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38.【丁氏婦】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淮南全椒縣,有丁新婦者,本丹陽丁氏女。年十六,適全椒謝家。其姑嚴酷,使役有程,不如限者,仍便笞捶,不可堪。九月七日自經死。遂有靈響,聞於民間。發言於巫祝曰:"念人家婦女,作息不倦,使避九月七日勿用作。"見形,著縹衣,戴青蓋,從一婢,至牛渚津求渡。有兩男子共乘船捕魚,仍呼求載。兩男子笑,共調弄之,言:"聽我為婦。"言:"當相渡也。"丁嫗曰:"謂汝是佳人,而無所知。汝是人,當使汝入泥死。是鬼,使汝入水。"便卻入草中。須臾,有一老翁,乘船載葦,嫗從索渡。翁曰:"船上無裝,豈可露渡。恐不中載耳。"嫗言:"無苦。"翁因出葦半許,安處(處下原有不字。據明抄本刪。)著船中,逕渡之,至南岸。臨去語翁曰:"吾是鬼神,非人也,自能得過。然宜使民間粗相聞知。翁之厚意,出葦相渡,深有慚感,當有以相謝者。翁速還去,必有所見,亦當有所得也。"翁曰:"愧燥濕不至,何敢蒙謝。"翁還西岸,見兩少男子覆水中。進前數里,有魚千數,跳躍水邊。風吹置岸上。翁遂棄葦載魚以歸。於是丁嫗遂還丹陽。江南人皆呼為丁姑。九月七日不用作事,鹹以為息日也。今所在祠之。(出《搜神記》)
【譯文】
在淮南郡全椒縣裡,有個人剛娶了個妻子,娘家在丹陽,姓丁,年方十六歲。她丈夫姓謝,婆婆頗為嚴厲、冷酷,拿她當奴僕一樣使役好些日子,但稍不如意,便棍棒抽打。她苦不堪言,於九月七日這天上吊自盡了。隨即,這位丁氏女便常常在村子裡顯靈。有位巫師禱告說:"感念民間女子,一年四季辛苦勞作,從今以後,可以在九月七日這一天停工歇息。"後來,人們看見了丁氏女身形。她穿著青白色的衣服,戴青傘,跟著一個婢女。他們來到朱渚津求渡。這時,有兩個男子坐在一隻船上撒網捕魚,那丁氏女向他們呼喊求助,欲登船過江。那兩個男子相視一笑,調戲她說:"只要你順從聽話,做我們的老婆,我們才能把你送過江去。"丁氏女說:"說你們是好人,而我卻一無所知。你們如果是人,就讓你們入泥而死;你們是鬼,就讓你們掉進水裡。"那兩個男子們嚇得急忙躲入草中。須臾,又有一個老頭載著蘆葦乘船而來,丁氏女請他幫忙。老頭兒說:"船上沒有鋪墊,怎麼能讓你們坐在船板上呢?恐怕不能載你們了。"丁氏婦說沒關係,老頭兒就拿下一半蘆葦,把她們安置在船上,逕直向對岸渡去。到了南岸,臨別時她對老頭兒說:"我是鬼神,不是人呵。我自己當然能夠過江的,但卻想見見世面,看看人間的一些醜態惡行……承老人家的厚意,把自己的葦子卸掉而讓我上船,這使我深為慚愧和感動,應當用什麼來報答你才是。老人家快撐船而返,必有所見,也一定會有所得的。"老頭兒說:"慚愧!這船上潮濕悶熱,怎敢蒙謝?"他撐船回到西岸,看見那兩個男子漂在水上,又向前走了幾里,只見有數千條的魚兒在江邊跳躍,被風一吹,全都落到了岸上。老頭兒隨即扔掉蘆葦,載著滿船的魚兒回家了。於是,丁氏女又回到丹陽,江南人都喊她"丁姑"。九月七日不用幹活,都把這一天當作休息日。現在,那地方已經蓋起了一座祠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