脈象急迫,脈象反映不出五臟患有病症,右手寸口脈象壯盛而快。脈快是中焦、下焦熱邪湧動,他的左手脈快是熱邪往下流,右手脈快是熱邪上湧,都沒有五臟病氣的反應,所以說是「湧疝」。中焦積熱,所以尿是赤紅色的。
齊國名叫信的中御府長病了,我去他家診治,切脈後告訴他說:「是熱病的脈氣,然而暑熱多汗,脈稍衰,不致於死。」又說:「得這種病,是天氣嚴寒時曾在流水中洗浴,洗浴後身體就發熱了。」他說:「嗯,就是這樣!去年冬天,我為齊王出使楚國,走到莒(jǔ,舉)縣陽周水邊,看到莒橋壞得很厲害,我就攬住車轅不想過河,馬突然受驚,一下子墜到河裡,我的身子也淹進水裡,差一點兒淹死,隨從官吏馬上跑來救我,我從水中出來,衣服全濕了,身體寒冷了一陣,冷一止住全身發熱如火,到現在不能受寒。」我立即為他調製液湯火劑驅除熱邪,服一劑藥不再出汗,服兩劑藥熱退去了,服三劑藥病止住了。又讓他服藥大約二十天,身體就像沒病的人了。我所以知道他的病,是因為切脈時,發現他的脈象屬於熱邪歸並身體內裡的「並陰脈」。脈象理論說:「內熱、外熱錯亂交雜的死。」我切他的脈時,沒有發現內熱外熱交雜的情形,但都是並陰脈。並陰脈,脈狀順的能用清法治癒,熱邪雖沒有完全消除,仍能治好保住性命。我診知他的腎氣有時重濁,我在太陰寸口依稀能切到這種情形,那是水氣。腎本是主管水液運行的,所以由此知道他的病情。如果一時失治,就會變成時寒時熱的病。
齊王太后有病,召我去診脈,我說:「是風熱侵襲膀胱,大小便困難,尿色赤紅的病。」我用火劑湯給她喝下,吃一劑就能大小便了,吃兩劑,病就退去了,尿色也和從前一樣。這是出汗時解小便得的病。病是脫掉衣服而汗被吹乾得的。我所以知道齊王太后的病,是因為我替她切脈時,發現太陰寸口濕潤,這是受風的脈氣。脈象理論說:「脈象用力切脈時大而堅實有力,輕輕切脈時大而緊張有力,是腎臟有病。」但我在腎的部位切脈,情況相反,脈象粗大躁動。粗大的脈象是顯示膀胱有病;躁動的脈象顯示中焦有熱,而尿色赤紅。
齊國章武裡的曹山跗生病,我診脈後說:「這是肺消病,加上寒熱的傷害。」我告訴他的家人說:「這種病必死,不能治癒。你們就滿足病人的要求,去供養他,不必再治了。」醫學理論說;「這種病三天後會發狂,亂走亂跑,五天後就死。」後來果然如期死了。山跗的病,是因為大怒後行房事得的。我所以知道山跗的病,是因為我切他的脈,從脈象發現他有肺氣熱。脈象理論說:「脈來不平穩不鼓動的,身形羸弱。」這是肺、肝兩髒多次患病的結果。所以我切脈時,脈狀不平穩而且有代脈的現象。脈不平穩的,是血氣不能歸藏於肝;代脈,時雜亂並起,時而浮躁,時而宏大。這是肺、肝兩絡脈斷絕,所以說是死而不能治。我所以說「加以寒熱」,是因為他精神渙散軀體如屍。精神渙散軀體如屍的人,他的身體一定會羸弱;對羸弱的人,不能用針灸的方法,也不能服藥性猛烈的藥。我沒有為他診治前,齊國太醫已先診治他的病,在他的足少陽脈口施灸,而且讓他服用半夏丸,病人馬上下洩,腹中虛弱;又在他的少陰脈施灸,這樣便重傷了他的肝筋陽氣。如此一再損傷病人的元氣,因此說它是加上寒熱的傷害。所以說他「三天以後,當會發狂」,是因為肝的絡脈橫過乳下與陽明經相連結,所以絡脈的橫過使熱邪侵入陽明經脈,陽明經脈受傷,人就會瘋狂奔路。過五天後死,是因肝心兩脈相隔五分,肝臟的元氣五天耗盡,元氣耗盡人就死了。
齊國的中尉潘滿如患小腹疼的病,我切他的脈後說:「這是腹中的氣體遺留,積聚成了『瘕症』。」我對齊國名叫饒的太僕、名叫由的內史說:「中尉如不能自己停止房事,就會三十天內死去。」過了二十多天,他就尿血死去。他的病是因酗酒後行房而得。我所以能知道他的病,是因給他切脈,脈象深沉小弱,這三種情形合在一起,是脾有病的脈氣。而且右手寸口脈脈來緊而小,顯現了瘕病的脈象。兩氣互相制約影響,所以三十天內會死。太陰、少陰、厥陰三陰脈一齊出現,符合三十天內死的規律;三陰脈不一齊出現,決斷生死的時間會更短;交會的陰脈和代脈交替出現,死期還短。所以他的三陰脈同時出現;就像前邊說的那樣尿血而死。
陽虛侯的宰相趙章生病,召我去,許多醫生都認為是腹中虛寒。我診完脈斷定說:「是『洞風病』」。洞風的病症,是飲食嚥下,總又吐出來,食物不能容留在胃中。依醫理說:「五天會死。」結果過了十天才死。病因酗酒而生。我所以能知道趙章的病,切他的脈時,脈象「滑」,是體內有風氣的脈象。嚥下食物總又吐出,胃中不能容納,醫理說五天會死,這是前面說的分界法。十天後才死,過期的原因,是他喜好吃粥,因此胃中充實,胃中充實所以超過預定死的時候。我的老師說過:「胃能容留消化食物就能超過預定的死的時間,不能容留消化食物就拖不到預定的死的時間。
濟北王病了,召我去診治,我說:「這是『風厥』使胸中脹滿。」就為他調製藥酒,喝了三天,病就好了。他的病是因出汗時伏臥地上而得。我所以知道濟北王的病因,我切脈時,脈象有風邪,心脈重濁。依照病理「病邪入侵體表,體表的陽氣耗盡,陰氣就會侵入。」陰氣入侵囂張,就使寒氣上逆而熱氣下流,就使人胸中脹滿。出汗時伏臥在地的人,切他的脈時,他的脈氣陰寒。脈氣陰寒的人,病邪必然會侵入內裡,治療時就應使陰寒隨著汗液淋漓流出。
齊國北宮司空名叫出於的夫人病了,許多醫生都認為是風氣入侵體中,主要是肺有病,就針刺足少陽經脈。我診脈後說:「是疝氣病,疝氣影響膀胱,大小便困難,尿色赤紅。這種病遇到寒氣就會遺尿,使人小腹腫脹。」她的病,是因為想解小便又不能解,然後行房事才得的。我知道她的病,是因切脈時,脈象大而有力,但脈來艱難,那是厥陰肝經有變動。脈來艱難,那是疝氣影響膀胱。小腹所以腫脹,是因厥陰絡脈結聚在小腹,厥陰脈有病,和它相連的部位也會發生變化,這種變化就使得小腹腫脹。我就在她的足厥陰肝經施炙,左右各炙一穴,就不再遺尿而尿清,小腹也止住了疼。再用火劑湯給她服用,三天後,疝氣消散,病就好了。
從前濟北王的奶媽說自己的足心發熱胸中鬱悶,我告訴她:「是熱厥病。」在她足心各刺三穴,出針時,用於按住穴孔,不能使血流出,病很快就好了。她的病是因為喝酒大醉而得。
濟北王召我給他的侍女們診病,診到名叫豎的女子時,看起來她沒有病。我告訴永巷長說:「豎傷了脾臟,不能太勞累,依病理看,到了春天會吐血而死。」我問濟北王「這個人有什麼才能?」濟北王說:「她喜好方技,有多種技能,能在舊方技是創出新意來,去年從民間買的,和她一樣的四個人,共用四百七十萬錢。」又問:「她是不是有病?」我回答說:「她病得很重,依病理會死去。」濟北王又一次叫她來就診,她的臉色沒有變化,認為我說的不對,沒有把她賣給其他諸侯。到了第二年春天,她捧著劍隨王去廁所,王離去,她仍留在後邊,王派人去叫她,她已臉向前倒在廁所裡,吐血而死。她的病是因流汗引起,流汗的病人,依病理說是病重在內裡,從表面看,毛髮、臉色有光澤,脈氣不衰,這也是內關的病。
齊國中大夫患齲齒病,我炙他的左手陽明脈,又立即為他調製苦參湯,每天用三升漱口,經過五六天,病就好了。他的病得自風氣,以及睡覺時張口,食後不漱口。
菑川王的美人懷孕難產,召我診治,我用莨菪(dang,檔)藥末一撮,用酒送服,很快就生產了。我又診她的脈,發現脈象急躁。脈急還有其他的病,就用消石一劑給她喝下,接著陰部流出血塊來,約有五六枚血塊像豆子一樣大小。
齊國丞相門客的奴僕跟隨主人上朝進入王宮,我看到他在閨門外吃東西,望見他的容顏有病色,我當即把此事告訴了名叫平的宦官,他因喜好診脈而向我學習。我就用這個奴僕做例子指導他,告訴他說:「這是傷害脾臟的容色,到明年春天,胸隔會阻塞不通,不能吃東西,依病理到夏天將洩血而死。」他就到丞相那稟報說:「您門客的奴僕有病,病得很重,死期指日可待。」丞相問:「你怎麼知道的?」他回答說:「丞相上朝入宮時,他在閨門外吃飯,我和太倉公站在那裡,太倉公告訴我,患這種病是要死的。」丞相就把這個門客召請來問他:「您的奴僕有病嗎?」門客說:「我的奴僕沒有病,身體沒有疼痛的地方。」到了春天果然病了,四月時,洩血而死。我所以能知道他的病,是因知他的脾氣普遍影響到五臟,脾受傷害就會在臉上某一部位顯示相應的病色,傷脾之色,看上去臉色是黃的,仔細再看是青中透灰的死草色。許多醫生不知這種情形,認為是體內有寄生蟲,不知是傷害了脾。這個人所以到春天病重而死,是因脾病臉色發黃,黃色在五行屬土,脾土不能勝肝木,所以到了肝木強盛的春天就會死去。到夏天而死的原因,依照病理「病情嚴重,而脈象正常的是內關病。」內關病,病人不會感到疼痛,好像沒有一點兒痛苦,如果再添任何一種病,就會死在仲春的二月;如果能精神愉快順天養性,能夠拖延一季度。他所以在四月死,我診他的脈時,他精神愉快能順天養性。他能夠做到這樣,人還算養得豐滿肥腴,也就能拖延一些時候了。他的病是因流汗太多,受火烤後又在外面受了風邪而得。
