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史記》【史記宋微子世家第八】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宋微子世家第八
王連升 譯注
【說明】商朝末年,商紂王荒淫無道,庶兄微子啟、箕子和王子比干諫而不聽,微子逃走、箕子佯狂為奴。王子比干以強諫故,被剖腹而死。孔子稱他們為「殷之三仁」。 周武王滅商後,訪微子與箕子,並找到了他們。本篇所記即周武王問箕子洪範九等、微子建宋及宋國的興衰史。
箕子在回答武王詢問時說道:天子如果英明、謙恭、通達、能深謀遠慮、政務清明,那麼,雨、晴、暖、寒、風五種自然現象便會都具備,並按一定規律發生,莊稼就會茂盛,人民就會富裕,國家就會安定。否則,天子如果急躁、糊塗、狂妄、貪圖享樂,那麼,雨、晴、 暖、寒、風五種自然現象就要違反常規發生,或一種現象過多,或一種現象極缺,年成就歉收,人民就貧困,國家就動亂。在君主有無上權力的封建專制時代,這種天人感應、天責思想無疑對君主是個約束,有積極意義。它可以限制君主惡行的無限膨脹,引導君主積善成德、施行仁政、廣佈恩惠,監督君主檢查過失、改正錯誤。這種天責思想在以後的政治生活中常常起作用。例如,宋湣公九年,宋國洪水成災,湣公就曾自責說,這是因為他不能侍奉鬼神,造成政治不修明的緣故。漢成帝時,水災,火災、日蝕、地震、隕星墜落等等連續發生,成帝便認為「天著變異,以顯朕郵,朕甚懼焉」,並多次發佈詔令,讓群臣、公卿「陳朕過失、無有所諱」。漢哀帝時,發生水災、地動後,哀帝也自責道:「 朕之不德,民反蒙辜,朕甚懼焉。」並「賜死者棺錢,人三千」,「民無出今年租賦」等等。當然,這種天責思想的效用也極有限,在那些無法無天、昏庸無道的君主在面前顯得蒼白無力。殷紂就上不畏天、下不畏民、不採納長者老者的意見,一味沉溺於酒宴之中,只知迷戀女色。步紂王后塵、被諸侯稱為「桀宋」的宋君偃竟用牛皮袋盛著血懸掛起來射擊,稱為「射天」。他們共同的一點是無所畏懼、為所欲為、殘害直言相諫的忠良,都得到應有的懲罰。
讀過該篇,掩卷之後仍使人不能忘懷的悲憤來自於比干的慘死。比干認為君主有過,臣應用死直言規勸,才能免使百姓受害。但紂王喪盡天良地殺死比干,挖出心驗證聖人是否「心有七竅」。比干死得何其慘痛、悲壯!他的死絕非毫無意義、毫無價值。他的死更加暴露了紂王的殘忍,使人們認清紂王的真正面目。在浩浩蕩蕩的歷史進程中,這樣無畏的忠良屢見不鮮。他們用生命、用鮮血在漫長黑暗的專制主義道路上樹起一座座鮮亮閃爍的路標,指示人們推翻暴君統治、邁上新的里程。
宋襄公為了保全仁義,在戰鬥中坐失一個又一個良機,終於落得大敗而歸、身受重傷而死的結局。這種蠢豬式的仁義成為後人的笑柄,確是空前絕後的。
微子開是殷朝帝乙的長子,帝紂的同母兄。商紂即位後,統治黑暗,不務國政,淫佚奢侈,微子多次進諫,紂都不聽。等到祖伊因周西伯昌修行德政,滅亡(qi,齊)國後,擔憂災禍降落殷朝,便又來奉告紂王。紂王卻說:「我生有命,難道不是在天嗎?這能把我怎麼樣呢?」於是微子估計紂王至死也不能清醒,打算一死了之,或離開紂王,自己又無法決斷,便去詢問太師、少師說:「殷朝已經沒有清明的政治,不能很好地治理四方。我們的祖先在上世貢獻了才力,取得了成功,紂王在當今竟一味沉溺於酒宴之中,唯婦人之言是從,擾亂敗壞湯王的德政。殷朝上下大大小小都熱哀於草野盜竊、犯上作亂,而朝廷大臣也互相倣傚,違法亂紀,使得人人有罪,自然他們的爵祿也就無法繼續下去。朝廷既亂,百姓便各起於四方,互為仇敵,天下失去了協和的局面。現在,殷朝喪失國典,如同乘船渡河找不到渡口。殷朝的滅亡,指日可待了。」微子繼續說:「太師,太師,我將何去何從呢?我們的殷朝還能保住嗎?你們無意告誡我,我如陷於不義,那麼怎麼辦呢?」太師順著說道:「王子啊,天帝降臨災禍滅亡殷朝,殷紂上不畏天、下天畏民,又不採納長者老者的意見。今天,殷朝臣民竟違背和誣穢神祇(qi,齊)意旨。現在,假使真能救治殷朝,國家治理好了,即使自己死了,國家還得不到治理,那就不如遠走他鄉。」於是,微子離開了殷朝。
箕子是紂的親屬。紂王最初製作象牙箸時,箕子就悲歎道:「他現在製作象牙箸,將來就一定還要製作玉杯;製作玉杯,就一定想把遠方的稀世珍寶占為已有。車馬宮室的奢侈豪華也必將從這裡開始,國家肯定無法振興了。」由於紂王淫佚無度,箕子進諫,紂王仍不聽。有人說:「可以離開了。」箕子說:「作人臣的向君主進諫,君主置之不理,便離他而去,這是張揚君主的惡行,譁眾取寵於百姓,我不忍心這樣做。」於是箕子披頭散髮、假裝瘋癲做了奴隸。並隱居彈琴聊以自慰,所以人們傳頌他的曲子為《箕子操》。
王子比干也是紂王的親屬,看到箕子進諫,君主不聽,去做了奴隸,就說:「君主有罪過,而不能用死直言規勸,百姓將受害,那百姓有什麼罪呢!」於是,就直言進諫紂王。紂王大怒道:「我聽說聖人的心有七個竅,真是這樣嗎?」於是,紂王殺死比干,挖出他的心來驗證。
微子說:「父子是骨肉情,臣主是義理連。所以父親如果有過錯,兒子屢次勸不聽,就應隨之而號哭;人臣如果屢次規勸,君主不聽,那麼從義上講,人臣應該遠離君主了。於是,太師、少師就勸告微子離去,微子便遠行了。
周武王討伐紂王,戰勝殷朝,微子便手持自己的祭器來到軍門。他露出右臂,兩手綁在背後,左邊讓人牽著羊,右邊讓人拿著茅,跪在地上前行求告武王。於是武王就釋放了微子,恢復了他原來的爵位。
