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經典《孟子》06【梁惠王章句上】文言文全篇翻譯

一、梁惠王章句上 

【原文】

   孟子見梁惠王1。王曰:「叟2!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

   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3有仁義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國?』 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土庶人4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5利而國危矣。萬乘之國,弒6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國,弒其君者,必百乘之家7。萬取千焉,千取百焉,不為不多矣。苟8為後義而先利,不奪不饜9。未有仁而遺十其親者也,未有義而後其君者也。王亦曰仁義而已矣,何必曰利?」

【註釋】   

  1梁惠王:就是魏惠王(前400-前319),惠是他的謚號。公元前370年繼他父親魏武侯即位,即位後九年由舊都安邑(今山西夏縣北)遷都大梁(今河南開封西北),所以又叫梁惠王。 2叟:老人。 3亦:這裡是「只」的意思。 4土庶人:土和庶人。庶人即老百姓。 5交征:互相爭奪。征,取。 6弒:下殺上,卑殺尊,臣殺君叫弒。 7萬乘、千乘、百乘:古代用四匹馬拉的一輛兵車叫一乘,諸侯國的大小以兵車的多少來衡量。據劉向《戰國策。序》說,戰國末期的萬乘之國有韓、趙、魏(梁)、燕、齊、楚、秦七國,千乘之國有宋、衛、中山以及東周、西周。至於千乘、百乘之家的「家」,則是指擁有封邑的公卿大夫,公卿封邑大,有兵車千乘;大夫封邑小,有兵車百乘。 8苟:如果。 9饜(yan):滿足。 遺:遺棄,拋棄。 

【譯文】

   孟子拜見梁惠王。梁惠王說:「老先生,你不遠千里而來,一定是有什麼對我的國家有利

的高見吧?」 

   孟子回答說:「大王!何必說利呢?只要說仁義就行了。大王說『怎樣使我的國家有利?

』大夫說,『怎樣使我的家庭有利?』一般人士和老百姓說,『怎樣使我自己有利?』結果是上

上下下互相爭奪利益,國家就危險了啊!在一個擁有一萬輛兵車的國家裡,殺害它國君的人,一

定是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大夫;在一個擁有一千輛兵車的國家裡,殺害它國君的人,一定是擁有一

百輛兵車的大夫。這些大夫在一萬輛兵車的國家中就擁有一千輛,在一千輛兵車的國家中就擁有

一百輛,他們的擁有不算不多。可是,如果把義放在後而把利擺在前,他們不奪得國君的地位是

永遠不會滿足的。反過來說,從來沒有講「仁」的人卻拋棄父母的,從來也沒有講義的人卻不顧

君王的。所以,大王只說仁義就行了,何必說利呢?」

【原文】

  孟子見梁惠王。王立於沼上,顧鴻雁麋鹿,曰:「賢者亦樂此乎?」

  孟子對曰:「賢者而後樂此,不賢者雖有此,不樂也。《詩雲》1:『經始靈台2,經之營

之。庶民攻3之,不日4成之。經史勿亟5,庶民子來6。王在靈囿7,幽鹿攸伏8。幽鹿濯濯

9,白鳥鶴鶴十。王在靈沼⑾,於軔⑿魚躍。』文王以民力為台為沼,而民歡樂之,謂其台曰:

『靈台』,謂其沼曰『靈沼』,樂其有麋鹿魚鱉。古之人與民偕樂,故能樂也。《湯誓》⒀曰:

『時日害喪⒁?予及女⒂偕亡!』民欲與之偕亡,雖有台池鳥獸,豈能獨樂哉?」

【註釋】   

   1《詩》云:下面所引的是《詩經.大雅.靈台》,全詩共四章,文中引的是前兩章。 2 

經始:開始規劃營造;靈台,台名,故址在今陝西西安西北。 3攻:建造。 4不日:不幾天。 

5亟:急 6庶民子來:老百姓像兒子似的來修建靈台。 7囿:古代帝王畜養禽獸的園林。 8

幽鹿:母鹿;攸:同「所」。 9濯(zhuo)濯:肥胖而光滑的樣子。 十鶴鶴:羽毛潔白的樣子

。 ⑾靈沼:池名。 ⑿於(wu):讚歎詞;軔(ren),滿。⒀《湯誓》:《尚書》中的一篇,記

載商湯王討伐夏桀是的誓師詞。 ⒁時日害喪:這太陽什麼時候毀滅呢?時,這;日,太陽;害

,何,何時;喪,毀滅。 ⒂予及女:我和你。女同「汝」,你。 

【譯文】

  孟子拜見梁惠王。梁惠王站在池塘邊上,一面顧盼著鴻雁麋鹿,等飛禽走獸,一面說:「賢

人也以次為樂嗎?」

  孟子回答說:「正因為是賢人才能夠以次為樂,不賢的人就算有這些東西,也不能夠快樂的

。《詩經》說:『開始規劃造靈台,仔細營造巧安排。天下百姓都來幹,幾天建成速度快。建台

本來不著急,百姓起勁自動來,國王遊覽靈園中,母鹿伏在深草叢。母鹿肥大毛色潤,白鳥潔淨

羽毛豐。國王遊覽到靈沼,滿池魚兒歡跳躍。』周文王雖然用了老百姓的勞力來修建高台深池,

可是老百姓非常高興,把那個台叫做『靈台』,把那個池叫做『靈沼』,以那裡面有麋鹿魚鱉等

珍禽異獸為快樂。古代的君王與民同樂,所以能真正快樂。相反,《湯誓》說:『你這太陽啊,

什麼時候毀滅呢?我寧肯與你一起毀滅!』老百姓恨不得與你同歸於盡,即使你有高太深池、珍

禽異獸,難道能獨自享受快樂嗎?」

【原文】

   梁惠王曰:「寡人願安1承教。」

   孟子對曰:「殺人以挺2與刃,有以異乎:?」 

   曰:「無以異也。」

「以刃與政,有以異乎?」
   曰:「無以異也。」 

   曰:「庖3有肥肉,廄4有肥馬,民有饑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獸相食,且人

惡5之;為民父母,行政,不免於率獸而食人,惡6在其為民父母也?仲尼曰:『始作俑者7,

其無後乎!』為其象8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饑而死也?」

【註釋】   

  1安:樂意。 2梃(ting):木棒。 3庖(pao):廚房。 4廄(jiu):馬欄。 5且人

惡(wu)之:按現在的詞序,應是「人且惡之」。且,尚且。 6惡(wu):疑問副詞,何,怎

麼。 7俑(yong):古代陪葬用的土偶、木偶。 在用土偶、木偶陪葬之前,經歷了一個用草人

陪葬的階段。草人只是略略像人形,而土偶、木偶卻做得非常像活人。所以孔子深惡痛絕最初采

用土偶、木偶陪葬的人。「始作俑者」就是指這最初採用土偶、木偶陪葬的人。後來這句話成為

成語,指首開惡例的人。 8象:同「像」。

【譯文】

   梁惠王說:「我很樂意聽您的指教。」 

   孟子回答說:「用木棒打死人和用刀子殺死人有什麼不同嗎?」

   梁惠王說:「沒有什麼不同。」

   孟子又問:「用刀子殺死人和用政治害死人有什麼不同嗎?」

   梁惠王回答:「沒有什麼不同。」

   孟子於是說:「廚房裡有肥嫩的肉,馬房裡有健壯的馬,可是老百姓面帶饑色,野外躺者

餓死的人。這等於是在上位的人率領著野獸吃人啊!野獸自相殘殺,人尚且厭惡它;作為老百姓

的父母官,施行政治,卻不免於率領野獸來吃人,那又怎麼能夠做老百姓的父母官呢?孔子說:

『最初採用土偶木偶陪葬的人,該是會斷子絕孫吧!』這不過是因為土偶木偶太像活人而用來陪

葬罷了。又怎麼可以使老百姓活活地餓死呢?」

【原文】

   梁惠王曰:「晉國1,天下莫強2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東敗於齊,長子死焉3

;西喪地於秦七百里4;南辱於楚5。寡人恥之,願比死者一灑之6,如之何則可?」
   孟子對曰;「地方百里7而可以王。王如施仁政於民,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8;壯

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長上。可使制梃以達秦楚之堅甲利兵矣。
   「彼奪其民時,使不得耕耨以養其父母。父母凍餓,兄弟妻子離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