菑川王病,召我去診脈,我說:「這是熱邪逆侵上部症狀嚴重的『蹶』病,造成頭疼身熱,使人煩悶。」我就用冷水拍在他頭上,並針刺他的足陽明經脈,左右各刺三穴,病很快好了。他的病是因洗完頭髮,沒擦乾去睡覺引起的。我前邊的診斷是正確的,所以稱作「蹶」,是因熱氣逆行到頭和肩部。
齊王黃姬的哥哥黃長卿在家設酒席請客,請了我。客人入座,還沒上菜。我見王后弟弟宋建容色異常就說:「你有病,四五天前,你腰脅疼得不能俯仰,也不能小便。不趕快醫治,病邪就會浸潤腎臟。趁著還沒滯留在五臟,迅速治癒。現在你的病情只是病邪剛剛侵入浸潤著腎臟,這就是人們說的『腎痺』。」宋建說:「你說對了,我確實曾腰脊疼過。四五天前,天正下雨,黃氏的女婿們到我家裡,看到了我家庫房牆下的方石,就要弄舉起,我也想要效仿去做,舉不起來,就把它放下了。到了黃昏,就腰脊疼痛,不能小便了,到現在也沒有痊癒。」他的病是因喜好舉重物引起。我所以能診治他的病,是因看到他的容色,太陽穴處色澤枯乾,兩頰顯示腎病部位邊緣四分處色澤乾枯,所以才知道四五天前病發作。我為他調製柔湯服用,十八天病就痊癒了。
濟北王一個姓韓的侍女腰背疼,惡寒發熱,許多醫生都認為是寒熱病,我診脈後說:「是內寒,月經不通。」我用藥為她熏灸,過一會兒,月經就來了,病好了。她的病是因想得到男人卻不能夠引起的。我所以能知道她的病,是切脈時,知道她的腎脈有病氣,脈象澀滯不連續。這種脈,出現得艱難而又堅實有力,所以就月經不通。他的肝脈硬直而長,像弓弦一樣,超出左手寸口位置,所以說病是想要得到男人卻不能夠造成的。
臨菑氾(fan,凡)裡一個叫薄吾的女人病得很重,許多醫生都認為是寒熱病,會死,無法醫治。我診脈後說:「這是『蟯瘕病』。」這種病,使人肚子大,腹部皮膚黃而粗糙,用手觸摸肚腹病人感到難受。我用芫花一撮用水送服,隨即洩出約有幾升的蟯蟲,病也就好了。過了三十天,身體和病前一樣。蟯瘕病得自寒濕氣,寒濕氣鬱積太多,不能發散,變化為蟲。我能知道她的病,因為我切脈時,循按尺部脈位,她尺部脈象緊而粗大,又毛髮枯焦,這是有蟲的病狀。她的臉色有光澤,是內臟沒有邪氣,病也不重的緣故。
齊國姓淳於的司馬病了,我診脈後說:「你應該是『洞風病』。洞風病的症狀是,飲食嚥下後就又嘔吐出,得這種病的原因,是吃過飽飯就跑的緣故。」他回答說:「我到君王家吃馬肝,吃得很飽,看到送上酒來,就跑開了,後來又騎著快馬回家,到家就下洩幾十次。」我告訴他說:「把火劑湯用米汁送服,過七八天就會痊癒。」當時醫生秦信在一邊,我離去後,他對左右閣的都尉說:「他認為司馬得的什麼病?」回答說:「認為是洞風病,能夠治療。」秦信就笑著說:「這是不知曉啊。司馬的病,依照病理會在九天後死去。」經過九天沒有死,司馬家又召請我去。我去後詢問病情,全像我所診斷的。我就為他調製火劑米湯讓他服用,七八天後病就好了。我所以能知道他的病,是因診他的脈時,他的脈像完全符合正常的法則。他的病情和脈象一致,所以才不會死去。
齊國名叫破石的中郎得了病,我診脈後,告訴他說:「肺臟傷害,不能醫治了,會在十天後的丁亥日尿血而死。」過了十一天,他尿血而死。他的病,是因從馬背上摔到堅硬的石頭上而得。我所以能診知他的病,是因切他的脈,肺陰脈脈象來得浮散,好像從幾條脈道而來,又不一致。同時他臉色赤紅,是心脈壓肺脈的表現。我所以能知道他是從馬背上摔下來的,是因切得反陰脈。反陰脈進入虛裡的胃大絡脈,然後侵襲肺脈。他的肺脈又出現了「散脈」,原應臉色白卻變紅,那是心脈侵襲肺的表現。他沒有如期而死的原因是,我的老師說:「病人能吃東西喝水就能拖過死期,吃不下飯喝不下水會不到死期就死去。」這個人喜歡吹黍米,黍能補肺氣,所以就拖過了死期。他尿血的原因,正如診脈的理論所說:「病人調養時喜歡安靜的就會氣血下行而死,好動的就會氣血上逆而死。」這個人喜歡安靜,不急躁,又能長時間地安穩坐著,伏在几案上睡覺,所以血就會從下排泄而出。
齊王名叫遂的侍醫生病,自己煉五石散服用。我去問候他,他說:「我有病,希望你為我診治。」我立即為他診治,告訴他:「您得的是內臟有熱邪的病。病理說『內臟有熱邪,不能小便的,不能服用五石散』。石藥藥力猛烈,您服後小便次數減少,趕快別再服用。看你的臉色,你要生瘡腫。」他說:「從前扁鵲說過『陰石可以治陰虛有熱的病,陽石可以治陽虛有寒的病』。藥石的方劑都有陰陽寒熱的分別,所以內臟有熱的,就用陰石柔劑醫治;內臟有寒的,就用陽石剛劑醫治。」我說:「您的談論錯了。扁鵲雖然說過這樣的話,然而必須審慎診斷,確立標準、訂立規矩,斟酌權衡,依據參照色脈表裡、盛衰、順逆的原則,參驗病人的舉動與呼吸是否諧調,才可以下結論。醫藥理論說:「體內有陽熱病,體表反應陰冷症狀的,不能用猛烈的藥和砭石的方法醫治。」因為強猛的藥進入體內,邪氣就會使熱邪氣更加恣肆,蓄積更深。診病理論說:「外寒多於內熱的病,不能用猛烈的藥。」因猛烈的藥進入體內就會催動陽氣,陰虛病症就會更嚴重,陽氣更加強盛,邪氣到處流動行走,就會重重團聚在腧穴,最後激發為疽。」我告訴他一百多天後,果然疽發在乳上,蔓延到鎖骨上窩後,就死了。這就是說理論只是概括大體情形,提出大體的原則。平庸的醫生如有一處沒能深入學習理解,就會使識辨陰陽條理的事出現差錯。
齊王從前是陽虛侯時,病得很重,許多醫生都認為是蹶病。我為他診脈,認為是痺症,病根在右脅下部,大小象扣著的杯子,使人氣喘,逆氣上升,吃不下東西。我就用火劑粥給他服用,過了六天,逆氣下行;再讓他改服丸藥,大約過了六天,病就好了。他的病是房事不當而得。我為他診脈時,不能識辨哪一經脈有了病,只是大體知道疾病所在部位。
我曾經為安陽武都裡名叫成開方的人診治,他稱自己沒有病,我說他將被沓風病所苦,三年後四肢不能受自己支配,而且會瘖啞不能出聲,這時就會死去。現在聽說他的四肢已不能動了,雖瘖啞卻還沒有死。他的病是多次喝酒之後受了風邪引起的。我所以知道他的病,是因給他切脈時,發現他的脈象符合《奇咳術》的說法:「髒氣相反的會死。」切他的脈,得到腎氣反衝肺氣的脈象,依照這個道理,到了三年會死。
安陵阪裡名叫項處的公乘有病,我為他診脈,然後說:「這是牡疝病。」牡疝是發生在胸隔下,上連肺臟的病。是因行房事不節制而得。我對他說:「千萬不能做操勞用力的事,做這樣的事就會吐血死去。」項處後來卻去「蹴踘」,結果腰部寒冷,汗出很多,吐了血。我再次為他診脈後說:「會在第二天黃昏時死去。」到時就死了。他的病是因房事而得,我所以能知道他的病,是因為切脈時得到反陽脈,反陽的脈氣進入上虛,第二天就會死。一方面出現了反陽脈,一方面上連於肺,這就是牡疝。
臣淳於意說:「其他能正確診治決斷生死時間以及治好的病太多了,因為時間一長忘了,不能完全記住,所以不敢用這些來回答。
又問:「你所診治的病,許多病名相同,卻診斷結果名異,有的人死了,有的人還活著,這是為什麼?」回答說:「從前病名大多是類似的,不能確切辨知,所以古代的聖人創立脈法,使人能用這些確立的標準,訂立的規矩,斟酌權衡,依照規則,測量人的陰陽情形,區別人的脈象後各自命名,注意與自然變化的相應,參照人體情況,才能區別各種疾病使它們病名各異,醫術高明的人能指出病名不同,醫術不高看到的病是相同的。然而脈法不能全部應驗,診治病人要用分度脈的方法區別,才能區別相同名稱的疾病,說出病因在什麼地方。現在我診治的病人,都有診治記錄。我所以這樣區別疾病,是因我從師學醫剛剛完成,老師就死去了,因此記明診治的情形,預期決斷生死的時間,來驗證自己失誤、正確的結果和脈象的對應關係,因為這個緣故到現在能夠辨知各種的疾病。