武王封商紂的兒子武庚祿父,讓他來繼承殷朝的祭祀,並派管叔、蔡叔輔佐他。
武王滅亡殷朝後,便去訪問箕子。
武王說:「唉!上天默默地安定百姓,使他們安居樂業,我卻不知道上天定民的常理次序。」
箕子回答說:「早先鯀堵塞大水,擾亂了上天五行的規律,上帝就怒氣沖沖,天道大法九類常理因此敗壞。鯀被殺死,禹就接續而興起。上天賜給禹天道大法九種,常理因而有了順序。
「這九種大法,一叫五行,二叫五事,三叫八政,四叫五紀,五叫皇極,六叫三德,七叫稽疑,八叫庶征,九叫任用五福,而讓人畏使用六極。
「五行,一是水,二是火,三是木,四是金,五是土。水的自然常性是滋潤萬物而行下,火的常性是炎熱旺盛而上升,木可彎曲變直,金可銷熔變形,土可耕種收穫。滋潤下物產生水鹵有鹹味,火光上升燒焦物體作苦味,木成曲直作酸味,金銷熔變形有辣味,土地種收百谷有甜味。
「五事:一是儀容,二是言語,三是觀察,四是聽聞,五是思維。儀容應嚴肅恭敬,言語應使人心悅誠服,觀察要明察秋毫,聽聞要明辯是非,思維要通達周密。儀容恭敬,百姓就嚴肅;言語使人信服,國家就能治理;觀察能明察秋毫,就不會受騙;聽聞聰慧,臣民就會進其謀畫;思維通達,事情就成功。
「八政:一是糧食,二是財貸,三是祭祀,四是營建,五是教化,六是除奸,七是賓贊,八是軍事。
「五紀:一是年,二是月,三是日,四是星辰,五是曆法。
「至高無上的準則:天子應建立準則,聚集這種幸福,佈施給自己的臣民,臣民們就擁護天子制定的準則,天子也可以要求臣民遵守這些準則。凡是臣民都不允許結黨營私,人們不結成私黨,就會把天子建立的準則當作至高無上的。凡是臣民,都要為天子謀慮,為天子辦事,要求自己遵守天子制定的原則。你要這樣考慮,雖然臣民的作為有時與你的原則不協凋,但只要未達到犯罪程度,天子就要容忍他。假如有人謙恭地說:「我喜歡你的原則,你就賜給他幸福。如此,人們便會完全遵守你的原則。不要虐待那些無依無靠的人,卻畏懼高貴顯赫的人。對有能力有作為的人,你應善於任用他們,國家便會繁榮昌盛。凡是那些被任用的,都應使他們有爵位有俸祿。假如你不能使官吏對國家做出貢獻,這些人就要走上犯罪道路。對於那些不喜歡你建立的原則的人,你雖然賞賜給他幸福,他對你的國家也沒有好處。你不要偏頗不公平,應遵循先王的法則辦事。你不要有個人的好惡,沿著先王的道路前進。你不要為非作歹,要遵循先王的正路行事。你不要偏私,不要結交朋黨,那麼,聖王的道路就會寬廣。不結黨,不偏私,聖王的道路就會清明可辨。你不要違反王道,不要冒犯原則,聖王的道路就正直。你要會集那些按原則辦事的人,那麼,臣民們就都能歸向你的原則。所以說,天子宣佈的至高無上的原則,就應當經常遵守,就是天子的教導也要符合上帝的意旨。凡是臣民,也應把天子宣佈的法則當作至高無上的,按照這個原則行事,就是親附天子了。所以說,天子應當象做百姓的父母一樣,來做天下臣民的君主。
「三德:一是端正人的曲直,二是剛能取勝,三是柔能取勝。要想使天下平安,就要端正人的曲直,對那些強硬不友好的人,就應用剛硬態度戰勝他們,對那些友好的人就應用柔和態度對待他們,對亂臣賊子,就必須強硬,對高明君子,就必須柔和。只有國君才能授人爵位賞有俸祿,只有國君才能主持刑罰,只有國君才能享有美食。臣子無權授人爵位賞人俸祿,無權主持刑罰,無權享有美食。臣子如果也能授人爵位賞人俸祿,也能主持刑罰,也能享有美食,就會給你的王室帶來危害,給你的國家帶來災禍。人們就會因此行為不合王道,百姓就會因此犯上作亂。
「解決疑難的辦法是選擇擅長卜筮的人,任用他們分別用龜甲或蓍草占卜。命令他們進行卜筮,卜筮的徵兆有的象下雨,有的像雨後初晴,有的象雲氣連綿,有的象霧氣濛濛,還有兆相交錯,有的明正,有的象隱晦,卦象共七種。前五種用龜甲占卜,後兩種用蓍草占卜,對複雜多變的卦象加以推演研究。任用這些卜筮之人,如果三個人占卜就信從兩個人的話。你如果遇到重大的疑難問題,就首先獨自深思熟慮,然後與卿士商量,與百姓商量,最後用卜筮來決斷。你自己同意,龜卜同意,草占同意,卿士同意,百姓同意,這就叫大同,那麼你本人就健康強壯,子孫也將大吉大利。你自己同意,龜卜同意,草占同意,卿士不同意,百姓不同意,這就是吉。卿士同意,龜卜同意,草占同意,你不同意,卿士不同意,這也是吉。百姓同意,龜卜同意,草占同意,你不同意,卿士不同意,這還是吉。你同意,龜卜同意,草占不同意,卿士不同意,百姓不同意,在境內辦事就會吉,在境外辦事就有凶險。龜卜、草占與人們的意見都違背,靜守就會吉利,行動就會有凶險。
「各種徵兆:或是雨,或是晴,或是暖,或是寒,或是風,這五種自然現象都應按時發生。如果五種自然現象都具備,並能按一定規律出現,莊稼就茂盛。如果一種現象過多發生,就會歉收。如果一種現象缺乏了,同樣也要歉收。關於美好的徵兆:天子謙恭,天就按時下雨;天子政務清明,陽光就會充足;天子英明,溫暖就會按時到來;天子深謀遠慮,寒冷就會應時而生;天子通達,風就會按時刮過。各種兇惡的徵兆:天子狂妄,雨水就會過多;天子僭越差錯,天就會幹旱;天子貪圖享樂,天氣就會過分炎熱;天子暴虐急躁,天就會過分寒冷;天子昏暗不明,大風就刮個不止,天子決策有了過失,就影響一整年,卿士管理有了過失,就影響一整月,官吏辦事有了過失,就影響一整天。年、月、日都沒有異常,各種莊稼就會生長茂盛,政治就會清明,賢能的人就會得到提拔,國家就會平安穩定。相反,年、月、日出現了異常,莊稼就長不好,政治就昏暗,賢能的人就受壓抑,國家就會動亂,百姓象星辰,有的星辰喜好風,有的星辰喜好雨。日月按規律運行,便產生了冬夏。月亮如果順從星辰,那麼有時就會多風,有時就會多雨。