征之,夫誰與王敵?故曰:『仁者無敵。』王請勿疑!」

【註釋】   

   1晉國:韓、趙、魏三家分晉,被周天子和各國承認為諸侯國,稱三家為三晉,所以,梁

(魏)惠王自稱魏國也為晉國。 2莫強:沒有比它更強的。 3東敗於齊,長子死焉:公元前

341年,魏與齊戰於馬陵,兵敗,主將龐涓被殺,太子申被俘。 4西喪地於秦七百里:馬陵之戰

後,魏國國勢漸衰,秦屢敗魏國,迫使魏國獻出河西之地和上郡的十五個縣,約七百里地。 5

南辱於楚:公元前324年,魏又被楚將昭陽擊敗於襄陵,魏國失去八邑。 6比:替,為;一:全

,都;灑:洗刷。全句說,希望為全體死難者報仇雪恨。 7地方百里:方圓百里的土地。 8易

耨:及時除草。易,疾,速,快;耨,除草。

【譯文】

   惠王說:「魏國曾一度在天下稱強,這是老先生您知道的。可是到了我這時候,東邊被齊

國打敗,連我的大兒子都死掉了;西邊喪失了七百里土地給秦國;南邊又受楚國的侮辱。我為這

些事感到非常羞恥,希望替所有的死難者報仇雪恨,我要怎樣做才行呢?」
   孟子回答說:「只要有方圓一百里的土地就可以使天下歸服。大王如果對老百姓施行仁政

,減免刑罰,少收賦稅,深耕細作,及時除草;讓身強力壯的人抽出時間修養孝順、尊敬、忠誠

、守信的品德,在家侍奉父母兄長,出門尊敬長輩上級.這樣就是讓他們製作木棒也可以打擊那

些擁有堅實盔甲銳利刀槍的秦楚軍隊了。   
   「因為那些秦國、楚國的執政者剝奪了他們老百姓的生產時間,使他們不能夠深耕細作來

贍養父母。父母受凍挨餓,兄弟妻子東離西散。他們使老百姓陷入深淵之中,大王去征伐他們,

有誰來和您抵抗呢?所以說:『施行仁政的人是無敵於天下的。』大王請不要疑慮!」

【原文】

   孟子見梁襄王1。出,語2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卒然3問曰:『

天下惡乎定?』 
   「吾對曰:『定於一。』

   「『孰能一之?』

   「對曰:『不嗜殺人者能一之。』

   「『孰能與4之?』 

   「對曰:『天下莫不與也。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間旱,則苗槁矣。天油然作雲,沛然下

雨,則苗渤然5興之矣。其如是,孰能御之?今夫天下之人牧6,未有不嗜殺人者也。如有不嗜

殺人者也。如有不嗜殺人者,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誠如是也,民歸之,由7水之就下,

沛然誰能御之?』」

【註釋】   

   1梁襄王:梁惠王的兒子,名嗣,公元前318年至公元前296年在位。 2語(yu):動詞,告

訴。 3卒然:突然。卒同「猝」(cu). 4與:從,跟。 七八月:這裡指周代的曆法,相當於夏

歷的五六月,正是禾苗需要雨水的時候。 5渤然:興起的樣子。渤然興之即蓬勃地興起。6人

牧:治理人民的人,指國君。「牧」由牧牛、牧羊的意義引申過來。 7由:同「猶」,好像,

如同。

【譯文】

   孟子見了梁惠王,出來以後,告訴人說:「遠看不像個國君,到了他跟前也看不出威嚴的

樣子。突然問我:『天下要怎樣才能安定?』
   「我回答說:『要統一才會安定。』

   「他又問:『誰能統一天下呢?』 

   「我又答:『不喜歡殺人的國君能統一天下。』

   「他又問:『有誰願意跟隨不喜歡殺人的國君呢?』

   「我又答:『天下的人沒有不願意跟隨他的。大王知道禾苗的情況嗎?當七八月間天旱的

時候,禾苗就乾枯了。一旦天上烏雲密佈,嘩啦嘩啦下起大雨來,禾苗便會蓬勃生長起來。這樣

的情況,誰能夠阻擋的住呢?如今各國的國君,沒有一個不喜歡殺人的。如果有一個不喜歡殺人

的國君,那麼,天下的老百姓都會伸長脖子期待著他來解救了。真像這樣,老百姓歸服他,就像

雨水向下奔流一樣,嘩啦嘩啦誰能阻擋的住呢?」

【原文】

   王曰:「吾惛1,不能進於是矣。願夫子輔吾志,明以教我,我雖不敏,請嘗試之。」

   曰:「無恆產2而有恆心者,惟土為能。若3民,則無恆產,因無恆心。苟無恆心,放辟

邪侈4無不為已。及陷於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5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為也?是故明君

