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67 第二卷 某公》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陝右某公,辛丑進士。能記前身。嘗言前生為士人,中年而死。死後見冥王判事,鼎鐺油鑊,一如世傳。

殿東隅,設數架,上搭豬羊犬馬諸皮。簿吏呼名,或罰作馬,或罰作豬;皆裸之,於架上取皮被之。俄至公,聞冥王曰:「是宜作羊。」鬼取一白羊皮來,捺覆公體。吏白:「是曾拯一人死。」王檢籍覆視,示曰:「免之。惡雖多,此善可贖。」鬼又褫其毛革。革已黏體,不可復動。兩鬼捉臂按胸,力脫之,痛苦不可名狀;皮片斷裂,不得盡脫,既脫,近肩處,猶黏羊皮大如掌。

公既生,背上有羊毛叢生,剪去復出。

聊齋之某公白話翻譯:
陝西某公,是辛丑年間的進士,能記住前輩子的事。常對人說,他前生是個讀書人,中年就死了。死後見閻王審判案子,大殿前有沸開的油鍋,和世上傳說的一樣。大殿東邊,紮著好幾個架子,架子上搭著豬、羊、狗、馬等牲畜的毛皮。掌管生死簿的官吏念著人名,念到某人罰作馬,或者是罰作豬,小鬼就給他脫光了身子,從架上拿下這種皮來給他披上。

當簿吏念到某公時,閻王爺說:「應罰他為羊。」於是小鬼拿一個白羊皮來給他披在身上。簿吏這時說:「這人曾救過一個人的命。」閻王聽了,再複查一下記錄,說:「免了吧!他作惡雖多,但救人一事可以贖罪。」小鬼又給他脫去羊皮,可羊皮這時已經粘在身上了,脫不下來。於是兩個鬼拉著他的兩臂,按住他的胸膛,硬是向下脫,使他疼痛難忍。那羊皮一塊一塊地扯下來,到底也沒有脫乾淨,肩膀處仍留下一小片羊皮,有巴掌大小。某公出生後,肩膀處仍長出一叢羊毛,剪了,也還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