又問:「你決斷病人的死或活的時間,有時也不能應驗,因為什麼?」回答說:「這都是因為病人飲食喜怒不加節制,或者因為不恰當地服藥,或者因為不恰當地用針灸治療,所以會與預斷的日期不相應而死。」
又問:「在你正能夠診治病情的生死,論說藥品的適應症時,各諸侯王朝的大臣有向你請教的嗎?」齊文王生病時,不請你去診治,這是什麼緣故?」回答說:「趙王、膠西王、濟南王、吳王都曾派人召請我,我不敢前往。齊文王生病時,我家中貧窮,要為人治病謀生,當時實在擔心被官吏委任為侍醫而受到束縛。所以我把戶籍遷到親戚鄰居等人名下;不治理家事,只願到處行醫遊學,長期尋訪醫術精妙的人向他求救,我拜見過幾位老師,他們主要的本領我全學到了,也全部得到了他們的醫方醫書,並深入進行分析評定。我住在陽虛侯的封國中,於是侍奉過他。他入朝,我隨他到了長安,因為這個緣故,才能給安陵的項處等人看過病。
問我說:」你知道齊文王生病不起的原因嗎?」我回答說:「我沒有親眼看到齊文王的病情,不過我聽說齊文王有氣喘、頭疼視力差的病。我推想,認為這不是病症。因為他身體肥胖而聚積了精氣,身體得不到活動,骨胳不能支撐肉軀,所以才氣喘,這用不著醫治。依照脈理說:「二十歲時人的脈氣正旺應該做跑步的運動,三十歲時應該快步行走,四十歲時應該安坐,五十歲時應該安臥,六十歲以上時應該使元氣深藏。」齊文王年令不滿二十歲,脈氣正旺應該多跑動卻懶於活動,這是不順應自然規律的表現。後來聽說有的醫生用炙法為他治療,馬上病情就重起來,這是分析論斷病情上的錯誤。根據我的分析,這是身體內正氣上爭而病邪之氣侵入體內的表現。這種病症不是年青人能夠康復的,因此他死了。對這樣的病,應該調和飲食,選擇晴朗天氣,駕車或是步行外出,來開擴心胸,調和筋骨、肌肉、血脈、疏瀉體內的鬱積的旺氣。所以二十歲時,是人們說的「氣血質實」的時期,從醫理看應該用砭炙的治療方法,使用這種方法就會導致氣血奔逐不定。
又問:「你的老師陽慶是跟誰學習的?齊國的諸侯是否知道他?」回答說:「我不知道陽慶的老師是誰?陽慶家中非常富有,他精通醫術,卻不肯為人治病,也許因為這樣他才不出名。陽慶又告訴我說:『千萬別使我的子孫後代知道你曾向我學習醫術』。」
又問:「你的老師陽慶是怎麼看中並喜愛你的?怎麼想把全部秘方醫術傳授給你的?」回答說:「我本來不知老師陽慶的醫術精妙。我後來所以知道,是因為我年輕時喜歡各家的醫術醫方,我曾用他的醫方嘗試,大多有效,而且精妙。我聽說菑川唐裡的公孫光擅長使用古代流傳的醫方,就去拜見他。我能做他的學生,從他那裡學到調理陰陽的醫方以及口頭流傳的醫理,我全部接受記錄下來。我想要全部學到他精妙的醫術,公孫光說:「我的秘方醫術都拿出來了,我對你不會有所吝惜,我已經老了,沒有什麼再讓你學習的了。這些都是我年輕時所學到的精妙醫方,全教給你了,不要再教給別人。」我說:「我能侍奉學習在您的面前,得到全部秘方,這非常幸運。我就是死了也不敢隨便傳給別人。」過了些日子,公孫光閒著沒事,我就深入分析論說醫方,他認為我對歷代醫方的論說是高明的。他高興地說:「你一定會成為國醫。我所擅長的醫術都荒疏了,我的同胞兄弟住在臨菑,精於醫術,我不如他,他的醫方非常奇妙,不是一般人所能瞭解的。我中年時,曾想向他請教,我的朋友楊中倩不同意,說:『你不是那種能學習醫術的人。』必須我和你一起前往拜見他,他就會知道您喜愛醫術了。他也老了,但家中富有。」當時還沒去,正好陽慶的兒子陽殷來給齊王獻馬,通過我的老師公孫光進獻給齊王,因為這個緣故我和陽殷熟悉了。公孫光又把我托付給陽殷說:「淳於意喜好醫術,你一定要好好禮待他,他是傾慕聖人之道的人。」於是就寫信把我推薦給陽慶,因此也就認識了陽慶。我侍奉陽慶很恭敬謹慎,所以他才喜愛我。」
又問:「官吏或百姓曾有人向你學醫術嗎?有人把你的醫術全學會了嗎?他們是哪裡人?」回答說:「臨菑人宋邑,他向我求教,我教他察看臉色診病,學了一年多。濟北王派太醫高明、王禹向我求教,我教給他們經脈上下分佈的情形和異常脈絡的連結位置,常常論說腧穴所處的方位,以及經絡之氣運行時的邪正順逆的情況,怎樣選定針對病症需要砭石針灸治療的穴位,學了有一年多。菑川王時常派遣名叫馮信的太倉署中管理馬匹的長官前來,讓我指教醫術,我教他按摩的逆順手法,論述用藥的方法,以及判定藥的性味和配伍調製湯劑。高永侯的家丞名叫杜信,喜好診脈,前來求學,我把上下經脈的分佈、《五色診》教給了他,學了兩年多的時間。臨菑召裡叫唐安的人來求學,我教給他《五色診》,上下經脈的位置,《奇咳術》,以及四時和陰陽相應各有偏重的道理,沒有學成,就被任命做了齊王的侍醫。
又問:「你給人診治病症斷定人的死生,能完全沒有失誤嗎?」回答說:「我醫治病人時,一定先為他切脈後,才去醫治。脈象衰敗與病情違背的不給他醫治,脈象和病情相順應的才給他醫治。如果不能精心切脈,所斷定的死生時間及能否治癒,也往往會出現差錯,我不能完全沒有失誤。」
太史公說:「女人無論美與醜,住進宮中就會被人嫉妒;士人無論賢與不賢,進入朝廷就會遭人疑忌。所以扁鵲因為他的醫術遭殃,太倉公於是自隱形跡還被判處刑罰。緹縈上書皇帝,她的父親才得到後來的平安。所以老子說『美好的東西都是不吉祥之物』,哪裡說的是扁鵲這樣的人呢?像太倉公這樣的人,也和這句話所說的意思接近啊。

扁鵲者,勃海郡鄭人也1,姓秦氏2,名越人。少時為人捨長3。捨客長桑君過4,扁鵲獨奇之,常謹遇之5。長桑君亦知扁鵲非常人也6。出入十餘年,乃呼扁鵲私坐,閒與語曰7:「我有禁方8,年老,欲傳與公,公毋洩9。」扁鵲曰:「敬諾十。」乃出其懷中藥予扁鵲:「飲是以上池之水(11),三十日當知物矣(12)。」乃悉取其禁方書盡與扁鵲(13)。忽然不見,殆非人也(14)。扁鵲以其言飲藥三十日,視見垣一方人(15)。以此視病,盡見五臟癥結(16),特以診脈為名耳。為醫或在齊,或在趙。在趙者名扁鵲。
1鄭:據《史記索隱》渤海郡無鄭縣,鄭當作鄚(mao,茂)。2姓秦氏:先秦時,姓是有共同血緣關係的種族稱號,氏是由姓衍生的分支。漢代時姓氏合一,通稱姓。姓秦氏,就是姓秦。3捨長:供客人食宿的館舍的主管人。4長桑:複姓。過:經過。5謹:恭敬。遇:相待、接待。6常人:一般人,普通人。7閒:通「間」,悄悄。8禁方:秘方。9毋:通「無」,不要。十敬諾:恭敬地應答。諾,應承之詞。(11)上池之水:指草木的露水。(12)知物:洞察事物。(13)悉:全部。(14)非人:意指不是一般人。(15)垣一方:牆那一邊。(16)癥結:指肚子裡結塊的病,此指病因。
當晉昭公時,諸大夫強而公族弱1,趙簡子為大夫,專國事2。簡子疾,五日不知人3,大夫皆懼,於是召扁鵲。扁鵲入視病,出,董安於問扁鵲,扁鵲曰:「血脈治也4,而何怪5!昔秦穆公嘗如此,七日而寤6。寤之日,告公孫支與子輿曰:『我之帝所甚樂7。吾所以久者,適有所學也8。帝告我:「晉國且大亂9,五世不安十。其後將霸(11),未老而死(12)。霸者之子且令而國男女無別(13)」。』公孫支書而藏之(14),秦策於是出(15)。夫獻公之亂(16),文公之霸,而襄公敗秦師於殽而歸縱淫(17),此子之所聞。今主君之病與之同,不出三日必閒(18),閒必有言也。」
1公族:此處指國君。2專:專擅,獨掌。3不知人:指不省人事。4治:安,正常。5而:你,你們。6寤:醒。7之:到。帝所:天帝生活的地方。8適:正好。9且:將要。十五世:五代,指晉獻公、奚齊、卓子、惠公、懷公五代。(11)霸:指晉文公稱霸。(12)老:指時間長久。(13)男女無別:據《史記·趙世家》,指晉襄公縱淫事。(14)書:記錄,記載。(15)秦策:指秦國史書。(16)獻公之亂:指晉獻公為立受寵的驪姬所生之子做太子而引發的內亂。(17)敗秦師於殽:指晉襄公元年(前627),晉在殽山打敗侵犯滑國的秦軍。(18)閒:通「間」,指病癒。
居二日半,簡子寤,語諸大夫曰:「我之帝所甚樂,與百神遊於鈞天1,廣樂九奏萬舞2,不類三代之樂3,其聲動心。有一熊欲援我,帝命我射之,中熊4,熊死。有羆來,我又射之,中羆,羆死。帝甚喜,賜我二笥5,皆有副6。吾見兒在帝側,帝屬我一翟犬7,曰:『及而子之壯也以賜之。』帝告我:『晉國且世衰8,七世而亡。贏姓將大敗周人於范魁之西9,而亦不能有也。』」董安於受言,書而藏之。以扁鵲言告簡子,簡子賜扁鵲田四萬畝。