制6民之產,必是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樂歲終身飽,凶年免於死亡。然後驅而之善,

故民之從之也輕7。
   「今也制民之產,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樂歲終身苦,凶年不免於死亡。此

惟救死而恐不贍8,奚暇9禮儀哉? 
   「王欲行之則盍反其本矣?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

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八口之家可以無饑矣。謹庠畜之教,申之以

孝悌之義,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老者衣錦食肉,黎民不饑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註釋】    

   1惛:同「昏」,昏亂,糊塗。 2恆產:可以賴以維持生活的固定財產。如土地、田園、

林木、牧畜等。 3若:轉折連詞,至於。 4放:放蕩。辟:同「僻」與「邪」的意思相近,均

指歪門邪道;侈:放縱揮霍。放辟邪侈指放縱邪欲違法亂紀。 5罔:同「網」,有「陷害」的

意思。 6制:訂立制度、政策。 7輕:輕鬆,容易。 8贍:足夠,充足。 9奚暇:怎麼顧得

上。奚,疑問詞,怎麼,哪有。暇,餘暇,空閒。

【譯文】

   齊宣王說:「我頭腦昏亂,對您的說法不能作進一步的領會。希望先生開導我的心志,更

明確的教我。我雖然不聰明,也不妨試它一試。」
   孟子說:「沒有固定的產業收入卻有固定的道德觀念,只有讀書人才能做到,至於一般老

百姓,如果沒有固定的產業收入,也就沒有固定的道德觀念。一旦沒有固定的道德觀念,那就會

胡作非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等到他們犯了罪,然後才去加以處罰,這等於是陷害他們。哪裡

有仁慈的人在位執政卻去陷害百姓的呢?所以,賢明的國君制定產業政策,一定要讓他們上足以

贍養父母,下足以撫養妻子兒女;好年成豐衣足食,壞年成也不致餓死。然後督促他們走善良的

道路,老百姓也就很容易聽從了。
   「現在各國的國君制定老百姓的產業政策,上不足以贍養父母,下不足以撫養妻子兒女;

好年成尚且艱難困苦,壞年成更是性命難保。到了這個地步,老百姓連保命都恐怕來不及哩,哪

裡還有什麼工夫來修養禮儀呢? 
   「大王如果想施行仁政,為什麼不從根本上著手呢?在五畝大的宅園中種上桑樹,五十歲

以上的老人都可以穿上絲綿衣服了。雞狗豬等家禽家畜好好養起來,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都可以有

肉吃了。百畝的耕地,不要去妨礙他們的生產,八口人的家庭都可以吃得飽飽的了。認真地興辦

學校,用孝順父母尊敬兄長的道理反覆教導學生,頭髮斑白的人也就不會在路上負重行走了。老

年人有絲綿衣服穿,有肉吃,一般老百姓吃得飽,穿得暖,這樣還不能使天下歸服,是從來沒有過的

。」

【原文】

   齊宣王1問曰:「齊桓、晉文2之事可得聞乎?」

   孟子對曰:「仲尼之徒無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後世無傳焉。臣未之聞也。無以3,則王

乎?」
   曰:「德何如,則可以王矣?」

   曰:「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

   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

   曰:「可。」 

   曰:「何由知吾可也?」

   曰:「臣聞之胡齕4曰,王坐於堂上,有牽牛而過堂下者,王見之,曰:『牛何之5?』

對曰:『將以釁鐘6。』王曰:『捨之!吾不忍其觳觫7,若無罪而就死地。』對曰:『然則廢

釁鐘與?』曰:『何可廢也?以羊易之!』不識有諸?」
   曰:「有之。」

   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為愛8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

   王曰:「然。誠有百姓者。齊國雖褊9小,吾何愛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無罪而就死地

,故以羊易之也。」 
   曰:「王無異十於百姓之以王為愛也。以小易大,彼惡知之?王若隱⑾其無罪而就死地,

則牛羊何擇焉?」 王笑曰:「是誠何心哉?我非愛其財。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謂我愛也

