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6雜傳雜錄卷_0143.【楊蘧】全篇古文翻譯

王贊,中朝名士(「名士」原倒置,據明抄本改)。有弘農楊蘧者,曾至嶺外,見楊朔荔浦山水,心常愛之,談不容口。蘧嘗出入贊門下,稍接從容,不覺形於言曰:「侍郎曾見楊朔荔浦山水乎?」贊曰:「未曾打人唇綻齒落,安得見耶?」因大笑。此言嶺外之地,非貶不去。(出《稽神錄》,按見《北夢瑣言》卷五)
【譯文】
王贊,是朝中有名的人士。有個弘農地方的楊蘧,曾經到過五嶺山脈以南,看到陽朔荔浦的山山水水,心裡非常喜歡,讚不絕口。楊蘧曾出入王贊門下,漸漸有些放鬆,就不自覺地問道:「您曾見過陽朔荔浦的山水嗎?」王贊說:「不曾把人打得唇裂齒落,怎麼能見到那裡的山水呢?」於是大笑起來。這是說,五嶺以南的地方,不是被貶的人是不去的。

袁繼謙 晉將少作監袁繼謙常說:「頃居青社,假一(「一」原作「十」,據明抄本改)第而處之,聞多凶怪,昏暝即不敢出戶庭,合門驚懼,莫能安寢。忽一夕,聞吼聲,若有呼於甕中者,其聲重濁,舉家師懼,必謂其怪之尤者。遂於窗隙窺之,見一物蒼黑色,來往庭中。是夕月色晦,睹之既久,似若狗身,而首不能舉。遂以撾擊其腦,忽轟然一聲,家犬驚叫而去。蓋其日莊上人輸稅至此,就於其地而糜,釜尚有餘者,故犬以首入空器中,而不能出也。因舉家大笑,遂安寢。」(出《玉堂閒話》)
【譯文】
晉將少作監袁繼謙曾說過:「剛到東方土神廟,借了一間房住下,就聽說這裡多出現凶神惡怪,天一黑人們就不敢出門,一家人都很害怕,沒有能睡安穩的。忽然有一晚,聽到吼叫聲,好像有什麼在大甕中呼叫,聲音渾濁,全家人恐怖極了,認為一定是個大妖怪。就趴在窗縫窺視,看見一個蒼黑色的東西,在庭院中來回走。這一夜月色陰暗,看了很長時間,覺得身子像狗,可是頭不能抬起來。就用撾打它的頭,突然'轟'的一聲,家犬驚叫著跑了。原來那天村裡人到這納稅,就在那地上做粥,鍋裡還有剩餘,狗就把頭伸到中空的器具裡,卻不能脫出來。全家人大笑後,安安穩穩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