1鈞天:天的中央。2廣樂:指各種樂器。3三代:指夏、商、週三代。4中:符合,適合,這裡指射中目標。5笥(si,寺):裝物品的方形竹器。6副:首飾。7屬:委託,托付。翟:通「狄」,中國古代北方一個民族的名稱。8世衰:指一代一代地衰弱。9這句意思是說,贏姓的諸侯國要重重挫敗周人的諸侯國。指前372年,贏姓的趙成侯奪取周朝姬姓的衛國鄉邑之事。
其後扁鵲過虢。虢太子死,扁鵲至虢宮門下,問中庶子喜方者曰1:「太子何病,國中治穰過於眾事2?」中庶子曰:「太子病血氣不時3,交錯而不得洩4,暴發於外,則為中害5。精神不能止邪氣6,邪氣畜積而不得洩7,是以陽緩而陰急,故暴蹶而死8。」扁鵲曰:「其死何如時?」曰:「雞鳴至今9。」曰:「收乎?」曰:「未也,其死未能半日也。」「言臣齊渤海秦越人也,家在於鄭,未嘗得望精光侍謁於前也十。聞太子不幸而死,臣能生之。」中庶子曰:「先生得無誕之乎(11)?何以言太子可生也!臣聞上古之時,醫有俞跗,治病不以湯液醴灑(12),鑱石撟引(13),案扤毒熨「(14),一拔見病之應(15),因五臟之輸(16),乃割皮解肌(17),訣脈結筋(18),搦髓腦(19),揲荒爪幕(20),湔浣腸胃(21),漱滌五臟,練精易形(22)。先生之方能若是(23),則太子可生也,不能若是而欲生之,曾不可以告咳嬰之兒(24)。」終日(25),扁鵲仰天歎曰:「夫子之為方也,若以管窺天,以卻視文(26)。越人之為方也,不待切脈望色聽聲寫形(27),言病之所在。聞病之陽(28),論得其陰(29);聞病之陰,論得其陽。病應見於大表(30),不出千里,決者至眾,不可曲止也(31)。子以吾言為不誠,試入診太子,當聞其耳鳴而鼻張(32),循其兩股以至於陰(33),當尚溫也。」
1喜方:愛好醫方、醫術。2治:舉行。穰:通「禳」,去除邪惡的祭祀。3不時:不按時,沒規律。4洩:疏通洩導。5中害:指內臟受傷害。6精神:指人體的正氣。7畜:通「蓄」,積聚,儲藏。8蹶:泛指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的病症。9雞鳴:古代一天有十二時辰,雞鳴相當現在凌晨的一至三時。十精光:神采光澤,引申為尊容。(11)得無:莫不是,該不是。誕:放誕虛妄。(12)湯液:湯劑。醴灑:指酒劑。(13)鑱石:古時治病用的石針。撟引:即導引,古代的一種體育療法。撟,舉起,翹起。引,伸展。(14)案扤:按摩。案通「按」。扤,動。毒熨:用藥物敷在患處後加熱使藥力透入體內的熱敷療法。(15)撥:撥開衣服,指對病人進行診視檢查。應:反應,指疾病所在。(16)因:順著。輸:通「腧」,穴位。(17)解:剖開。(18)訣脈:疏導經脈。訣,通「決」。結筋:結紮筋腱。(19)搦(nuo,諾)髓腦:按治髓腦。搦,按。(20)揲荒:觸動膏肓。揲,持,觸動。荒,通「肓」,即膏肓。爪幕:用手疏理橫隔膜。爪,通「抓」,用手指疏理。幕,通「膜」,指橫隔膜。(21)湔浣:洗滌。(22)練精易形:修煉精氣,改變容色。(23)方:醫療技術。(24)曾:簡直。咳嬰之兒:剛會笑的嬰兒。咳,本意是嬰兒的笑聲。(25)終日:整日,此處作好久,良久意。(26)卻:通「隙」,縫隙。文:通「紋」,花紋、斑紋。「(27)寫形:審察病人體態神情外部症狀。寫,摹寫,這裡指審察。(28)聞:聞知,診視到。陽,指外表症狀。(29)論:推論,推知。陰:指內在的病因。(30)大表:身體的外表。(31)不可曲止:不能停在一個角度看問題。曲,彎曲,此指一隅之見。(32)鼻張:鼻翼搧動。(33)陰:指陰部,外生殖器。
中庶子聞扁鵲言,目眩然而不瞚1,舌撟然而不下2,乃以扁鵲言入報虢君。虢君聞之大驚,出見扁鵲於中闕3,曰:「竊聞高義之日久矣,然未嘗得拜謁於前也。先生過小國,幸而舉之4,偏國寡臣幸甚5。有先生則活,無先生則棄捐填溝壑6,長終而不得反7。」言未卒,因噓唏服臆8,魂精洩橫9,流涕長潸十,忽忽承(11),悲不能自止,容貌變更。扁鵲曰:「若太子病(12),所謂『屍蹶』者也(13)。夫以陽入陰中,動胃繵緣(14),中經維絡(15),別下於三焦、膀胱(16),是以陽脈下遂(17),陰脈上爭,會氣閉而不通(18),陰上而陽內行,下內鼓而不起(19),上外絕而不為使(20),上有絕陽之絡,下有破陰之紐(21),破陰絕陽,(之)色(已)廢脈亂(22),故形靜如死狀。太子未死也。夫以陽入陰支蘭藏者生(23),以陰入陽支蘭藏者死。凡此數事,皆五臟蹶中之時暴作也。良工取之(24),拙者疑殆(25)。」
1眩然:眼睛昏花的樣子。瞚(shun,順):同「瞬」,眨眼。2舌撟然不下:舌頭翹起不能放下。形容說不出話的樣子。這句和上句都是形容驚訝的神情。3中闕:皇宮的中門。闕:皇宮中對稱的門樓,中間有路可通行。4舉:救助。5寡臣:寡德之臣,是虢君的自謙之詞。6棄捐填溝壑:死的委婉說法。棄捐,拋棄。填,填埋。7長終:永遠死去。反:同「返」,指復生。8噓唏:哭泣時的抽咽、哽咽之聲。服(bi必)臆:因悲傷而氣滿鬱結。服,通「愊」,滿的意思。9魂精洩橫:精神散亂恍惚。魂精,精神。洩,散。橫,縱橫雜亂。十長潸(shān,山):長時間地流淚。(11)忽忽:淚珠滴得很快的樣子。承(jie,傑):(淚珠)掛在睫毛上。,同「睫」。(12)若:你,你的。(13)屍蹶:古代病名,突然昏迷摔倒,其狀如屍的病症。(14)繵緣:纏繞。繵同「纏」。緣:繞。(15)中經維絡:經脈受損傷,絡脈被阻塞。中,傷害。維,連結,阻塞。(16)三焦:包括上焦、中焦、下焦。橫膈以上為上焦,脘腹部為中焦,肚臍以下為下焦。本文所指三焦,是第三焦、下焦。(17)遂:通「墜」。(18)會:恰好,正好。(19)鼓:鼓動。(20)絕:隔絕。(21)紐:筋紐。(22)色廢:容顏變色、失常。(23)支蘭:遮攔、阻隔的繵意思。支:支柱。蘭,通「欄」,欄杆。(24)良工:醫術高明的醫生。取:攻取,指治癒病患。(25)拙者:醫術拙劣的醫生。疑:疑惑,困惑。殆:危險。
扁鵲乃使弟子子陽厲針砥石1,以取外三陽五會2。有閒3,太子蘇。乃使子豹為五分之熨4,以八減之齊和煮之5,以更熨兩脅下6。太子起坐。更適陰陽7,但服湯二旬而復故8。故天下盡以扁鵲為能生死人9。扁鵲曰:「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當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十。」
1厲針砥石:磨礪針石。厲,通「礪」,磨礪。砥,砥礪。2三陽五會:百會穴的別名。《針灸大成》卷七說,「百會一名三陽,一名五會。」3有閒:通「間」,一會兒,頃刻。4五分之熨:用藥熱敷患處,使溫熱藥氣深入體內五分的療法。5八減之齊:即八減劑,古方名,今已失傳。齊,通「劑」。6更:更換、交替。7更:再。適:調適,調和。8但:僅僅,只是。復故:恢復原來的狀態。9生死人:使死了的人再生。十起:振作,振起,指活過來。
扁鵲過齊,齊桓侯客之1。入朝見,曰:「君有疾在腠理2,不治將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謂左右曰:「醫之好利也,欲以不疾者為功3。」後五日,扁鵲復見,曰:「君有疾在血脈,不治恐深。」桓侯曰:「寡人無疾。」扁鵲出,桓侯不悅。後五日,扁鵲復見,曰:「君有疾在腸胃閒4,不治將深。」桓侯不應5。扁鵲出,桓侯不悅。後五日,扁鵲復見,望見桓侯而退走6。桓侯使人問其故。扁鵲曰:「疾之居腠理也,湯熨之所及也;在血脈,針石之所及也;其在腸胃,酒醪之所及也7;其在骨髓,雖司命無奈之何8。今在骨髓,臣是以無請也。」後五日,桓侯體病9,使人召扁鵲,扁鵲已逃去。桓侯遂死。
1客之:把扁鵲看作客人。2腠(cou,湊)理:皮膚和臟腑的紋理,這裡指皮膚和肌肉之間。3不疾者:沒有病的人。功:功績。4閒:通「間」,中間。5不應:不理睬。6退走:後退而跑開。走,跑。7醪:濁酒,這裡指藥酒。8司命:古代傳說中掌管人生命的神。9體病:身體得了重病。