。」 
   曰:「無傷⑿也,是乃仁術也,見牛未見羊也。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

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⒀也。」

【註釋】    

  1齊宣王:姓田,名辟疆。齊威王的兒子,齊泯王的父親,約公元前319年至301年在位。 

2齊桓、晉文:指齊桓公、晉文公。齊桓公,春秋時齊國國君,姓姜,名小白。公元前685年至

前643年在位,是春秋時第一個霸主。晉文公,春秋時晉國國君,姓姬,名重耳,公元前636至前

628年在位,也是「春秋五霸」之一。 3無以:不得已,以同「已」。 4胡齕:人名,齊宣王

身邊的近臣。 5之:動詞,去,往。 6釁鐘:新鍾鑄成,殺牲取血塗抹鐘的孔隙,用來祭祀。

按照古代禮儀,凡是國家某件新器物或宗廟開始使用時,都要殺牲取血加以祭祀。 7觳(hu)觫 

(su):因恐懼而戰慄的樣子。 8愛:吝嗇。 9褊(bian):狹小。十異:動詞,奇怪,疑怪,責

怪。 ⑾隱:疼愛,可憐。 ⑿無傷:沒有關係,不要緊。 ⒀庖廚:廚房。

【譯文】

   齊宣王問道:「齊桓公、晉文公在春秋時代稱霸的事情,您可以講給我聽聽嗎?」

   孟子回答說:「孔子的學生沒有談論齊桓公、晉文公稱霸之事的,所以沒有傳到後代來,

我也沒有聽說過。大王如果一定要我說。那我就說說用道德來統一天下的王道吧?」
   宣王問:「道德怎麼樣就可以統一天下了呢?」 

   孟子說:「一切為了讓老百姓安居樂業。這樣去統一天下,就沒有誰能夠阻擋了。」

   宣王說:「像我這樣的人能夠讓老百姓安居樂業嗎?」

   孟子說:「能夠。」 宣王說:「憑什麼知道我能夠呢?」

   孟子說:「我曾經聽胡 告訴過我一件事,說是大王您有一天坐在大殿上有人牽著牛從殿下

走過,您看到了,便問:『把牛牽到哪裡去?』牽牛的人回答:『準備殺了取血祭鍾』。您便說

:『放了它吧!我不忍心看到它那害怕得發抖的樣子,就像毫無罪過卻被到處死刑一樣。』牽牛

的人問:『那就不祭鍾了嗎?』您說:『怎麼可以不祭鍾呢?用羊來代替牛吧!』-----不知道

有沒有這件事?」
   宣王說:「是有這件事。」 

   孟子說:「憑大王您有這樣的仁心就可以統一天下了。老百姓聽說這件事後都認為您是吝

嗇,我卻知道您不是吝嗇,而是因為不忍心。」 
   宣王說:「是,確實有的老百姓這樣認為。不過,我們齊國雖然不大,但我怎麼會吝嗇到

捨不得一頭牛的程度呢?我實在是不忍心看到它害怕得發抖的樣子,就像毫無罪過卻被判處死刑

一樣,所以用羊來代替它。」
   孟子說:「大王也不要責怪老百姓認為您吝嗇。他們只看到您用小的羊去代替大的牛,哪

裡知道其中的深意呢?何況,大王如果可憐它毫無罪過卻被宰殺,那牛和羊又有什麼區別呢?」 
   宣王笑者說:「是啊,這一點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一種什麼心理了。我的確不是吝嗇

錢財才用羊去代替牛的,不過,老百姓這樣認為,的確也有他們的道理啊。」 
   孟子說:「沒有關係。大王這種不忍心正是仁慈的表現,只因為您當時親眼見到了牛而沒

有見到羊。君子對於飛禽走獸,見到它們活著,便不忍心見到它們死區;聽到它們哀叫,便不忍

心吃它們的肉。所以,君子總是遠離廚房。」

【原文】

   王說1曰:「《詩》雲2:『他人有心,予忖度3之。』夫子之謂也。夫我乃行之,反而

求之,不得吾心。夫子言之,於我心有慼慼4焉。此心之所以合於王者,何也?」 
   曰:「有復於王者曰:『吾力足以舉百鈞5』,而不足以舉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6