「五種幸福:一是長壽,二是富有,三是平安,四是有美德,五是善終。六種災禍:一是早死,二是多病,三是多愁,四是貧窮,五是醜陋,六是懦弱。」
武王聽完箕子的一番陳述,就把朝鮮封給箕子,未讓他作臣民。
後來,箕子朝拜周王,經過故都殷墟,感傷於宮室毀壞坍塌、禾苗叢生,箕子十分悲痛,想大哭一場,但不行;想小聲哭泣,又感到近於女人的性格,於是觸景生情吟出《麥秀》詩,詩中說:「麥芒尖尖啊,禾苗綠油油。那個小子啊,不和我友好!」所謂小子,就是紂王。殷的百姓看到這首詩,都為之泣下。
武王駕崩後,成王還年少,周公旦代理行政掌握國家政權。管叔、蔡叔懷疑周公旦,就與武庚作亂,想攻打成王、周公。周公借用成王的命令誅殺武庚、管叔,放逐了蔡叔,又讓微子開管理殷地,以繼續殷先祖的事業,並作《微子之命》告誡他,國名為宋。微子本來就仁義賢能,代替武庚後,殷的百姓十分擁戴他。
微子開去世後,立他的弟弟衍為國君,這就是微種。微種去世後,兒子宋公稽即位。宋公稽去世後,兒子丁公申即位。丁公申去世後,兒子湣公共即位。湣公共去世後,弟弟煬公熙即位。煬公即位後,湣公有兒子鮒祀殺死煬公奪取君位,並宣佈說:「我應當即位。」這就是厲公。厲公去世後,兒子釐公舉即位。
釐公十七年(前841),周厲王逃跑到彘。
二十八年(前831),釐公去世後,兒子惠公即位。惠公四年(前827),周宣王即位。三十年(前801),惠公去世,子哀公即位。哀公於元年(前800)去世,子戴公即位。
戴公二十九年(前771),周幽王被犬戎所殺,秦國開始被列為諸侯。
三十四年(前766),戴公去世,兒子武公司空即位。武公的女兒做了魯惠公的夫人,生下了魯桓公。十八年(前748),武公去世,兒子宣公力即位。
宣公的太子名與夷。十九年(前729),宣公生病了,把君位讓給弟弟和說:「父親死了,兒子繼位,哥哥死了,弟弟繼位,是天下普遍的道義。我要立和為國君。」和多次謙讓,最後才接受。宣公去世後,弟弟和即位,這就穆公。
穆公於九年(前720)病重,對大司馬孔父說:「先君宣公捨棄太子與夷而把君位讓給我。我永生不能忘懷。我死後,一定立與夷為國君。」孔父卻說:「大臣們都希望立公子馮(ping, 憑)!」穆公說:「不要立馮,我絕不能辜負宣公。」於是穆公派馮出使鄭國並居住在那裡。八月庚辰日,穆公去世,哥哥宣公的兒子與夷即位,這就是殤公。君子聽到這種情況後說:「宋宣公可以算是知人善任了,立自己的弟弟為國君保全了道義,然而自己的兒子也還是終於享有了國家。」
殤公元年(前719),衛公子州吁殺死自己的國君完,自己立為君主,想得到諸侯的支持,便派人告訴宋國君說:「馮在鄭國,一定是後患,你可以和我共同討伐他。」宋答應了,和衛共同攻打鄭國,軍隊打到東門便返回了。第二年(前718),鄭國討伐宋國,還報「東門役」的仇恨。那以後,諸侯多次來進犯宋國。
九年(前711)的一天,大司馬孔父嘉的美貌夫了外出,路遇太宰華督,華督看中嘉的夫人,竟目不轉睛地盯住她。華督貪圖孔父妻,就讓人在國中揚言說:「殤公即位十年,竟打了十一次大仗,百姓苦不堪言,這都是孔父的罪過,我要殺死孔父以安定人民。」當年,魯人殺死自己的國君隱公。十年(前710),華督殺死孔父,奪了他的妻子。殤公很生氣,於是華督又殺死殤公,從鄭國迎回穆公兒子馮並立他為君王,這就是莊公。
莊公元年(前710),華督作宰相。九年(前702),逮捕了鄭國的祭(zhai,債)仲,要挾他立突做鄭國國君。祭仲答應了,終於立突為國君。十九年(前692),莊公去世,兒子湣公捷即位。
湣公七年(前685),齊桓公即位。九年(前683),宋國洪水成災,魯國派臧文仲到宋國慰問,湣公自責說:「因為我不能事奉鬼神,政治不清明,所以發生了大水。」臧文仲認為這話很對。這話實際是公子子魚教導湣公的。
十年(前682)夏天,宋國討伐魯國,在乘丘作戰,魯國活捉了宋國南宮萬。宋人請求釋放萬,南宮萬回歸宋國。十一年(前681)秋天,湣公與南宮萬出獵時作博戲,南宮萬與湣公爭道,湣公很生氣,侮辱了他,說:「最初我很敬重你,今天,你只不過是魯國的一個俘虜。」南宮萬勇武有力,痛恨湣公這樣說,於是抓起棋盤把湣公殺死在蒙澤。大夫仇牧聽說這件事,帶著武器來到公門。南宮萬迎擊仇牧,仇牧門齒碰到扉上死了。南宮萬又殺死太宰華督,就改立公子游作國君。各位公子逃奔到蕭邑,公子御說逃奔到亳(bo,伯)。南宮萬的弟弟南宮牛帶領軍隊包圍了亳。冬天,蕭邑大夫和宋都逃來的公子們聯合擊殺了南宮牛,並殺死新立的國君公子游,而立湣公弟弟御說,這就是桓公。南宮萬逃奔到陳國。宋國派人賄賂了陳。陳國人巧使美人計用醇酒灌醉了南宮萬,用皮革把他裹上,送回宋國。宋國人對南宮萬施以醢(hǎi,海)刑。
桓公二年(前680),諸侯討伐宋國,到了宋都郊外就離開了。三年(前679),齊桓公開始稱霸。二十三年(前659),衛國把公子毀從齊國迎回,並立他為國君,這就是衛文公。文公的妹妹是宋桓公的夫人。這一年,秦穆公即位。三十年(前652),宋桓公病重,太子茲甫謙讓自己的庶兄目夷繼承君位。桓公雖然認為太子之意合乎道義,但最終未同意。三十一年(前651)春,桓公去世,太子茲甫即位,這就是宋襄公。襄公讓自己的哥哥目夷做宰相。桓公還未安葬,齊桓公就在葵丘會見各國諸侯,襄公前去赴會。