使聖人預知微1,能使良醫得蚤從事2,則疾可已3,身可活也。人之所病4,病疾多;而醫之所病,病道少5。故病有六不治:驕恣不論於理6,一不治也;輕身重財,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適7,三不治也;陰陽並8,髒氣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藥9,五不治也,信巫不信醫,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則重難治也十。
1微:細微,此指症狀不明顯的疾病。2蚤:通「早」。3已:停止,指疾病的治癒。4病:憂慮。5道:此指治病的方法。6不論於理:不講道理。7適:適當,妥當。8並:交合,此指錯亂。9羸(lei,雷):瘦弱。十重:甚,極。
扁鵲名聞天下。過邯鄲,聞貴婦人1,即為帶下醫2;過洛陽,聞周人愛老人,即為耳目痺醫3;來入咸陽,聞秦人愛小兒,即為小兒醫,隨俗為變。秦太醫令李醯自知伎不如扁鵲也,使人刺殺之。至今天下言脈者,由扁鵲也。
1貴:重視。2帶下醫:婦科醫生。3痺:風、寒、濕等侵犯肌體引起關節肌肉疼痛麻木的病症。
太倉公者,齊太倉長,臨菑人也,姓淳于氏,名意。少而喜醫方術。高後八年1,更受師同郡元裡公乘陽慶2。慶年七十餘,無子3,使意盡去其故方,更悉以禁方予之4,傳黃帝、扁鵲之脈書5,五色診病6,知人生死,決嫌疑7,定可治,及藥論8,甚精。受之三年,為人治病,決死生多驗。然左右行遊諸侯,不以家為家,或不為人治病,病家多怨之者。
1高後八年:公元前180年。2更:再次,又。3無子:根據下文所寫陽慶有兒子陽殷,這裡應指沒有能繼承醫術的子嗣。4禁方:秘方。5黃帝、扁鵲之脈書:《漢書·藝文志》著錄有《黃帝內經》、《黃帝外經》、《扁鵲內經》、《扁鵲外經》等醫書,後亡佚。脈書,論述脈象、脈理的醫書,也指醫學理論著作。6五色診病:觀察面部相應位置上的色澤來診斷疾病。7決嫌疑:決斷疑難病症。8藥論:醫藥理論。
文帝四年中1,人上書言意,以刑罪當傳西之長安2。意有五女,隨而泣。意怒,罵曰:「生子不生男,緩急無可使者3!」於是少女緹縈傷父之言4,乃隨父西。上書曰:「妾父為吏,齊中稱其廉平5,今坐法當刑6,妾切痛死者不可復生而刑者不可復續7,雖欲改過自新,其道莫由,終不可得。妾願入身為官婢8,以贖父刑罪,使得改行自新也。」書聞,上悲其意9,此歲中亦除肉刑法十。
1文帝四年:公元前176年。2傳:驛站的車馬,此指用傳車押送。之:往,到。3緩急:緊急。4少女緹縈:最小的女兒緹縈。5廉平:廉潔公平。6坐法:因為觸犯法律。當刑:判處肉刑。當,判決,判處。7續:連接,接續。8入身:古時刑律可把罪人收入官府為奴,此指這種懲罰。入,沒收。9悲:悲憫。十此歲中亦除肉刑法:這段時間有誤,據《史記·孝文本紀》,文帝廢除肉刑當在文帝十三年,所以前文所說文帝四年與此矛盾,當作文帝十三年。
意家居,詔召問所為治病死生驗者幾何人也1,主名為誰。
詔問故太倉長臣意2:「方伎所長3,及所能治病者?有其書無有?皆安受學?受學幾何歲?嘗有所驗,何縣裡人也?何病?醫藥已,其病之狀皆何如?具悉而對4。」臣意對曰:
1詔:皇帝發佈的命令或文告。2故:從前,原來。3方伎:指醫術。伎通「技」。4具悉:全部。具通「俱」。
自意少時,喜醫藥,醫藥方試之多不驗者。至高後八年,得見師臨菑元裡公乘陽慶。慶年七十餘,意得見事之。謂意曰:「盡去而方書1,非是也。慶有古先道遺傳黃帝、扁鵲之脈書,五色診病,知人生死,決嫌疑,定可治,及藥論書,甚精。我家給富2,心愛公,欲盡以我禁方書悉教公。」臣意即曰:「幸甚,非意之所敢望也。」臣意即避席再拜謁3,受其脈書上下經4、五色診、奇咳術5,揆度陰陽外變6、藥論、石神7、接陰陽禁書8,受讀解驗之,可一年所9。明歲即驗之,有驗,然尚未精也。要事之三年所十,即嘗已為人治(11),診病決死生,有驗,精良。今慶已死十年所,臣意年盡三年,年三十九歲也。
1而:你的。2給富:富足。給,豐足。3避席:離座而起,表示敬意。4脈書:指前所言黃帝、扁鵲之脈書。上下經:古代醫書。據《黃帝內經素問》記載有《上經》和《下經》的醫書。5奇咳術:一說指聽診術,從聲音辨別病症。6揆度:估量,推測。7石神:指用砭石治病的方法。8接陰陽:指房中術,男女交合之術。9可:大約。所:左右,表示概數之詞。十要:總,一共。(11)嘗:嘗試。
齊侍御史成自言病頭痛,臣意診其脈,告曰:「君之病惡1,不可言也。」即出,獨告成弟昌曰:「此病疽也2,內發於腸胃之間,後五日當臃腫,後八日嘔膿死。」成之病得之飲酒且內3。成即如期死。所以知成之病者,臣意切其脈,得肝氣4。肝氣濁而靜,此內關之病也5。脈法曰「脈長而弦6,不得代四時者7,其病主在於肝。和即經主病也8,代則絡脈有過9」。經主病和者,其病得之筋髓裡。其代絕而脈賁者十,病得之酒且內。所以知其後五日而臃腫,八日嘔膿死者,切其脈時,少陽初代(11)。代者經病,病去過人(12),人則去。絡脈主病,當其時,少陽初關一分(13),故中熱而膿未發也,及五分,則至少陽之界,及八日,則嘔膿死,故上二分而膿發,至界而臃腫,盡洩而死。熱上則熏陽明(14),爛流絡(15),流絡動則脈結髮(16),脈結髮則爛解,故絡交。熱氣已上行,至頭動,故頭痛。
1惡:嚴重。2疽:指生於體腔的癰瘍。3內:房事。4氣:脈氣,脈象。5內關之病:一種外部症狀不明顯而實際很嚴重的疾病。6長:指長脈,搏動部位長於應有的部位。弦:指弦脈,切得脈象如琴弦一樣挺直。7代四時:隨四季變化。代,替代,指變化。8和:和諧,均勻。經:經脈,中醫指人體中縱行的主血管。9代:代脈,一種搏動時疏時密雜亂無序而又躁動有力的脈象。絡脈:由經脈派生出網絡全身的支脈。十脈賁:指脈象賁湧十分有力。(11)少陽:經脈名,人體內有手、足陽明經。(12)病去過人:指病情疾速發展到全身。過,經過,遍及。(13)初關一分:左手關部一分。初關,少陽經脈切脈部位,在左手腕關節橈骨莖突處。(14)陽明:經脈名,人體內有手,足陽明經。(15)流絡:支絡,絡脈的分支。(16)動:變動,病變。發:發病。
齊王中子諸嬰兒小子病1,召臣意診,切其脈,告曰:「氣鬲病2。病使人煩懣3,食不下,時嘔沫。病得之(少)〔心〕憂,數阣食飲4。」臣意即為之作下氣湯以飲之5,一日氣下6,二日能食,三日即病癒。所以知小子之病者,診其脈,心氣也7,濁躁而經也,此絡陽病也。脈法曰「脈來數疾去難而不一者8,病主在心」。週身熱,脈盛者,為重陽9。重陽者,逿心主十。故煩懣食不下則絡脈有過,絡脈有過則血上出,血上出者死。此悲心所生也,病得之憂也。
1中子:二兒子。2鬲:通「膈」,胸膈;也通「隔」。3懣:煩悶。4數:屢次,多次。忔:不欲,不想。5下氣湯:湯劑,原方已佚。6氣:指向上逆行的氣。7心氣:心有病的脈氣。8數:數脈,指一呼一吸之間脈搏跳動五次以上的脈象。疾:疾脈,指一呼一吸之間脈搏跳動七至八次以上的脈象。9重陽:陽氣重疊,指陽熱過盛。十逿(tang,唐)心主:搖蕩心神。
齊郎中令循病,眾醫皆以為蹶入中1,而刺之。臣意診之,曰:「湧疝也2,令人不得前後溲3。」循曰:「不得前後溲三日矣。」臣意飲以火齊湯4,一飲得前〔後〕溲,再飲大溲,三飲而疾愈。病得之內。所以知循病者,切其脈時,右口氣急5,脈無五臟氣,右口脈大而數6。數者中下熱而湧,左為下7,右為上8,皆無五臟應,故曰湧疝。中熱,故尿赤也。
1蹶入中:從下厥起向上逆行進入腹胸之中的病。蹶,通「厥」。2湧疝:指腹疼痛大小便困難的疾病。3前後溲:前溲即小便,後溲即大便。4火齊湯:湯劑名,原方已佚。5右口:右手寸口脈。寸口,在兩手橈骨頭內側橈動脈流經處。6脈大:指脈象壯盛有力。數:屢次,頻繁。7左為下:指左手寸口脈大而數那麼熱邪向下行。8右為上:指右手寸口脈大而數那麼熱邪向上逆行。