』,而不見輿薪7,則王許8之乎?」
   曰:「否。」

   「今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百姓者,獨何與?然則一羽之不舉,為不用力焉;輿薪之

不見,為不用明焉,百姓之不見保,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不為也,非不能也。」
   曰:「不為者與不能者之形9何以異?」 曰:「挾太山以超北海十,語人曰『我不能』,

是誠不能也。為長者折枝,語人曰『我不能』,是不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挾太山以

超北海之類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類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⑾。天下可運於掌⑿。《詩》雲⒀:『刑於寡

妻⒁,至於兄弟,以御⒂於家邦。』言舉斯心加諸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無以保妻

子。古之人所以大過人者無他焉,善推其所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百姓者,獨

何與?」
   「權⒃,然後知輕重;度,然後知長短。物皆然,心為甚。王請度之!抑⒄王興甲兵,危

士臣,構怨⒅於諸侯,然後快於心與?」 
   王曰:「否。吾何快於是?將以求吾所大欲也。」

【註釋】    

   1說:同「悅」。  2《詩》云:引自《詩經.小雅.巧言》。 3忖度:猜測,揣想。 4

慼慼:心有所動的感覺。 5鈞:古代重量單位,三十斤為一鈞。 6秋毫之末:指細微難見的東

西。 7輿:車子。薪:木柴。 8許:讚許,同意。 9形:情況,狀況。 十太山:泰山。北海

:渤海。 ⑾老吾老幼吾幼:第一個「老」和「幼」都作動詞用,老:尊敬;幼:愛護。 ⑿運於

掌:在手心裡運轉,比喻治理天下很容易。 ⒀《詩》云:以下三句引自《詩經.大雅.思齊》。 

⒁刑:同「型」,指樹立榜樣,做示範。寡妻:國君的正妻。 ⒂御:治理。 ⒃權:本指秤錘,

這裡用作動詞,指稱物。 ⒄抑:選擇連詞,相當於現代漢語的「還是」。 ⒅構怨:結怨,構成

仇恨。

【譯文】

   齊宣王很高興地說:「《詩經》說:『別人有什麼心思,我能揣測出。』這就是說的先生

您吧。我自己這樣做了,反過來想想為什麼要這樣做,卻說不出所以然來。倒是您老人家這麼一

說,我的心便豁然開朗了。但您說我的這種心態與用道德統一天下的王道相合又怎麼理解呢?」 
   孟子說:「假如有人來向大王報告說:『我的力量能夠舉得起三千斤,卻拿不起一根羽毛

;視力能夠看得清秋天毫毛的末梢,卻看不見擺在眼前的一車柴草。』大王您會相信他的話嗎?


   宣王說:「當然不會相信。」

   孟子便接著說:「如今大王您的恩惠能夠施及動物,卻偏偏不能夠施及老百姓,是為什麼

呢?一根羽毛拿不起,是不願意用力氣拿的緣故;一車柴草看不見,是不願意用眼睛看的緣故;

老百姓不能安居樂業,是君王不願意施恩惠的緣故。所以大王您沒有能夠用道德來統一天下,是

不願意做,而不是做不到。」
   宣王說:「不願意做和做不到有什麼區別呢?」

   孟子說:「要一個人把泰山夾在胳膊下跳過北海,這人告訴人說:『我做不到。』這是真

的做不到。要一個人為老年人折一根樹枝這人告訴人說:『我做不到。』這是不願意做,而不是

做不到。大王您沒有做到用道德來統一天下,不是屬於把泰山夾在胳膊下跳過北海的一類,而是

屬於為老年人折樹枝的一類。 
   「尊敬自己的老人,並由此推廣到尊敬別人的老人;愛護自己的孩子,並由此推廣到愛護

別人的孩子。做到了這一點,整個天下便會像在自己的手掌心裡運轉一樣容易治理了。《詩經》

說:『先給妻子做榜樣,再推廣到兄弟,再推廣到家族和國家。』說的就是要把自己的心推廣到

別人身上去。所以,推廣恩德足以安定天下,不推廣恩德連自己的妻子兒女都保不了。古代的聖

賢之所以能遠遠超過一般人,沒有別的什麼,不過是善於推廣他們的好行為罷了。如今大王您的

恩惠能夠施及動物,卻不能夠施及老百姓,偏偏是為什麼呢? 
   「稱一稱才知道輕重,量一量才知道長短,什麼東西都是如此,人心更是這樣。大王您請

考慮考慮吧!難道真要發動全國軍隊,是將士冒著生命危險,去和別的國家結下仇怨,這樣您的

心裡才痛快嗎?」 
   宣王說:「不,我為什麼這樣做心裡才痛快呢?我只不過想實現我心裡的最大願望啊。」

【原文】

  曰:「王之所大欲可得聞與?」
   王笑而不言。

   曰:「為肥甘不足於口與?輕暖不足於體與?抑為采色1不足視於目與?聲音不足聽於耳

與?便嬖2不足使令於前與?王之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豈為是哉?」
   曰:「否。吾不為是也。」