襄公七年(前644),宋地隕星墜落如雨,和雨一塊降下,六隻鶂(yi,億)退著飛行,因為風太大了。
八年(前643),齊桓公去世,宋國想與各諸侯結盟相會。十二年(前639)春天,宋襄公要在鹿上結盟,向楚國提出請求,楚人答應了他。公子目夷進諫說:「小國爭當盟首,是災禍。」襄公聽不進目夷的勸告。秋天,各諸侯在盂與宋公聚會結盟。目夷說:「災禍難道在此嗎?國君的慾望太過分了,怎麼受得了呢!」果然,楚拘捕了宋襄公以討伐宋國。冬天,諸侯再次在毫相會,楚釋放了宋公。子魚說:「災禍還沒有結束呢。」十三年(前638)夏天,宋國討伐鄭國。子魚說:「災禍就在這裡了。」秋天,楚國為援救鄭國而討伐宋國。襄公要出戰。子魚進諫說:「天拋棄商很久了,不可以戰。」冬天,十一月,襄公在泓水與楚成王作戰。楚軍渡河未完時,目夷就勸說:「彼眾我寡,要趁他們渡河時攻打他們。」襄公不聽目夷的意見。等到楚軍渡完河還未排列成陣勢時,目夷又建議:「可以攻打了。」襄公卻說:「等他們排好陣勢再打。」楚軍陣勢排好,宋軍才出戰。結果宋軍大敗,襄公大腿受傷。宋國人都怨恨襄公。襄公辯解說:「君子不能乘人之危,不能攻打未列好陣勢的軍隊。」子魚說:「打仗勝了就是功勞,說些空洞的道理又有什麼用呢!真的按襄公說的做,就當奴隸服侍別有算了,何必還打仗呢?」
楚成王救鄭成功,鄭國熱情款待他。成王離開時,娶了鄭君兩個女兒回楚。叔瞻說:「成王不懂禮節,難道能壽終正寢嗎?講究禮節內外無別,從這裡就知道他絕對不能成就霸業了。」
這一年,晉公子重耳路過宋國,襄公因為被楚國打傷,想得到晉援助,於是厚禮重耳,贈送給重耳八十匹馬。
十四年(前637)夏天,襄公終於死於泓水之戰時的腿傷,兒子成公王臣即位。
成公元年(前636),晉文公即位。三年(前634),宋國背棄楚國盟約與晉友好,因為宋曾對文公有過恩德。四年(前633),楚成王討伐宋國,宋國向晉國告急。五年(前632)晉文公救援宋國,楚軍退去。九年(前628),晉文公去世。十一年(前625),楚太子商臣殺死自己的父親成王即位。十六年(前620),秦穆公去世。
十七年(前619),成公去世。成公的弟弟御殺死太子和大司馬公孫固,自己立為國君。宋人殺死國君御,擁立成公小兒子杵臼,這就是昭公。
昭公四年(前616),宋在長丘打敗長翟緣斯。七年(前613),楚莊王即位。
九年(前611),昭公昏庸無道,百姓不歸附他。昭公的弟弟鮑革很賢惠,又能禮遇下士。先前,襄公夫人想與公子鮑私通,未能如願,於是就幫助鮑對國人佈施恩惠。公子鮑收於華元的推薦作了右師。昭公出獵時,夫人王姬讓衛伯殺死昭公杵臼,弟弟鮑革即位,這就是文公。
文公元年(前610),晉國率領諸侯討伐宋國,譴責宋殺死了國君。但聽說文公已被立為國君,就退兵了。二年(前609),昭公兒子靠文公的同母弟弟須和武公、繆公、戴公、莊公、桓公後代的支持作亂,文公便誅殺了他們,趕走武公、繆公後代。
四年(前607)春天,楚讓鄭討伐宋國。宋國派華元作統帥,鄭國打敗了宋國,囚禁了華元。華元在作戰初曾殺羊犒勞士兵,他的車伕沒有吃到羊羹,所以十分怨恨,便駕著車跑到鄭軍中,所以宋軍失敗,華元被囚。宋國用一百輛兵車、四百匹毛色漂亮的馬贖回華元。這些東西還未完全送到楚國,華元就逃了回來。
十四年(前597),楚莊王包圍了鄭國。鄭伯投降了楚國,楚國又解圍而去。
十六年(前595),楚國使者路過宋國,宋國因有前仇,就逮捕了楚國使者。九月,楚莊王包圍宋都。十七年(前594),楚國包圍宋都達五月之久,城內告急,無糧可吃,華元便在一天夜裡暗中會見楚國將領子反。子反告訴莊王。莊王問:「城中怎麼樣?」子反回答:「城內人劈開人骨作柴燒,交換幼子果腹。」莊王說:「這話是真的呀!我軍也只有兩天的口糧了。」楚國由於講求信義,就退兵了。
二十二年(前589),文公去世,兒子共公瑕立為國君。宋國第一次實行厚葬。君子譏笑華元沒有盡到為臣的職責。
共公十年(前579),華元與楚將重友好,又與晉將欒書友好,因此與晉楚都結了盟。十三年(前576),共公去世。華元做右師,魚石做左師。司馬唐山殺死太子肥,又打算殺死華元,華元要逃亡到晉國,魚石陰止了他,到了黃河又折回來,殺死了唐山。於是,立共公小兒子成,這就是平公。
平公三年(前573),楚共王攻下宋國的彭城,把彭城封給宋國左師魚石。四年(前572),諸侯共同殺死魚石,而把彭城歸還給宋國。三十五年(前541),楚公子圍殺死自己的國君即位,這就是靈王。四十四年(前532),平公去世,兒子元公佐即位。
元公三年(前529),楚公子棄疾殺君即位,做了平王。八年(前524),宋國發生火災。十年(前522),元公不講信用,用欺騙手段殺死許多公子。大夫華氏、向氏作亂。楚平王太子建逃奔到宋國,看見華氏等人互相攻伐作戰,便離開宋國跑到鄭國。十五年(前517),因為魯昭公在外居住躲避季氏,元公便替他四處求情回魯國,半路上元公去世,兒子景公頭曼(wan,萬)即位。
景公十六(前501),魯國陽虎逃奔到宋國,後又離開。二十五年(前492),孔子路過宋國,宋國司馬桓魋(tūi,推)討厭孔子,想殺死他,孔子換上平民服逃出宋國。三十年(前487),曹背叛宋國,宋國討伐曹國,晉國未去救援,於是宋國君滅亡了曹國,佔據了曹國。三十六年(前481),齊國田常殺死國君簡公。