齊中御府長信病,臣意入診其脈,告曰:「熱病氣也1。然暑汗,脈少衰2,不死。」曰:「此病得之當浴流水而寒甚,已則熱3。」信曰:「唯4,然!往冬時,為王使於楚,至莒縣陽周水,而莒橋樑頗壞,信則車轅未欲渡也5,馬驚,即墮,信身入水中,幾死,吏即來救信,出之水中,衣盡濡6,有閒而身寒7,已熱如火,至今不可以見寒。」臣意即為之液湯火齊逐熱8,一飲汗盡,再飲熱去,三飲病已。即使服藥,出入二十日,身無病者。所以知信之病者,切其脈時,並陰9。脈法曰「熱病陰陽交者死十」。切之不交,並陰。並陰者,脈順清而愈,其熱雖未盡,猶活也。腎氣有時閒濁,在太陰脈口而希(11),是水氣也。腎固主水(12),故以此知之。失治一時,即轉為寒熱。
1熱病氣:熱病的脈氣。2少衰:稍有減弱。少,通「稍」。3已:止,停止。4唯:應答之聲,猶如「是」、「嗯」。5(lǎn,覽):通「攬」。6濡:沾濕。7有閒:頃刻,一會兒。閒,通「間」。8液湯火齊:古方劑名,已亡佚。液湯,藥液。9並陰:指熱併入於內。陰,裡,內部。十陽:指外表。(11)太陰脈口:即「寸口」。(12)固:本來,原來。
齊王太后病,召臣意入診脈,曰:「風癉客脬1,難於大小溲,尿赤。」臣意飲以火齊湯,一飲即前後溲,再飲病已,尿如故。病得之流汗出2。者,去衣而汗晞也3。所以知齊王太后病者,臣意診其脈,切其太陰之口,濕然風氣也。脈法曰:「沉之而大堅4,浮之而大緊者5,病主在腎。」腎切之而相反也,脈大而躁。大者,膀胱氣也;躁者,中有熱而尿赤。
1風癉客脬(pāo,拋):風熱侵入膀胱。癉,熱症。客,中醫稱風寒侵入為客。脬,通「胞」,膀胱。2:王念孫《讀書雜誌》認為通「滫(xǐu,朽),臭水:尿。3晞:干,乾燥。4沉:用力較重切脈,手指重按至骨。5浮:用力較輕切脈,手指觸及皮膚表面。
齊章武裡曹山跗病,臣意診其脈,曰:「肺消癉也1,加以寒熱。」即告其人曰:「死,不治。適其共養2,此不當醫治。」法曰「後三日而當狂,妄起行,欲走;後五日死。」即如期死。山跗病得之盛怒而以接內。所以知山跗之病者,臣意切其脈,肺氣熱也。脈法曰:「不平不鼓3,形4」。此五臟高之遠數以經病也,故切之時不平而代5。不平者,血不居其處;代者,時參擊並至,乍躁乍大也。此兩絡脈絕,故死不治。所以加寒熱者,言其人屍奪6。屍奪者,形;形者,不當關灸鑱石及飲毒藥也7。臣意未往診時,齊太醫先診山跗病,炙其足少陽脈口,而飲之半夏丸8,病者即洩注,腹中虛;又灸其少陰脈9,是壞肝剛絕深十,如是重損病者氣,以故加寒熱。所以後三日而當狂者,肝一絡連屬結絕乳下陽明(11),故絡絕,開陽明脈,陽明脈傷,即當狂走。後五日死者,肝與心相去五分(12),故曰五日盡(13),盡即死矣。
1肺消癉:即肺消,是一種口渴、尿黃的內熱病症。2適:適合,滿足。共,通「供」。3不平不鼓:脈搏的搏動時起時伏,搏動無力。4形:身形羸弱。,通「弊」。5代:代脈。6屍奪:精神渙散軀體如屍。7關:由,通過。灸:用燃燒的艾絨熏烤穴位來治病。毒藥:藥性猛烈的藥物。8半夏丸:丸劑名,原方已佚。9少陰脈:即足少陰腎經,人體十二經脈之一。十肝剛:肝臟的陽氣。(11)絕:橫穿,橫過。陽明:即足陽明胃經,此經脈經過乳房下面。(12)肝與心相去五分:肝脈和心脈相距五分。中醫診脈法,左右手橈骨莖突處稱「關」,「關」前為「寸」,「關」後為「尺」。左手關部可得肝病脈象,左手寸部可得心病脈象。(13)盡:耗盡。
齊中尉潘滿如病少腹痛1,臣意診其脈,曰:「遺積瘕也2。」臣意即謂齊太僕臣饒、內史臣由曰:「中尉不復自止於內,則三十日死。」後二十餘日,溲血死3。病得之酒且內。所以知潘滿如病者,臣意切其脈深小弱,其卒然合合也4,是脾氣也。右脈口氣至緊小5,見瘕氣也6。以次相乘,故三十日死。三陰俱摶者8,如法;不俱摶者,決在急期9;一摶一代者,近也十。故其三陰摶,溲血如前止。
1少腹:小腹。2遺:遺存。積瘕:腹腔內有腫塊的病。3溲血:尿血。4卒然:猝然。卒,通「猝」。5右脈口:即右手寸口脈。緊:緊脈,脈搏動緊張有力,形如轉索。6見:出現,顯現。7以次相乘:中醫學說認為,五臟之間有著相生相剋的關係,如相互克制太過,叫做相乘,這裡潘滿如的病是脾乘腎,腎乘心,心乘肺,肺乘肝,肝乘脾。8三陰俱摶:指太陰、少陰、厥陰三陰脈一齊出現。摶,會合在一起。9急期:指短期。十近:指死期臨近。
陽虛侯相趙章病1,召臣意。眾醫皆以為寒中2,臣意診其脈曰:「迵風」。迵風者,飲食下嗌而輒出不留2。法曰「五日死」,而後十日乃死。病得之酒。所以知趙章之病者,臣意切其脈,脈來滑3,是內風氣也4。飲食下嗌而輒出不留者,法五日死,皆為前分界法。後十日乃死,所以過期者,其人嗜粥,故中髒實5,中髒實故過期。師言曰「安谷者過期6,不安谷者不及期」。
1相:丞相。2寒中:寒氣入侵於內裡。3迵風:古病名,是風氣入侵內臟,使腸胃不能容留消化食物。2嗌:咽喉。3滑:即滑脈,切脈時手指感到往來流暢圓滑的脈象。4內風氣:內風病的脈氣,這種脈象是因體內臟腑功能失調而形成。5中髒實:指腸胃能容留消化食物。實,指被米粥充實。6安谷:指腸胃能容留食物。
濟北王病,召臣意診其脈,曰:「風蹶胸滿1。」即為藥酒,盡三石2,病已。得之汗出伏地。所以知濟北王病者,臣意切其脈時,風氣也,心脈濁。病法「過入其陽3,陽氣盡而陰氣入」。陰氣入張4,則寒氣上而熱氣下,故胸滿。汗出伏地者,切其脈,氣陰。陰氣者,病必入中,出及瀺水也5。
1風蹶:中醫指外界風、寒、濕氣入侵體內向上逆行所造成的疾病。2石:漢代度量單位,一石重一百二十斤。一說「石」當為「日」字。3過:過失,這裡指病邪。4入張:入侵擴張,意指陰氣內盛。張,擴張,囂張。5出及瀺水:病邪隨著淋漓汗液流出。及,隨著。瀺,流水聲,這裡指汗液淋漓而出。
齊北宮司空命婦出於病1,眾醫皆以為風入中,病主在肺,刺其足少陽脈。臣意診其脈,曰:「病氣疝2,客於膀胱,難於前後溲,而尿赤。病見寒氣則遺尿3,使人腹腫。」出於病得之欲尿不得,因以接內。所以知出於病者,切其脈大而實,其來難,是蹶陰之動也4,脈來難者,疝氣之客於膀胱也。腹之所以腫者,言蹶陰之絡結小腹也。蹶陰有過則脈結動,動則腹腫。臣意即灸其足蹶陰之脈,左右各一所5,即不遺尿而溲清,小腹痛止。即更為火齊湯以飲之,三日而疝氣散,即愈。
1命婦:有封號的婦女。出於:命婦名。2氣疝:腹中時時脹痛的疾病。3遺尿:小便失禁。4蹶陰:經脈名。動:變動,變化。5所:處,指穴位。
故濟北王阿母自言足熱而懣1,臣意告曰:「熱蹶也2。」則刺其足心各三所,案之無出血3,病旋已4。病得之飲酒大醉。
1故:從前。2熱蹶:病名,因受邪熱,阻礙陽氣運行,而使手足厥冷的病。3案:通「按」。4旋:旋即,很快。
濟北王召臣意診脈諸女子侍者,至女子豎,豎無病。臣意告永巷長曰1:「豎傷脾,不可勞,法當春嘔血死。」臣意言王曰:「才人女子豎何能2?」王曰:「是好為方,多伎能3,為所是案法新4,往年市之民所5,四百七十萬,曹偶四人6。」王曰:「得毋有病乎?」臣意對曰:「豎病重,在死法中。」王召視之,其顏色不變,以為不然,不賣諸侯所。至春,豎奉劍從王之廁7,王去,豎後,王令人召之,即僕於廁,嘔血死。病得之流汗。流汗者,(同)法病內重,毛髮而色澤8,脈不衰,此亦(關)內〔關〕之病也。
1永巷:宮女所居的長巷。2才人:指才女。3伎:通「技」。4為所是案法新:《史記索隱》認為此句是「謂於舊方技能生新意也」。案,通「按」,查考。法,舊例,過去的方法。新,指新方法,新花樣。5市:買。民所:民間。6曹偶:儕輩,同類,指同樣的人。7奉:通「捧」。8色澤:面色潤澤。
齊中大夫病齲齒,臣意灸其左大陽明脈1,即為苦參湯2,日嗽三升3,出入五六日,病已。得之風,及臥開口,食而不嗽。
1左大陽明脈:即左手陽明大腸經,其循行路線經牙齒。2苦參湯:原方已佚。苦參性味苦寒,可清熱除濕,祛風殺蟲。3嗽:通「漱」,含漱。
菑川王美人懷子而不乳1,來召臣意。臣意往,飲以莨藥一撮,以酒飲之,旋乳。臣意複診其脈,而脈躁。躁者有餘病,即飲以消石一齊3,出血,血如豆比五六枚4。
1美人:妃嬪的名稱之一。不乳:難產。乳,生孩子。2莨:即「莨菪」,藥性苦寒、有毒,服少量可以有解痙、鎮靜作用。3消石:即朴硝,能破瘀通滯。4比:類似。
