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67 第四卷 土地夫人》文言文翻譯

原文

窵橋王炳者,出村,見土地神祠中出一美人,顧盼甚殷。挑以褻語,歡然樂受。狎暱無所,遂期夜奔。炳因告以居止。至夜,果至,極相悅愛。問其姓名,固不以告。由此往來不絕。

時炳與妻共榻,美人亦必來與交,妻竟不覺其有人。炳訝問之。美人曰:「我土地夫人也。」炳大駭,亟欲絕之,而百計不能阻。因循半載,病憊不起。美人來更頻,家人都能見之。

未幾,炳果卒。美人猶日一至。炳妻叱之曰:「淫鬼不自羞!人已死矣,復來何為?」美人遂去,不返。土地雖小,亦神也,豈有任婦自奔者?憒憒應不至此。不知何物淫昏,遂使千古下謂此村有污賤不謹之神。冤矣哉!

聊齋之土地夫人白話翻譯:
淄川窵橋村有個叫王炳的人,出村時,看見土地廟中出來一個美女,顧盼王炳,情意殷切。王炳用猥褻的語言調戲她,她卻很樂意接受。兩人想親熱一番沒有合適的地方,就約好夜裡幽會。王炳於是把自己居住的地方告訴了她。

到了夜裡,美女果然來到,兩人歡愛異常。王炳問她的姓名,美女不肯說。從此往來不絕。有時王炳和妻子同床,美女也必定來找他作樂,而王妻竟然感覺不到。王炳驚奇地問美女,美女說:「我是土地的夫人。」王炳非常害怕,屢次想拒絕和她往來,但是任何辦法都不能阻擋。就這樣過了半年,王炳的身體病乏得不能起床了。美女來得更加頻繁,家裡的人都能看得見她。沒有多久,王炳真的死了,美女還每天來一次。王妻叱罵她說:「你這淫鬼好不害羞!人都已經死了,還來幹什麼?」美女於是離去,再沒來過。

土地爺雖小,也是神,豈有讓妻子私奔的?就是糊塗也不至如此。不知是什麼淫昏東西,竟使千古之後說這個村裡有骯髒下賤不嚴謹的神,真是冤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