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04 第一卷 耳中人》全篇古文翻譯

原文

譚晉玄,邑諸生也。篤信導引之術,寒暑不輟,行之數月,若有所得。

一日,方趺坐,聞耳中小語如蠅,曰:「可以見矣。」開目即不復聞;合眸定息,又聞如故。謂是丹將成,竊喜。

自是每坐輒聞。因思俟其再言,當應以覘之。

一日,又言。乃微應曰:「可以見矣。」俄覺耳中習習然,似有物出。微睨之,小人長三寸許,貌獰惡如夜叉狀,旋轉地上。心竊異之,姑凝神以觀其變。

忽有鄰人假物,扣門而呼。小人聞之,意張皇,遶屋而轉,如鼠失窟。譚覺神魂俱失,不復知小人何所之矣。遂得顛疾,號叫不休,醫藥半年,始漸愈。

聊齋之耳中人白話翻譯:
譚晉玄,是本縣的一名秀才。他很相信一種氣功之術,每日練習,冬夏不停。練了好幾個月,自己覺得好像有些收穫。有一天,他正盤腿而坐,聽到耳中有很小的說話聲,就像蒼蠅叫一般,說:「可以見嗎?」他一睜眼,就再也聽不見了。他又重新閉上眼、息住氣聽,又聽到方纔的聲音。他想:這可能是功已練成,心裡暗暗高興。

從此,他每日坐下就聽,心裡想,等耳中再說話時,應當答應一聲並睜眼看看是什麼東西。有一天,果然又聽到那「可以見嗎?」的小小說話聲,他就小聲答應:「可以見了。」很快覺得耳朵中有窸窸窸窸的聲音,像有東西爬出來。他慢慢地睜開眼偷看,果然看到一個小人,高三寸多,面貌猙獰,醜惡得像夜叉一樣,在地上轉著走。他心裡暗自驚異,心想不管怎麼樣,先看他有什麼變化再說。正看著,忽聽鄰居有人來借東西叫門呼喚。小人聽到後,樣子很恐慌,圍著屋內亂轉,好緣老鼠找不到窩一樣。譚秀才也覺得神志不清,像掉了魂,不知道小人到哪裡去了。隨後他便得了瘋癲病,哭叫不停。家人為他請醫吃藥,治了半年,才漸漸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