   曰:「然則王之所大欲可知已。欲辟3土地,朝4秦楚,蒞5中國而撫四夷也。以若所為

,求若所欲6,猶緣木而求魚也。」 
   王曰:「若是其甚與?」 

   曰:「殆7有甚焉。緣木求魚,雖不得魚,無後災。以若所為,求若所欲,盡心力而為之

,後必有災。」
   曰:「可得聞與?」

   曰:「鄒8人與楚9人戰,則王以為孰勝?」 

   曰:「楚人勝。」 

   曰:「然則小固不可以敵大,寡固不可以敵眾,弱固不可以敵強。海內之地方千里者九,

齊集有其一。以一服八,何以異於鄒敵楚哉?盍十亦反其本矣。
  「今王發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於王之朝,耕者皆欲耕於王之野,商賈皆欲藏於王之市

,行旅皆欲出於王之塗⑾,天下之欲疾其君者皆欲赴愬⑿於王。其若是,孰能御之?」

【註釋】    

  1采色:即彩色。 2便(pian)嬖(bi):君王左右被寵愛的人。3辟:開闢。 4朝:使動用

法,使......來朝。 5蒞(li):臨。6若:人稱代詞,你。 7殆:副詞,表示不肯定,有「大

概」、「幾乎」、「可能」等多種含義。 8皺:國名,就是當時的邾國,國土很少,首都在今

山東皺縣東南的邾城。 9楚:即楚國,春秋和戰國時期都是大國。十盍:「何不」的合音字,

為什麼不。 ⑾塗:同「途」。 ⑿愬(su):通「訴」,控告。

【譯文】

  孟子說:「大王的最大願望是什麼呢?可以講給我聽聽嗎?」
齊宣王笑了笑,卻不說話。
   孟子便說:「是為了肥美的食物不夠吃嗎?是為了輕暖的衣服不夠穿嗎?還是為了艷麗的

色彩不夠看呢?是為了美妙的音樂不夠聽嗎?還是為了身邊伺候的人不夠使喚呢?這些,您手下

的大臣都能夠盡量給您提供,難道您還真是為了這些嗎?」 
   宣王說:「不,我不是為了這些。」

   孟子說:「那麼,您的最大願望便可以知道了,您是想要擴張國土,使秦、楚這些大國都

來朝貢您,自己君臨中國,安撫四方落後的民族。不過,以您現在的做法來實現您現在的願望,

就好像爬到樹上去捉魚一樣。」 
   宣王說:「竟然有這樣嚴重嗎?」

   孟子說:「恐怕比這還要嚴重哩。爬上樹去捉魚,雖然捉不到魚,卻也沒有什麼後患。以

您現在的做法來實現您現在的願望,費勁心力去幹,一定會有災禍在後頭。」
   宣王說:「可以把道理說給我聽聽嗎?」 

   孟子說:「假定皺國和楚國打仗,大王認為哪一國會打勝呢?」

   宣王說:「當然是楚國勝。」 

   孟子說:「顯然,小國的確不可以與大國為敵,人口很少的國家的確不可以與人口眾多的

國家為敵,弱國的確不可以與強國為敵。中國的土地,方圓千里的共有九塊,齊國不過佔有其中

一塊罷了。想用這一塊去征服其他八塊,這跟皺國和楚國 打仗有什麼區別呢?大王為什麼不回

過來好好想一想,從根本上著手呢?」
   「現在大王如果能施行仁政,使天下做官的人都想到您的朝廷上來做官,天下的農民都想

到您的國家來種地,天下做生意的人都想到您的國家來做生意,天下旅行的人都想到您的國家來

旅行,天下痛恨本國國君的人都想到您這兒來控訴。果真做到了這些,還有誰能夠與您為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