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025、【不論禍福而處事,平正精詳為立言】文言文翻譯

[原文]

大丈夫處事,論是非,不論禍福;

士君子立言,貴平正,尤貴精詳。

〔註釋〕

大丈夫:有志氣的男子。士君子:讀書人;知識分子。立言:樹立精要可傳的言論。平正:持論平正。精詳:精要詳盡。

[譯文]

有志氣的人在處理事情,只問如何做是對的,不問這樣做對自己是福是禍;讀書人著書立說,最重要的是立論公平正直,若能進一步精要詳盡,那就更可貴了。

[賞析]

一個有志節的人,在處理任何事情時,首先想到的一定是「是」和「非」,最後堅持的一定也是「是」和「非」。只論是非而行事,必是「當是者是之,當非者非之。」要做到這樣,並不容易。因為,有些奸險小人在與你共事的時候,只圖一己的私利,不希望你依正道行事,而希望你按照他最有利可圖的方式做事,若不照著做,便想盡辦法阻擾你,打擊你,如果你只想趨吉避凶的話,就很容易失了正道。因此大丈夫行事,但問事情對錯,有勇氣承擔一切禍福,不因此而喪失人格。

至於讀書人著書立說,貴在言辭公允客觀,不可偏私武斷。因為文章是給人看的,若是觀點有偏差,豈不是誤導了眾人?曹丕認為文章是百年的大業,一點也不差;而孔子「述而不作」,想必也是有道理的。因此,著作文章一定要客觀公正,謹慎下筆,否則,率爾操觚,哪有什麼可看性呢?其次再求精要詳細,言無不盡,這樣的文章,才是最可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