三十七年(前480),楚惠王滅亡了陳國,火星侵佔了心宿星區。心宿區是宋國的天區,景公十分擔憂。司星子韋說:「可以把災禍移到相國身上。」景公說:「不行,相國像是我的手足。」子韋又說:「可以移到百姓身上。」景公說:「也不行,國君靠的就是百姓。」子韋又說:「可以移到年成上。」景公說:「更不行,年成歉收,百姓貧困,我做誰的國君!」子韋說:「天雖高遠卻能聽到下界細微的聲音,您有這三句國君應該說的話,火星應該移動了。」於是仔細觀測火星,火星果然移動了三度。
六十四年(前453),景公去世。宋公子特殺死太子即位,這就是昭公。昭公是元公的曾孫。昭公的父親是公孫糾,糾的父親是公子褍(duān,端)秦,褍秦就是元公的小兒子。景公殺死昭公的父親公孫糾,所以昭公怨恨太子,便殺死他,自己即位。
昭公四十七年(前404)去世,兒子悼公購由立為國君。悼公八年(前396)去世,兒子休公田即位。休公田二十三年(前373)去世,兒子辟公辟兵即位。辟公三年(前370)去世,兒子剔成即位。剔成四十一年(前329),剔成的弟弟偃襲擊剔成,剔成失敗逃到齊國,偃自立宋國國君。
君偃十一年(前318),自己號為王。東面打敗齊國,攻下五座城;南面打敗楚國,侵佔三百里地;西面打敗魏國,和齊魏結成怨家。君偃用牛皮袋盛著血,懸掛起來用箭射它,稱為「射天」。君偃只知沉緬於酒色之中。凡是規勸提意見的大臣,君偃一律射死。於是諸侯們都稱他為「桀宋」。「宋君偃又步紂王后塵,為所欲為,不可不殺。」諸侯要求齊國討伐宋國。王偃即位四十七年(前282),齊湣王與魏、楚討伐宋國,殺死王偃,滅亡了宋國,瓜分了宋地。
太史公說:孔子說過「微子走了,箕子成為奴隸,比干進諫被殺,殷朝有三位仁者。」《春秋》譏諷宋國的動亂從宣公廢掉太子讓自己的弟弟即位開始,國家不安定達十代之多。襄公時,修行仁義,想做盟主。他的大夫正考父稱讚他,所以追述契、湯、高宗時代殷朝興盛的原因,寫了《商頌》。宋襄公在泓水吃了敗仗之後,有的君子認為他值得讚揚,感歎當時中原地區的國家缺少禮義,所以表彰他,因為宋襄公具有禮讓精神。
微子開者1,殷帝乙之首子而帝紂之庶兄也2。紂即立,不明,淫亂於政,微子數諫,紂不聽。及祖伊以周西伯昌之修德,滅國,懼禍至,以告紂。紂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是何能為!」於是微子度紂終不可諫,欲死之,及去,未能自決,乃問於太師、少師曰:「殷不有治政,不治四方。我祖遂陳於上,紂沈湎於酒,婦人是用,亂敗湯德於下。殷既小大好草竊奸宄,卿士師師非度,皆有罪辜,乃無維獲,小民乃並興,相為敵仇。今殷其典喪!若涉水無津涯。殷遂喪,越至於今。」曰:「太師、少師,我其發出往?吾家保於喪?今女無故告予,顛躋3,如之何其?」太師若曰4:「王子,天篤下災亡殷國,乃毋畏畏,不用老長。今殷民乃陋淫神祇之祀5。今誠得治國,國治身死不恨。為死,終不得治,不如去。」遂亡。
1微子開:《尚書·微子之命》雲命微子啟代殷後。今此名開,是避諱漢景帝的名。 2庶兄:《呂氏春秋》雲生微子時母猶為妾,及為妻而生紂。故微子為紂同母庶兄也。 3顛躋:《集解》曰:「躋猶墜也。恐顛墜於非義,當如之何也。」 4若:順。 5神祇(qi,齊):天曰神,地曰祇。
箕子者,紂親戚也。紂始為象箸,箕子歎曰:「彼為象箸,必為玉杯;為杯,則必思遠方珍怪之物而御之矣。輿馬宮室之漸自此始,不可振也。」紂為淫泆,箕子諫,不聽。人或曰:「可以去矣。」箕子曰:「為人臣諫不聽而去,是彰君之惡而自說於民1,吾不忍為也。」乃被發詳狂而為奴2。遂隱而鼓琴以自悲,故傳之曰《箕子操》3。
王子比干者,亦紂之親戚也。見箕子諫不聽而為奴,則曰:「君有過而不以死爭4,則百姓何辜!」乃直言諫紂。紂怒曰:「吾聞聖人之心有七竅,信有諸乎?」乃遂殺王子比干,刳視其心5。
微子曰:「父子有骨肉,則臣主以義屬。故父有過,子三諫不聽,則隨而號之;人臣三諫不聽,則其義可以去矣。」於是太師、少師乃勸微子去6,遂行。
1說:通「悅 2被:通「披」; 詳:通「佯」。 3《箕子操》:《風俗通義》曰:「其道閉寒憂愁而作者,命其曲曰操,操者,言遇災遇害,困厄窮迫,雖怨恨失意,猶守禮義,不懼不懾,樂道而不改其操也。」 4爭:通「諍」,直言相勸。 5刳(kū,枯):剖開而挖空。 6太師、少師:《集解》曰:「太師,三公,箕子也。少師,孤卿,比干也。」《集解》又云:「時比干已死,而雲少師者似誤。」
周武王伐紂克殷,微子乃持其祭器造於軍門1,肉袒面縛2,左牽羊,右把茅,膝行而前以告。於是武王乃釋微子,復其位如故。
武王封紂子武庚祿父以續殷祀,使管叔、蔡叔傅相之。
1造:往,到。 2肉袒面縛:《索隱》雲肉袒者,袒而露肉也。面縛者,縛手於背而面向前也。
武王既克殷,訪問箕子。
武子曰:「於乎!維天陰定下民,相和其居,我不知其常倫所序。」
箕子對曰:「在昔鯀堙鴻水1,汩陳其五行2,帝乃震怒,不從鴻範九等,常倫所3。鯀則殛死4,禹乃嗣興。天乃錫禹鴻範九等,常倫所序。
「初一曰五行;二曰五事;三曰八政;四曰五紀;五曰皇極;六曰三德;七曰稽疑;八曰庶征;九曰向用五福,畏用六極。