齊丞相舍人奴從朝入宮1,臣意見之食閨門外2,望其色有病氣。臣意即告宦者平3。平好為脈,學臣意所,臣意即示之舍人奴病,告之曰:「此傷脾氣也,當至春鬲塞不通4,不能食飲,法至夏洩血死。」宦者平即往告相曰:「君之舍人奴有病,病重,死期有日。」相君曰:「卿何以知之?」曰:「君朝時入宮,君之舍人奴盡食閨門外5,平與倉公立,即示平曰,病如是者死。」相即召舍人(奴)而謂之曰:「公奴有病不6?」舍人曰:「奴無病,身無痛者。」至春果病,至四月,洩血死。所以知奴病者,脾氣周乘五臟7,傷部而交8,故傷脾之色也,望之殺然黃9,察之如死青之茲十。眾醫不知,以為大蟲(11),不知傷脾。所以至春死病者,胃氣黃(12),黃者土氣也(13),土不勝木(14),故至春死。所以至夏死者,脈法曰「病重而脈順清者曰內關(15)」,內關之病,人不知其所痛,心急然無苦(16)。若加以一病,死中春(17);一愈順(18),及一時(19)。其所以四月死者,診其人時愈順。愈順者,人尚肥也(20)。奴之病得之流汗數出,(灸)〔炙〕於火而以出見大風也(21)。
1舍人奴:家臣的奴僕。舍人,門客,家臣。2閨門:宮中小門。3宦者:宦官。4鬲塞:阻塞。鬲,通「隔」。5盡食:沒完沒了吃飯。盡,竭盡。6不:通「否」。7周乘:遍乘,遍傳。8傷部而交:傷脾的色澤交錯出現在臉上某些部位。部,色部,臉上某些部位的色澤能反映五臟的病變,醫家稱之為色部。9殺然黃:枯黃色。殺,凋落。十死青之茲:死草般的青色。茲:草蓆,意謂死草。(11)大蟲:蛔蟲。(12)胃氣黃:脾胃病臉色發黃。(13)黃者土氣也:中醫五行學說認為脾屬土,色黃,所以說黃色是脾土的顏色。(14)土不勝木:中醫五行學說認為脾屬土,肝屬木,肝在春天時功能最強,於是患病的脾臟難以耐受,故說「土不勝木」。(15)脈順清:脈搏正常。順,和順。清,清正,無濁邪。(16)急然:一說「急」當作「忽」,古代長度單位,形容極小。(17)中春:即仲春,陰曆二月。(18)愈:通「愉」,愉快。(19)及:延及,延長。(20)人尚肥:指人形體豐滿。(21)炙於火:受到火的烘烤。
菑川王病,召臣意診脈,曰:「蹶上為重1,頭痛身熱,使人煩懣。」臣意即以寒水拊其頭2,刺足陽明脈3,左右各三所,病旋已。病得之沐發未干而臥。診如前,所以蹶,頭熱至肩。
1上為重:上部症狀嚴重、明顯。2拊:拍。3足陽明脈:這條經脈循行經過頭部,所以針刺這條經脈的穴位能治頭疼。
齊王黃姬兄黃長卿家有酒召客,召臣意。諸客坐,未上食。臣意望見王后弟宋建,告曰:「君有病,往四五日1,君要脅痛不可俛仰2,又不得小溲。不亟治,病即入濡腎3。及其未捨五臟4,急治之。病方今客腎濡,此所謂『腎痺』也5。」宋建曰:「然,建故有要脊痛。往四五日,天雨,黃氏諸倩見建家京下方石6,即弄之,建亦欲效之,效之不能起,即復置之。暮,要脊痛,不得溺,至今不愈。」建病得之好持重。所以知建病者,臣意見其色,太陽色干7,腎部上及界要以下者枯四分所8,故以往四五日知其發也。臣意即為柔湯使服之9,十八日所而病癒。
1往四五日:四五天前。2要:通「腰」。俛(fǔ,府):同「俯」。3濡:浸漬,浸潤。4捨:住宿,猶言滯留。5腎痺:病名,因風寒濕氣滯阻於腎所造成的腰疼。6倩:女婿。京:倉廩。7太陽色干:太陽穴處色澤枯乾。8腎部:腎臟在臉上的色部,在兩頰處。要:通「腰」。枯四分所:指腎部有四分左右的位置色澤枯乾,據此可推斷出腰疼已四五天。9柔湯:方劑名,原方已佚。
濟北王侍者韓女病要背痛,寒熱1,眾醫皆以為寒熱也2。臣意診脈,曰:「內寒,月事不下也3。」即竄以藥4,旋下,病已。病得之欲男子而不可得也。所以知韓女之病者,診其脈時,切之,腎脈也,嗇而不屬5。嗇而不屬者,其來難6,堅7,故曰月不下。肝脈弦,出左口8,故曰欲男子不可得也。
1寒熱:指惡寒發熱的病症。2寒熱:寒熱病。3月事不下:閉經。月事,月經。4竄:熏灸使藥力達到患處。5嗇而不屬:澀滯不連續。嗇,通「澀」。6難:艱難。7堅:堅實有力。8出左口:肝脈在左手寸口脈的關部,韓女的脈象超出寸口的位置,是肝氣鬱盛的表現。
臨菑氾裡女子薄吾病甚,眾醫皆以為寒熱篤1,當死,不治。臣意診其脈,曰:「蟯瘕2。」蟯瘕為病,腹大,上膚黃粗,循之慼慼然3。臣意飲芫華一撮4,即出蟯可數升,病已,三十日如故。病蟯得之於寒濕,寒濕氣宛篤不發5,化為蟲。臣意所以知薄吾病者,切其脈,循其尺6,其尺索刺粗7而毛美奉發,是蟲氣也。其色澤者,中髒無邪氣及重病。
1篤:病勢沉重。2蟯瘕:蟯蟲聚積形成的腫塊。3循:指觸按患病的部位。慼慼然:憂懼的樣子,形容病人因疼痛拒按。4芫華:即「芫花」,藥性辛溫有毒,可治癰腫,並可殺蟲。5宛篤不發:鬱積深厚不能發散。6尺:尺部。7尺索刺粗:尺部脈緊而粗大有力。
齊淳於司馬病,臣意切其脈,告曰:「當病迵風。迵風之狀,飲食下嗌輒後之。病得之飽食而疾走。」淳於司馬曰:「我之王家食馬肝1,食飽甚。見酒來,即走去,驅疾至捨2,即洩數十出。」臣意告曰:「為火齊米汁飲之,七八日而當愈。」時醫秦信在旁,臣意去,信謂左右閣都尉曰:「意以淳於司馬病為何?」曰:「以為迵風,可治。」信即笑曰:「是不知也。淳於司馬病,法當後九日死。」即後九日不死,其家復召臣意。臣意往問之,盡如意診。臣即為一火齊米汁,使服之,七八日病已。所以知之者,診其脈時,切之,盡如法。其病順3,故不死。
1馬肝:性熱有毒,誤食致人死命。2驅疾:驅趕坐騎快跑。3病順:病情和脈象相順應。
齊中郎破石病,臣意診其脈,告曰:「肺傷,不治,當後十日丁亥溲血死。」即後十一日,溲血而死。破石之病,得之墮馬韁石上1。所以知破石之病者,切其脈,得肺陰氣2,其來散,數道至而不一也3。色又乘之4。所以知其墮馬者,切之得番陰脈5。番陰脈入虛裡,乘肺脈。肺脈散者,固色變也乘之6。所以不中期死者,師言曰:「病者安谷即過期,不安谷則不及期」。其人嗜黍,黍主肺7,故過期。所以溲血者,診脈法曰「病養喜陰處者順死8,養喜陽處者逆死9」。其人喜自靜,不躁,又久安坐,伏幾而寐,故血下洩。
1僵:倒下。2肺陰氣:肺陰脈,這是肺的敗脈,是死的證狀。3數道至而不一:脈氣從幾條道上而來不一致。4色又乘之:指面色又出現心剋伐肺的容色。5番陰脈:即反陰脈,據中醫理論,心屬陽髒,肺屬陰髒,散脈是心臟的病脈,在肺的脈部切到散脈,這是陽脈佔居陰位,稱反陰脈。6固色:本來的顏色,肺病面色白。7黍主肺:五穀和五臟的對應關係中是黍主肺,黍有補養肺臟的作用。8養:調養。陰:指靜。順死:氣血下行而死。9陽:指動,活動。逆死:氣血上逆而死。
齊王侍醫遂病,自練五石服之1。臣意往過之,遂謂意曰:「不肖有病2,幸診遂也3。」臣意即診之,告曰:「公病中熱。論曰『中熱不溲者,不可服五石』。石之為藥精悍4,公服之不得數溲,亟勿服。色將發臃。」遂曰:「扁鵲曰『陰石以治陰病5,陽石以治陽病6』。夫藥石者有陰陽水火之齊7,故中熱,即為陰石柔齊治之;中寒,即為陽石剛齊治之。」臣意曰:「公所論遠矣,扁鵲雖言若是,然必審診8,起度量9,立規矩十,稱權衡(11),合色脈表裡有餘不足順逆之法,參其人動靜與息相應(12),乃可以論。論曰『陽疾處內,陰形應外者,不加悍藥及鑱石』。夫悍藥入中,則邪氣辟矣(13),而宛氣愈深(14)。診法曰『二陰應外,一陽接內者(15),不可以剛藥』。剛藥入則動陽(16),陰病益衰,陽病益箸(17),邪氣流行,為重困於俞(18),忿發為疽。」意告之後百餘日,果為疽發乳上,入缺盆(19),死。此謂論之大體也,必有經紀(20)。拙工有一不習(21),文理陰陽失矣(22)。
1練五石:煉五石散。練,通「煉」。五石,把五種礦石藥放到一起煉製,稱作五石散,據記載五石散配方不盡相同。2不肖:自謙之詞。3幸:希望。4精悍:指藥力猛烈。5陰石:指性寒的石藥。6陽石:指性熱的石藥。7水火:指寒熱。8審:審慎。9起度量:猶言確立標準。起,立。度量,古代計算長度和體積的工具。十規矩:圓規和曲尺一類測量圓和直角的工具。(11)權衡:斟酌。權,秤錘。衡,秤桿。(12)息:呼吸。(13)辟:彰明,突出。(14)宛:鬱積。(15)「二陰」兩句的意思是,外寒多於內熱的病症。陰指少陰,屬寒症。陽指少陽,多鬱火。二,二成。一,一成。(16)動:摧動。(17)箸:通「著」,顯著,這裡指強盛。(18)俞:通「腧」,腧穴,人體穴位的總稱。(19)缺盆:鎖骨上窩,此處有「缺盆穴」。(20)經紀:綱紀,原則。(21)拙工:拙劣的醫生,平庸的醫生。(22)文理:條理。文,通「紋」。
