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220 第六卷 跳神》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原文

濟俗:民間有病者,閨中以神卜。倩老巫擊鐵環單面鼓,娑婆作態,名曰「跳神」。而此俗都中尤盛。良家少婦,時自為之。堂中肉於案,酒於盆,甚設几上。燒巨燭,明於晝。婦束短幅裙,屈一足,作「商羊舞」。兩人捉臂,左右扶掖之。婦刺刺瑣絮,似歌,又似祝;字多寡參差,無律帶腔。室數鼓亂撾如雷,蓬蓬聒人耳。婦吻辟翕,雜鼓聲,不甚辨了。

既而首垂,目斜睨;立全須人,失扶則僕。旋忽伸頸巨躍,離地尺有咫。室中諸女子,凜然愕顧曰:「祖宗來吃食矣。」便一噓,吹燈滅,內外冥黑。人惵息立暗中,無敢交一語;語亦不得聞,鼓聲亂也。食頃,聞婦厲聲呼翁姑及夫嫂小字,始共爇燭,傴僂問休咎。視尊中,盎中,案中,都復空空。望顏色,察嗔喜。肅肅羅問之,答若響。中有腹誹者,神已知,便指某姍笑我,大不敬,將褫汝褲。誹者自顧,瑩然已裸,輒於門外樹頭覓得之。滿洲婦女,奉事尤虔。小有疑,必以決。時嚴妝,騎假虎假馬,執長兵,舞榻上,名曰「跳虎神」。馬虎勢作威怒,屍者聲傖儜。或言關、張、玄壇,不一號。赫氣慘凜,尤能畏怖人。有丈夫穴窗來窺,輒被長兵破窗刺帽,挑入去。一家媼媳姊若妹,森森蹜蹜,雁行立,無歧念,無懈骨。

聊齋之跳神白話翻譯:
濟南的風俗,民間有生病的人,就在閨房內求神占卜吉凶。請來老巫婆敲打帶鐵環的單面鼓,舞步婆娑,躍然作態。叫做「跳神」。而這一風俗在京城中尤其盛行。良家少婦們也時常自已這樣做。在堂屋中,托盤裡放著肉,盆子裡裝著酒,條幾上點燃著大蠟燭,比白天還明亮。一個少婦紮著短裙子,彎屈起一隻腳跳「商羊舞」,另有兩人各抓著少婦一條胳膊,在兩邊架著她。少婦口中唸唸有詞地絮叨著,像是在歌唱,又像是在祈禱,字句或多或少,長短不齊,雖然不合韻律,卻拖著長腔。室內幾面鼓同時亂打,猶如雷鳴,聲音雜亂刺耳。少婦的嘴唇一啟一合,摻雜著鼓聲,聽不清唱的什麼。不久,少婦低下頭來,眼睛斜視著一旁,站立全靠別人攙扶,不攙扶就向前倒下去。一會兒,少婦忽然伸著脖子高跳起來,離地一尺多高。室內各個女子都嚴肅起來,驚恐地張望著說:「祖宗來吃飯了。」便呼地一口氣吹滅了燈,室內外一片昏黑。人們都驚懼地屏住呼吸立在暗中,誰也不敢交談一句;即使說話也聽不到,因為這時的鼓聲太亂了。「祖宗」吃了不多時,就聽到少婦厲聲呼喚公婆和兄嫂的小名。這才一起點燃蠟燭,躬著腰詢問吉凶。看那酒杯、盆子和托盤裡,都已空空的了。人們看少婦臉色的變化,觀察她面部表情是惱怒還是喜悅,恭恭敬敬地問長問短。少婦有問必答。問病的人中有在內心非議的,神已經知道,便指出某人譏笑我,大不敬,要脫下他的褲子。這個譏笑神的人自顧全身,已是光溜溜的裸體,每每在門外的樹梢上找到褲子。

滿洲的婦女,尊崇侍奉神尤其虔誠,即使有一點兒疑惑,也一定求神來判斷。「跳神」的人常是穿著整潔,騎假虎假馬,拿著長兵器,在床上舞動,叫做「跳虎神」。假馬假虎的姿勢顯示出威武憤怒的樣子。跳神的人聲音粗重,有時自稱是關羽、張飛或趙公明,都不一樣。氣勢威嚴,陰冷可怖。男子如從窗紙上開個小孔往室內偷看,就立即被長兵刃從窗內穿出刺中帽子,挑進屋裡去。一家裡的老婦人、媳婦、姐妹,都嚴肅地瑟縮著,小心翼翼地像群雁排成「一」字形站在那裡,不敢胡思亂想,也不敢輕舉妄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