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3龍虎畜狐蛇卷_0035.【周邯】原文及譯文

貞元中,有處士周邯,文學豪俊之士也。因彝人賣奴,年十四五。視其貌甚慧黠。言善入水,如履平地。令其沉潛,雖經日移時。終無所苦。雲,蜀之溪壑潭洞,無不屆也。邯因買之,易其名曰「水精」。異其能也。邯自蜀乘舟下峽,抵江陵,經瞿塘灩澦,遂令水精沉而視其邃遠。水精入,移時而出,多探金銀器物。邯喜甚。每艤船於江潭,皆令水精沉之,復有所得。沿流抵江都,經牛渚磯,古雲最深處,是溫嶠爇犀照水怪之濱。又使沒入。移時復得寶玉。雲,甚有水怪,莫能名狀,皆怒目戟手,身僅免禍。因茲邯亦至富贍。後數年,邯有友人王澤,牧相州,邯適河北而訪之。澤甚喜,與之遊宴,日不能暇。因相與至州北隅八角井。天然磐石,而甃成八角焉,闊可三丈餘。且暮煙雲蓊鬱,漫衍百餘步。晦夜,有光如火紅射出千尺,鑒物若晝。古老相傳雲,有金龍潛其底,或亢陽禱之,亦甚有應。澤曰:「此井應有至寶,但無計而究其是非耳。」邯笑曰:「甚易。」遂命水精曰:「汝可與我投此井到底,看有何怪異。澤亦當有所賞也。」水精已久不入水,忻然脫衣沉之。良久而出,語邯曰:「有一黃龍極大,鱗如金色,抱數顆明珠熟寐。水精欲劫之,但手無刃。憚其龍忽覺,是以不敢觸。若得一利劍,如龍覺,當斬之無憚也。」邯與澤大喜。澤曰:「吾有劍,非常之寶也。汝可持往而劫之。」水精飲酒伏劍而入。移時,四面觀者如堵。忽見水精自井面躍出數百步。續有金龍(「龍」原作「手」。據陳校本改。)亦長數百尺,爪甲鋒穎,自空拿攫水精。卻入井去。左右懾栗,不敢近睹。但邯悲其水精,澤恨失其寶劍,逡巡。有一老人,身衣褐裘,貌甚古樸。而謁澤曰:「某土地之神,使君何容易而輕其百姓?此穴金龍,是上玄使者。宰其瑰璧,澤潤一方。豈有信一微物,欲因睡而劫之?龍忽震怒,作用神化,搖天關,擺地軸,搥山嶽而碎丘陵,百里為江湖,萬人為魚鱉。君之骨肉焉可保?昔者鍾離不愛其寶,孟嘗自返其珠,子不之效,乃肆其貪婪之心。縱使猾韌之徒,取寶無憚,今已啖其驅而鍛其珠矣。」澤赧恨,無詞而對。又曰:「君須火急悔過而禱焉,無使甚怒耳。」老人倏去。澤遂具牲牢奠之。(出《傳奇》)
【譯文】
貞元年間,有一個叫周邯的處士,是一位文學豪傑之士。一個彝人賣奴隸,那奴隸十四五歲,看樣子很聰明伶俐。主人介紹說這奴隸善於入水,在水裡如履平地一般。讓他沉到水底,雖然經日移時不上來,他始終都不覺得苦。說蜀地的溪、壑、潭、洞,沒有他沒到過的。周邯於是就買了這個奴隸,認為他的本領不一般,給他改名叫「水精」。周邯從蜀地坐船,出山峽,到江陵。經過瞿塘峽灩澦堆灘時,他就讓水精沉到水底,去看看水底到底有多深。水精入水,過了一會兒出來,撈得許多的銀器物,周邯高興壞了。每次小船泊於江岸潭邊,他都讓水精沉下去一次,又有收穫。沿江流來到江都,經過牛渚磯。自古說最深的地方,是溫嶠燃燒犀角照水怪的地方。他又讓水精沉下去。過了一會兒水精撈上來一塊寶玉,說水底下有水怪,說不準是什麼樣子,都怒自狂舞,要抓他,自己僅僅能免禍。由此周邯也成為巨富。幾年後,周邯有一個叫王澤的朋友在相州做太守,周邯到河北去訪問他。王澤很高興,與周邯一起遊覽,歡宴,一天天沒有空閒。二人一起來到州北隅的八角井。所謂八角井,是用天然彎曲的石頭,把井壁砌成八角形。井口寬三丈還多。這口井,早晨和晚上煙雲蒸騰,瀰漫出一百多步外。黑夜,有火紅的光從井裡射出來,可照出一千尺,看東西像白天一樣清楚。自古人們相傳說,有一條金龍潛伏在水底。有時候久旱不雨,人們到井邊來禱告,也很靈驗。王澤說:「這井裡理應有至寶,只可惜沒有辦法探究它的虛實罷了。」周邯笑著說:「非常容易!」於是就對水精說:「你要能投到水底,看看井裡有什麼怪異,連王澤也會重重的賞你。」水精已經很長時間沒下過水了,很高興就脫了衣服下去了。很長時間他才出來,對周邯說:「有一條很大的黃龍,鱗如金色,抱著幾顆明珠在那睡覺。水精想要把明珠搶過來,但是手中沒有兵刃,怕那龍忽然發覺,所以沒敢動。如果能有一把利劍,即使龍發覺了那也可以把它殺死,沒有什麼可怕了。」周邯和王澤非常驚喜。王澤說:「我有劍,我這把劍還是一把不比尋常的寶劍呢。你可以拿我的劍下去把明珠搶來!」水精喝了些酒,帶著劍就下去了。過了一會兒,四面看熱鬧的人像牆一樣。忽然看見水精從井面跳出來幾百步遠,接著有一條幾百尺長,爪甲鋒利的金龍從空中來抓水精,人和龍都退進入井中。左右的人心驚膽戰,不敢近看。只是周邯心疼他的水精,王澤心疼他的寶劍,二人逡巡不定。有一位身穿褐裘,相貌古樸的老人來見王澤說:「我是土地神。先生怎能這麼輕視自己的百姓?這口井裡的金龍,是上天的使者,主宰那些瑰璧,澤潤一方生靈,哪能只相信那一把小小的寶劍,而想要趁龍睡覺去把明珠搶過來呢?龍忽然震怒,作用神化,搖得動天關,擺得動地軸,捶得碎山嶽,砸得碎丘陵,百里大地變成江湖,萬人之眾都要餵魚鱉。到那時候,你的骨肉怎麼能保得住呢?從前鍾離不愛其寶,孟嘗君自返其珠。你不學他們,卻縱使貪婪狡詐之徒,鼓動狡詐貪婪之心,肆無忌憚地去奪寶。現在他已經被龍吃掉鍛煉那些珠子了!」王澤羞愧悔恨,無言以對。土地神又說:「你必須馬上悔過並且要褥告,不要讓金龍太生氣了!」老人倏然離去。王澤立即就準備供品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