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084.【王植】文言文全篇翻譯

王植,新贛人也。乘舟過襄江。時晚日遠眺,謂友朱壽曰:「此中昔楚昭王獲萍實之處,仲尼言童謠之應也。」壽曰:「他人以童謠為偶然,而聖人必知之。」言訖,見二人自岸下。青衣持蘆杖謂植曰:「卿來何自?」植曰:「自新贛而至於此爾。」二人曰:「觀君皆儒士也,習何典教?」植、壽曰,各習詩禮。二人且笑曰:「尼父云:『子不語神怪』。又云:『敬鬼神而遠之』。何也?」壽曰:「夫子聖人也,不言神怪者。恐惑典教。又言『敬鬼神而遠之』者。以戒彝倫,其意在奉宗之孝。」二人曰:「善。」又曰:「卿信乎?」曰;「然。」二人曰:「我實非鬼神,又非人類。今日偶與卿談,乃天使也。又謂植曰:「明日此岸有李環、戴政,俱商徒,以利剝萬民,所貪未已。上帝惡,欲懲其罪於三日內。卿無此泊。慎之。」言訖,沒於江。壽、植但驚異之,未明何怪也。及明,植謂壽曰:「有此之不祥,可移於遠矣。」乃牽舟於上流五有餘步。纜訖,見十餘大舟自上流而至,果泊於植木處。植曰:「可便詳問其故,要知姓字。」於是壽杖策而問之。二商姓字,果如其所言。壽心驚曰:「事定矣。」乃謂植曰:「夫陰晦之間,惡人之不善,今夕方信之矣。」植曰:「夫言幽明者,以幽有神而神之明,奈何不信乎?」時晉恭帝元熙元年七月也。八日至十日,果有大風雷雨。而二商一時沉溺。植初聞二人之言,私告於人。及是共觀者有數百人。內有耿譚者年七十,素諳土事,謂植曰:「此中有二蛟如青蛇,長丈餘,往往見於波中,時化游於洲渚,然亦不甚傷物。卿所見二人青衣者,恐是此蛟有靈,奉上帝之命也。」(出《九江記》)
【譯文】
王植,新贛人。他坐著船過襄江,當時已近傍晚,他眺望著晚日對朋友朱壽說:「這就是以前楚昭王獲得萍實的地方。是孔子說童謠應驗的地方。」朱壽說,「別人認為童謠是偶然的,而孔子本人肯定是先知的。」說完,二人發現有兩個人從岸上下來。這兩個人都穿青色衣服,手持蘆杖。他們問王植:「你從哪來?」王植說:「我們是從新贛來的。」那兩個人說:「看樣子你們倆都是書生,念什麼書呢?」王植和朱壽說:「我們讀的是《詩》和《禮》。」那兩個人笑著說:「孔子說,他不說神怪;又說,敬鬼神而遠之,為什麼呢?」朱壽說:「孔子是聖人。他不說神怪,是恐怕神怪擾惑了典教;他又說敬鬼神而遠之,是為了警戒倫理綱常。他的本意在於教導人們奉行宗親之孝。」那兩個人說:「好!」又說:「你信嗎?」回答說:「是的。」那兩個人說:「我們其實不是鬼神,也不是人類。今天偶然和你們交談,是上天讓我們這樣做的。」他們又對王植說:「明天有兩個人來,一個叫李環,一個叫戴政,都是做買賣的,以獲利剝削萬民,貪得無厭,上帝討厭他們,想要在三天之內懲辦他們的罪行。你們不要在這停船了。千萬記住!」說完兩個人沒入江中。朱壽、王植深感驚異,不知道這是什麼鬼怪。到了天亮,王植對朱壽說:「有這種不吉祥的事,咱們還是早點把船弄得遠遠的吧。」就把船撐到上游五百多步的地方。拴住船以後,就有十幾條大船從上流到來,果然停在王植和朱壽原先停船的地方。王植說:「現在就可以去詳細問問,一定要知道他們的姓名。」於是朱壽就過去打聽。果然是兩個商人,他們的姓名果然像那兩個人說的一樣。朱壽心裡吃驚地說:「這事肯定了!」於是他對王植說:「那陰間也厭惡不行善的人,今天我才相信了!」王植說:「所謂『幽明』,就是因為幽中有神而神自明,為什麼不信呢?」當時是晉恭帝元熙元年七月。八日到十日,果然有一場大風暴雨,兩個商人同時溺水而死。王植剛聽到那兩個人說的時候,私下告訴了一些人。等到出事的時候,來看的一共有好幾百人。其中有一個叫耿譚的,已經七十歲,平素熟知本地的事情。他對王植說:「這裡邊有兩條很像青蛇的蛟,都一丈多長,常常出現在水波之中,也時常變化成人遊覽洲渚,但是也不怎麼傷害東西。你看到的那兩個穿青衣的人,恐怕就是這兩條蛟有靈,奉上帝的命令而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