「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曰稼穡。潤下作鹹,炎下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
「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視,四曰聽,五曰思。貌曰恭,言曰從,視曰明,聽曰聰,思曰睿。恭作肅,從作治,明作智,聰作謀,睿作聖。
「八政:一曰食,二曰貨,三曰祀,四曰司空,五曰司徒,六曰司寇,七曰賓,八曰師。
「五紀:一曰歲,二曰月,三曰日,四曰星辰,五曰歷數5。
「皇極:皇建其有極,斂時五福6,用傅錫其庶民7,維時其庶民於女極8,錫女保極。凡厥庶民,毋有淫朋,人毋有比德,維皇作極。凡厥庶民,有猷有為有守9,女則念之。不協於極,不離於咎十,則受之。而安而色,曰予所好德,女則錫之福。時人斯其維皇之極。毋侮鰥寡而畏高明。人之有能有為,使羞其行(11),而國其昌。凡厥正人,既富方穀。女不能使有好於而家,時人斯其辜。於其毋好,女雖錫之福,其作女用咎。毋偏毋頗,遵王之義。毋有作好,遵王之道。毋有作惡,遵王之路。毋偏毋黨,王道蕩蕩。毋黨毋偏,王道平平(12)。毋反毋側,王道正直。會其有極,歸其有極。曰王極之傅言,是夷是訓(13),於帝其順。凡厥庶民,極之傅言,是順是行,以近天子之光(14)。曰天子作民父母,以為天下王。
「三德:一曰正直,二曰剛克,三曰柔克,平康正直,強不友剛克(15),內友柔克(16),沈漸剛克(17),高明柔克。維闢作福,維闢作威,維辟玉食(18)。臣無有作福作威玉食。臣有作福作威玉食,其害於而家,凶於而國。人用側頗辟,民用僭忒(19)。
「稽疑(20):擇建立卜筮人(21)。乃命卜筮,曰雨,曰濟(22),曰涕(23),曰霧,曰克,曰貞,曰悔,凡七。卜五,佔之用二,衍忒(24)。立時人為卜筮,三人占則從二人之言。女則有大疑,謀及女心,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女則從,龜從,筮從,卿士從,庶民從,是之謂大同(25),而身其康強,而子孫其逢吉(26)。女則從,龜從,筮逆,卿士逆,庶民逆,吉。卿士從,龜從,筮從,女則逆,庶民逆,吉。庶民從,龜從,筮從,女則逆,卿士逆,吉(27)。女則從,龜從,筮從,卿士逆,庶民逆,作內吉,作外凶(28)。龜筮共違於人,用靜吉,用作凶(29)。
「庶征:曰雨,曰陽,曰奧,曰寒,曰風,曰時。五者來備,各以其序,庶草繁廡(30)。一極備,凶。一極亡(31),凶。曰休征(32):曰肅,時雨若;曰治,時晹若;曰知,時奧若;曰謀,時寒若;曰聖,時風若。曰咎徵(33):曰狂,常雨若;曰僭(34),常晹若;曰舒,常奧若;日急,常寒若;曰霧,常風若。王眚維歲(35),卿士維月,師尹維日。歲月日時毋易,百谷用成,治用明,畯民用章(36),家用平康。日月歲時既易,百谷用不成,治用昏不明,畯民用微,家用不寧。庶民維星,星有好風,星有好雨。日月之行,有冬有夏。月之從星,則以風雨。
「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37),五曰考終命(38)。六極(39):一曰凶短折(40),二曰疾,三曰憂,四曰貧,五曰惡,六曰弱。」
於是武王乃封箕子於朝鮮而不臣也。
其後箕子朝周,過故殷墟,感宮室毀壞,生禾黍,箕子傷之,欲哭則不可,欲泣為其近婦人,乃作《麥秀》之詩以歌詠之。其詩曰:「麥秀漸漸兮(41),禾黍油油。彼狡僮兮,不與我好兮!」所謂狡僮者,紂也。殷民聞之,皆為流涕。
1鴻:通「洪」。 2汩(gū,骨):擾亂。 3(du,妒):敗壞。 4殛(ji,極):誅戮。 5歷數:推算歲時節候。 6時:通「是」。 7傅:通「敷」,布。 錫:賜也。 8女:通「汝」,你。 9有:通「又」。 猷(you,猶):謀劃。 十離:通「罹」,遭受。 咎:罪責。 (11)羞:進。 (12)平(bian,辨)平:當作「■」,清明可辨貌。(13)夷:通「彝」,一定的法則。 (14)近:益,增加。 (15)支:順。 (16)內:《索隱》曰內當為燮,和。 (17)沈:通「沉」。 漸:通「潛」。 沉、潛,均有在下的意思,當指勞動人民。 (18)維闢作福,維闢作威,維辟玉食:《集解》曰:「辟,君也。玉食。美食。不言王者,關諸侯也。」「作福,專爵賞也。作威,專刑罰也。玉食,珍美也。」 (19)僭忒:逾越常規,心懷惡念。 (20)稽:通「乩」,舊時迷信者求神降示的一種方法。能為人決疑治病,預示吉凶。(21)卜筮:《集解》云:」龜曰卜,蓍曰筮。 (22)濟:通「霽」,兆像雨止。 (23)涕:《尚書》作「■」,兆象氣絡繹不絕。 (24)衍忒:推演變化。 (25)大同:《集解》曰:「大同於吉」。(26)子孫其逢吉:《集解》曰:「動不違眾,故後世遇吉也。」 (27)吉:《集解》曰:「此三者皆從多,故為吉。」 (28)作內吉,作外凶:《集解》曰:「此逆者多,以故舉事於境內則吉,境外則凶。」 (29)用靜吉,用作凶:《集解》云:「安以守常則吉,動則凶。」「龜筮皆與人謀相違,人雖三從,猶不可以舉事。」 (30)奧(yu,郁):通「燠」,暖。 廡:通「蕪」,草盛。(31):通「無」。 (32)休:舊指美善。 (33)咎:災禍。 (34)僭:差失。 (35)眚(shěng,省):過失。 (36)畯:通「俊」。 (37)攸:所。 (38)考:老。 (39)極:懲罰的意思。 (40)凶短折:《集解》云:「未齔日凶,未冠曰短,未婚曰折。」 (41)漸漸:麥芒之狀。
