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049、【處橫逆而不校守貧窮而坐弦】文言文全篇翻譯

[原文]

顏子之不校,孟子之自反,是賢人處橫逆之方;

子貢之無諂,原思之坐弦,是賢人守貧窮之法。

〔註釋〕

不校:不計較。自反:自我反省。原思:孔門弟子原憲,字子思,清靜守節,安貧樂道。坐弦:自在地彈琴取樂。

[譯文]

遇到有人冒犯,顏淵不與人計較,孟子則自我反省,這是君子遭橫逆時的自處之道。貧賤時,子貢不去阿諛富者,子思則依然彈琴自娛,這是君子處貧窮中的自守之法。

[賞析]

聖人處世,的確有常人難及之處。別人平白無故地找麻煩,平常人一定十分惱怒,若是氣量狹小些的,更會以牙還牙。但是,孔門的顏淵卻能不予計較,一笑置之。而孟子更偉大,他認為別人之所冒犯自己,也許是自己什麼地方做錯了,因而自我反省一番,確定自己沒有差錯,才敢放心。這樣一來,所有的怒罵都成了修身的階梯。一切加之於我們的惡緣逆境,正是修身的好機會,使我們的心量更廣大,胸懷更開闊,任何逆境都能甘之如飴。

貧窮本來就很難耐,有的人耐不住,便幹起違法的勾當,甚至拋棄人格,閹然媚世;子貢卻要求自己「貧而無諂」,這便是能守。而子思更是難得,身在貧窮,卻還能怡然自得、彈琴自娛,這就是能樂了。的確,並沒有什麼事能真正讓我們失去快樂的。一般人總是放不下,俗語說:「看得破,忍不過;想得到,做不來。」果真能放得下,那麼天地浮雲,無處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