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66 第四卷 泥書生》文言文全篇翻譯

原文

羅村有陳代者,少蠢陋。娶妻某氏,頗麗。自以婿不如人,鬱鬱不得志。然貞潔自持,婆媳亦相安。一夕獨宿,忽聞風動扉開,一書生入,脫衣巾,就婦共寢。婦駭懼,苦相拒。而肌骨頓耎,聽其狎褻而去。自是恆無虛夕。

月餘,形容枯瘁。母怪問之。初慚怍不欲言;固問,始以情告。母駭曰:「此妖也!」百術為之禁咒,終亦不能絕。乃使代伏匿室中,操杖以伺。夜分,書生果復來,置冠幾上;又脫袍服,搭椸架間。才欲登榻,忽驚曰:「咄咄!有生人氣!」急復披衣。代暗中暴起,擊中腰脅,塔然作聲。四壁張顧,書生已渺。束薪爇照,泥衣一片墮地上,案頭泥巾猶存。

聊齋之泥書生白話翻譯:
淄川羅村有個叫陳代的人,從小就愚笨醜陋。娶了個妻子某氏,卻很美貌。她因為自己的丈夫不如人,鬱鬱寡歡,很不如願。但是她能保持貞操清白,婆媳之間也相安無事。

一天晚上她獨自一人睡在屋裡,忽然聽到風把門吹開了,一個書生進來,脫了衣帽,和她同床而臥。婦人害怕,苦苦用力抗拒。然而渾身頓時癱軟,聽任書生輕薄而去。此後書生每晚上都來。過了一個多月,婦人面容憔悴,身體困乏。婆母感到奇怪,就問她。婦人起初羞慚不想說;再三追問,才把實情說了出來。婆母害怕地說:「這是個妖怪!」便想方設法禁止,最終也沒能杜絕。

於是婆母就讓陳代藏在屋裡,手持木棒等候著。到了半夜,書生果然又來了,把帽子放在桌子上,又脫下袍服,搭到衣架上。才要登床時,忽然大驚道:「哎呀!有生人氣!」急忙再去披衣。陳代從暗中突然跳出來,揮棒打中書生的腰脅,只聽到嗒的一聲,再四下一看,書生已經沒了蹤影。拿把柴草點火一照,看見有一片泥衣掉在地上,桌子上的泥帽仍然放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