武王崩,成王少,周公旦代行政當國1。管、蔡疑之,乃與武庚作亂,欲襲成王、周公。周公既承成王命誅武庚,殺管叔,放蔡叔,乃命微子開代殷後,奉其先祀,作《微子之命》以申之,國於宋。微子故能仁賢,乃代武庚,殷之佘民甚戴愛之。
微子開卒,立其弟衍,是為微仲2。微仲卒,子宋公稽立。宋公稽卒,子丁公申立。丁公申卒,子湣公共立。湣公共卒,弟煬公熙立。煬公即位,湣公子鮒祀殺煬公而自立,曰「我當立」,是為厲公。厲公卒,子釐公舉立。
釐公十七年,周厲王出奔彘。
二十八年,釐公卒,子惠公立。惠公四年,周宣王即位。三十年,惠公卒,子哀公立。哀公元年卒,子戴公立。
戴公二十九年,周幽王為犬左戎所殺,秦始列為諸侯。
三十四年,戴公卒,子武公司空立。武公生女為魯惠公夫人,生魯桓公。十八年,武公卒,子宣公力立。
1當國:掌握國家政權。 2微種:一說微仲乃微子末之子。
宣公有太子與妻。十九年,宣公病,讓其弟和,曰:「父死子繼,兄死弟及,天下通義也。我其立和。」和亦三讓而受之。宣公卒,弟和立,是為穆公。
穆公九年,病,召大司孔父謂曰:「先君宣公捨太子與夷而立我,我不敢忘。我死,必立與夷也。」孔父曰:「群臣皆願立公子馮。」穆公曰:「毋立馮,吾不可以負宣公。」於是穆公使馮出居於鄭。八月庚辰,穆公卒,兄宣公子與妻立,是為殤公。君子聞之,曰:「宋宣公可謂知人矣,立其弟以成義,然卒其子復享之。」
殤公元年,衛公子州吁殺其君完自立,欲得諸侯,使告於宋曰:「馮在鄭,必為亂,可與我伐之1。」宋許之,與伐鄭,至東門而還。二年,鄭伐宋,以報東門之役。其後諸侯數來侵伐。
九年,大司馬孔父嘉好,出,道遇太宰督,督說,目而觀之。督利孔父妻2,乃使人宣言國中曰:「殤公即位十年耳3,而十一戰4,民苦不堪,皆孔父為之,我且殺孔父以寧民。」是歲 5,魯弒其君隱公。十年,華督攻孔父,取其妻6。殤公怒,遂弒殤公,而迎穆公子馮於鄭而立之,是為莊公。
1馮在鄭,必為亂,可與我伐之:據《左傳·隱公四年》載,宋公子馮欲與宋殤公爭君位,當宋殤公即位後,公子馮便出奔鄭國。「鄭人欲納之,及衛州吁立將修先君之怨於鄭,而求寵於諸侯,以和其民。」於是州吁便以除掉公子馮為由派使者勸告宋國與自己共同討伐鄭國。 2利:貪圖。 3殤公:為謚號,死後稱之,此處「殤」字當省。 4十一戰:《集解》曰:「一戰,伐鄭,圍其東門;二戰,取其禾;三戰,取邾田;四戰,邾鄭宋,入其郛;五戰,伐鄭,圍長葛;六戰,鄭以王命伐宋;七戰,魯敗宋師於菅;八戰,宋、衛人鄭;九戰,伐戴;十戰,鄭入宋;十一戰,鄭伯以虢師大敗宋。 5是歲:魯隱公被殺在宋殤公八年,不當在此年。 6取:通「娶」。
莊公元年,華督為相。九年1,執鄭之祭仲,要以立突為鄭君。祭仲許,竟立突。十九年,莊公卒2,子湣公捷立。
湣公七年,齊桓公即位。九年,宋水,魯使臧文仲往吊水3。湣公自罪曰:「寡人以不能事鬼神,政不修,故水。」臧文仲善此言。此言乃公子子魚教湣公也4。
十年夏,宋伐魯5,戰於乘丘,魯生虜宋南宮萬。宋人請萬,萬歸宋。十一年秋,湣公與南宮萬獵,因博爭行6,湣公怒,辱之,曰:「始吾敬若;今若,魯虜也。」萬有力,病此言7,遂以局殺湣公於蒙澤8。大夫仇牧聞之,以兵造公門,萬博牧,牧齒著門闔死9。因殺太宰華督,乃更立公子游為君。諸公子奔蕭,公子御說奔毫。萬弟南宮牛將兵圍毫。冬,蕭及宋之諸公子共擊殺南宮牛,弒宋新君游而立湣公弟御說,是為桓公。宋萬奔陳。宋人請以賂陳。陳人使婦人飲之醇酒,以革裹之,歸宋。宋人醢萬也十。
1九年:執鄭之祭仲當在宋莊公十年。九年誤。 2十九年:莊公十八卒,無十九年。 3吊:慰問遭遇不幸。 4公子子魚:據《左傳·莊公十一年》,子魚當為子魚之父御說。子魚至僖公八年始見《左傳》,距此尚三十佘年矣。 5十年:宋伐魯當在宋湣公八年。十年誤。 6博:通「簙」,古代一種博戲。 7病:痛恨。 8局:棋盤。 9闔:《集解》曰:「闔,門扇。」 十醢(hǎi,海):古代的一種酷刑,把人剁成肉醬。
桓公二年,諸侯伐宋,至郊而去。三年,齊桓公始霸。二十三年,迎衛公子毀於齊,立之,是為衛文公。文公女弟為桓公夫人1。秦穆公即位。三十年,桓公病,太子茲甫讓其庶兄目夷為嗣2。桓公義太子意,竟不聽。三十一年春,桓公卒,太子茲甫立,是為襄公。以其庶兄目夷為相。未葬,而齊桓公會諸侯於葵丘,襄公往會。
襄公七年,宋地隕星如雨,與雨偕下;六鶂退蜚3,風疾也。
八年,齊桓公卒,宋欲為盟會。十二年春,宋襄公為鹿上之盟,以求諸侯於楚,楚人許之。公子目夷諫曰:「小國爭盟,禍也。」不聽。秋,諸侯會宋公盟於盂。目夷曰:「禍其在此乎?君欲已甚,何以堪之!」於是楚執宋襄公以伐宋。冬,會於毫,以釋宋公。子魚曰:「禍猶未也。」十三年夏,宋伐鄭。子魚曰:「禍在此矣。」秋,楚伐宋以救鄭。襄公將戰,子魚諫曰:「天之棄商久矣,不可。」冬,十一月,襄公與楚成王戰於泓。楚人未濟,目夷曰:「彼眾我寡,及其未濟擊之。」公不聽。已濟未陳4,又曰:「可擊。」公曰:「待其己陳。」陳成,宋人擊之。宋師大敗,襄公傷股。國人皆怨公。公曰:「君子不困人於厄,不鼓不成列。」子魚曰:「兵以勝為功,何常言與5!必如公言,即奴事之耳,又何戰為?」