齊王故為陽虛侯時,病甚,眾醫皆以為蹶。臣意診脈,以為痺,根在右脅下,大如覆杯,令人喘,逆氣不能食。臣意即以火齊粥且飲1,六日氣下;即令更服丸藥,也入六日,病已。病得之內。診之時不能識其經解,大識其病所在2。
1火齊粥:方劑名,原方已佚。2大識:大略知道。
臣意嘗診安陽武都裡成開方,開方自言以為不病,臣意謂之病苦沓風1,三歲四支不能自用2,使人喑3,喑即死。今聞其四支不能用,喑而未死也。病得之數飲酒以見大風氣。所以知成開方病者,診之,其脈法奇咳言曰「髒氣相反者死」。切之,得腎反肺4,法曰「三歲死」也。
1苦沓風:被沓風病所苦。沓風,風病名。2支:通「肢」。3喑:失音,不能說話。4腎反肺:在肺的脈位切到反映腎情況的脈,這是腎病影響到肺的表現,中醫稱為「腎反肺」。
安陵阪裡公乘項處病,臣意診脈,曰:「牡疝。」牡疝在鬲下,上連肺。病得之內。臣意謂之:「慎毋為勞力事,為勞力事則必嘔血死。」處後蹴踘2,要蹶寒,汗出多,即嘔血。臣意複診之,曰:「當旦日日夕死3。」即死。病得之內。所以知項處病者,切其脈得番陽4。番陽入虛裡,處旦日死。一番一絡者5,牡疝也。
1牡疝:陽疝。疝病多發生在腹腔內,腹屬陰。項處腹痛牽連到胸,胸屬陽,故稱牡疝。牡,指雄性禽獸。2蹴踘:古代軍中一種習武的遊戲,類似今天的足球。踘,通「鞠」,古代的一種球。3旦日:第二天,明天。日夕:黃昏。4番陽:即反陽脈。疝病多與腎臟有關,此病在肺部切到腎病的脈象,在陽部見到陰脈,故稱反陽脈。5一番一絡:一方面切得反陽脈,一方面疝痛上連於肺。番,反陽脈。絡,連。
臣意曰:他所診期決死生及所治已病眾多1,久頗忘之,不能盡識2,不敢以對。
1期:預期。治已:治癒。已,止。2識:記住。
問臣意:「所診治病,病名多同而診異,或死或不死,何也?」對曰:「病名多相類,不可知,故古聖人為之脈法,以起度量,立規矩,縣權衡1,案繩墨2,調陰陽3,別人之脈各名之4,與天地相應,參合於人,故乃別百病以異之,有數者能異之5,無數者同之。然脈法不可勝驗,診疾人以度異之,乃可別同名,命病主在所居6。今臣意所診者,皆有診籍7。所以別之者,臣意所受師方適成,師死,以故表籍所診8,期決死生,觀所失所得者合脈法,以故至今知之。」
1縣權衡:斟酌、權衡。縣,通「懸」,懸掛。權衡,指稱量。2案繩墨:依照規則。案,通「按」,按照,依照。繩墨,木工劃線取直的工具,此指法度、規則。3調陰陽:測度陰陽的盛衰。調,計算,測量。4別:區別,辨識。5有數者:醫術精妙的人。數,通「術」。6命:說出。7診籍:記錄診斷治療情況的簿冊,猶如醫案,病歷一類的文字材料。8表:表明,記明。
問臣意曰:「所期病決死生,或不應期1,何故?」對曰:「此皆飲食喜怒不節,或不當飲藥2,或不當針灸,以故不中期死也3。」
1應期:符合預定的日期。2不當:不恰當。3中期:按期。
問臣意:「意方能知病死生,論藥用所宜,諸侯王大臣有嘗問意者不?及文王病時,不求意診治,何故?」對曰:「趙王、膠西王、濟南王、吳王皆使人來召臣意,臣意不敢往。文王病時,臣意家貧,欲為人治病,誠恐吏以除拘臣意也1,故移名數2,左右不修家生,出行遊國中,問善為方數者事之久矣,見事數師,悉受其要事3,盡其方書意,及解論之。身居陽虛侯國,因事侯。侯入朝,臣意從之長安,以故得診安陵項處等病也。」
1除:拜官授職,委任官職。2移名數:遷移名籍。3要事:主要的事,此指主要的本領。
問臣意:「知文王所以得病不起之狀?」臣意對曰:「不見文王病,然竊聞文王病喘,頭痛,目不明。臣意心論之1,以為非病也。以為肥而蓄精2,身體不得搖,骨肉不相任3,故喘,不當醫治。脈法曰『年二十脈氣當趨4,年三十當疾步,年四十當安坐,年五十當安臥,年六十已上氣當大董5。』文王年未滿二十,方脈氣之趨也而徐之,不應天道四時6。後聞醫灸之即篤,此論病之過也7。臣意論之,以為神氣爭而邪氣入8,非年少所能復之也,以故死。所謂氣者,當調飲食,擇晏日9,車步廣志十,以適筋骨肉血脈,以瀉氣。故年二十,是謂『易(11)』,法不當砭灸,砭灸至氣逐(12)。
1心論:心中分析,主觀分析。2蓄精:蓄積脂膏,蓄積精氣。3相任:相撐持。任,勝任。4趨:快跑。5董:深藏。6天道四時:指自然界中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規律。7論:分析,判斷。8神氣:指人體正氣。9晏日:晴朗的日子。十車步:駕車、步行。廣志:開闊心胸。(11):《集解》作「質」,質實。(12)逐:奔逐。
問臣意:師慶安受之?聞於齊諸侯不1?」對曰:「不知慶所師受。慶家富,善為醫,不肯為人治病,當以此故不聞。慶又告臣意曰:「慎毋令我子孫知若學我方也2。』」
1聞:聞名,出名。2慎:千萬。
問臣意:「師慶何見於意而愛意,欲悉教意方?」對曰:「臣意不聞師慶為方善也。意所以知慶者,意少時好諸方事1,臣意試其方,皆多驗,精良。臣意聞菑川唐裡公孫光善為古傳方,臣意即往謁之。得見事之,受方化陰陽及傳語法2,臣意悉受書之3。臣意欲盡受他精方,公孫光曰:『吾方盡矣,不為愛公所4。吾身已衰,無所復事之。是吾年少所受妙方也,悉與公,毋以教人。』臣意曰:『得見事侍公前,悉得禁方,幸甚。意死不敢妄傳人。』居有閒5,公孫光閒處6,臣意深論方,見言百世為之精也。師光喜曰:『公必為國工7。吾有所善者皆疏8,同產處臨菑9,善為方,吾不若,其方甚奇,非世之所聞也。吾年中時,嘗欲受其方,楊中倩不肯十,曰:『若非其人也」。胥與公往見之(11),當知公喜方也。其人亦老矣,其家給富。』時者未往,會慶子男殷來獻馬,因師光奏馬王所(12),意以故得與殷善。光又屬意於殷曰(13):『意好數,公必謹遇之,其人聖儒。』即為書以意屬陽慶,以故知慶。臣意事慶謹,以故愛意也。」
1諸方事:諸家、各家的醫方。2化陰陽:調理陰陽。傳語法:口頭流傳的醫理經驗。3書:記錄。4愛:吝惜。5居有閒:過了些日子。閒,通「間」。6閒處:閒著沒事,閒居。7國工:國醫。8疏:荒疏,荒廢。9同產:同胞兄弟。這裡指陽慶,與公孫光同母異父,所以姓氏不同。十楊中倩:古名醫,公孫光的朋友。(11)胥:通「須」,必須。(12)奏:獻,進獻。(13)屬:通「囑」,囑托。
問臣意曰:「吏民嘗有事學意方,及畢盡得意方不?何縣裡人?」對曰:「臨菑人宋邑。邑學,臣意教以五診1,歲余。濟北王遣太醫高期、王禹學,臣意教以經脈高下及奇絡結2,當論俞所居3,及氣當上下出入邪〔正〕逆順,以宜鑱石,定砭灸處,歲余。菑川王時遣太倉馬長馮信正方4,臣意教以案法逆順,論藥法,定五味及和齊湯法5。高永侯家丞杜信,喜脈,來學,臣意教以上下經脈五診6,二歲余。臨菑召裡唐安來學,臣意教以五診上下經脈,奇咳,四時應陰陽重,未成,除為齊王侍醫。」
1五診:即五色診,從臉色診病。2經脈高下:經脈上下分佈的位置。奇絡結:指異常脈絡連結之處。3當:通「常」。俞,通「腧」,腧穴。4正方:此指求教醫方。5定:鑒定、判定。和齊湯:配伍調製湯劑。6上下經脈;同「經脈高下」。
問臣意:「診病決死生,能全無失乎?」臣意對曰:「意治病人,必先切其脈,乃治之。敗逆者不可治,其順者乃治之2。心不精脈3,所期死生視可治,時時失之,臣意不能全也。」
1敗逆:指脈象衰敗而且與病情不相應。2順:指脈象與病情一致。3精脈:精心切脈。
太史公曰:女無美惡1,居宮見妒;士無賢不肖2,入朝見疑。故扁鵲以其伎見殃,倉公乃匿亦自隱而當刑。緹縈通尺牘3,父得以後寧。故老子曰「美好者不祥之器」4,豈謂扁鵲等邪?若倉公者,可謂近之矣。
1無:無論。2不肖:不賢。3尺牘:書信,此指給漢文帝所上的書。4美好者不祥之器:原文作「夫兵者不祥之器」,在《老子》三十一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