楚成王已救鄭,鄭享之6;去而取鄭二姬以歸。叔瞻曰:「成王無禮,其不沒乎?為禮卒於無別,有以知其不遂霸也。
是年,晉公子重耳過宋,襄公以傷於楚,欲得晉援,厚禮重耳,以馬二十乘。
十四年夏7,襄公病傷於泓而竟卒,子成公王臣立。
1女弟:妹妹。 2目夷:字子魚。 3蜚:通「飛」。 4陳:通「陣」。 5何常言與:《集解》一云「尚何言與」。 6享:通「饗」。 7十四年:當作「二十四年」。
成公元年,晉文公即位。三年,倍楚盟親晉1,以有德於文公也。四年,楚成王伐宋,宋告急於晉。五年,晉文公救宋,楚兵去。九年,晉文公卒。十一年,楚太子商臣弒其父成王代立。十六年,秦穆公卒。
十七年,成公卒。成公弟御殺太子及大司馬公孫固而自立為君。宋人共殺君御而立成公少子杵臼,是為昭公。
昭公四年,宋敗長翟緣斯於長丘。七年,楚莊王即位。
九年,昭公無道,國人不附。昭公弟鮑革賢而下士2。先,襄公夫人欲通於公子鮑,不可,乃助之施於國,因大夫華元為右師。昭公出獵,夫人王姬使衛伯攻殺公杵臼。弟鮑革立,是為文公。
1倍:通「背」。背棄。 2鮑革:「革」字為衍文,即公子鮑。
文公元年,晉率諸侯伐宋,責以弒君。聞文公定立,乃去,二年,昭公子因文公母弟須與武、繆、戴、莊、桓之族為亂,文公盡誅之,出武、繆之族1。
四年春,楚命鄭伐宋。宋使華元將,鄭敗宋,囚華元。華元之將戰,殺羊以食士,其御羊羹不及,故怨,馳入鄭軍,故宋師敗,得囚華元。宋以兵車百乘文馬四百匹贖華元。未盡入,華元亡歸宋。
十四年,楚莊王圍鄭。鄭伯降楚,楚復釋之。
十六年,楚使過宋,宋有前仇,執楚使2。九月,楚莊王圍宋。十七年,楚以圍宋五月不解3,宋城中急,無食,華元乃夜私見楚將子反。子反告莊王。王問:「城中何如?」曰:「析骨而炊,易子而食。」莊王曰:「誠哉言!我軍亦有二日糧。」以信故,遂罷兵去。
二十二年,文公卒,子共公瑕立。始厚葬。君子譏華元不臣矣。
共公十年,華元善楚將子重,又善晉將欒書,兩盟晉楚。十三年,共公卒。華元為右師,魚石為左師。司馬唐山攻殺太子肥,欲殺華元,華元奔晉,魚石止之,至河乃還,誅唐山。乃立共公少子成,是為平公。
1出武、穆之族:《左傳·文公十八年》載此事為:「宋武氏之族道昭公子,將奉司城須以作亂。十二月,宋公殺母弟須及昭公子,使戴、莊、桓之族攻武氏於司馬子伯之館,遂出武、穆之族。」此將戴、莊、桓三族亦為作亂者,誤也。 2執楚使:據《左傳·宣公十四年》當作「殺楚使者。」《楚世家》、《十二諸侯年表》亦「殺楚使者。」 3圍宋五月:據《左傳·宣公十五年》所載當作「圍宋九月。」
平公三年,楚共王拔宋之彭城,以封宋左師魚石。四年,諸侯共誅魚石,而歸彭城於宋。三十五年,楚公子圍弒其君自立,為靈王。四十四年,平公卒,子元公佐立。
元公三年,楚公子棄疾弒靈王,自立為平王。八年,宋火。十年,元公毋信,詐殺諸公子,大夫華、向氏作亂。楚平王太子建來奔,見諸華氏相攻亂,建去如鄭。十五年,元公為魯昭公避季氏居外,為之求入魯,行道卒,子景公頭曼立。
景公十六年,魯陽虎來奔,已復去。二十五年,孔子過宋1,宋司馬桓魋惡之,欲殺孔子,孔子微服去2。三十年,曹倍宋,又倍晉,宋伐曹,晉不救,遂滅曹有之。三十六年,齊田常弒簡公。
三十七年,楚惠王滅陳。熒惑守心3。心,宋之分野也4。景公憂之。司星子韋曰:「可移於相。」景公曰:「相,吾之股肱。」曰:「可移於民。」景公曰:「君者待民。「曰:」可移於歲。景公曰:「歲饑民困,吾誰為君!」子韋曰:「天高聽卑,君有君人之言三,熒惑宜有動。」於是候之5,果徙三度。
六十四年6,景公卒。宋公子特攻殺太子而自立7,是為昭公。昭公者,元公之曾庶孫公孫糾,糾父公子褍秦,褍秦即元公少子也。景公殺昭公父糾,故昭公怨殺太子而自立。
1二十五:孔子過宋在二十二年,此處誤。 2微服:舊時帝王、官吏為了隱藏自己的身份而改裝平民的服裝。 3熒惑:即火星。守:甲星侵佔乙星通常所在的天區。 心宿:二十八宿之一。 4分野:我國古代的一種迷信說法,將天空星宿分為十二次,配屬於各國,用以占卜吉凶。 5候:觀察。 6六十四年:《表》記景公卒於前451年,在位共六十六年,實誤。 7公子特:「特」當作「得」。
昭公四十七年卒,予悼公購由立。悼公八年卒,子休公田立。休公田二十三年卒,子辟公辟兵立。辟公三年卒,子剔成立。剔成四十一年,剔成弟偃攻襲剔成,剔成敗奔齊,偃自立為宋君。
君偃十一年,自立為王。東敗齊,取五城1,南敗楚,取地三百里;西敗魏軍,乃與齊、魏為敵國。盛血以韋囊,縣而射之2,命曰「射天」。淫於酒婦人。群臣諫者輒射之。於是諸侯皆曰「桀宋」。「宋其復為紂所為,不可不誅」。告齊伐宋。王偃立四十七年3。齊湣王與魏、楚伐宋4,殺王偃,遂滅宋而三分其他。
1取五城:《戰國策·宋策》載「齊拔宋五城」,此處誤為宋取五城。以下載「南敗楚」事亦有誤。 2縣:通「懸」。 3王偃立四十七年:《六國年表》言前286年齊滅宋,君偃在位應為四十三年。 4齊湣王與魏、楚伐宋:此說僅見於此,《六國年表》及各《世家》皆言齊湣王滅宋,未言魏、楚參與。
太史公曰:孔子稱「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干諫而死,殷有三仁焉」。《春秋》譏宋之亂自宣公廢太子而立弟,國以不寧者十世。襄公之時,修行仁之,欲為盟主。其大夫正考父美之1,故追道契、湯、高宗,殷所以興,作《商頌》。襄公既敗於泓,而君子或以為多,傷中國闕禮義,褒之也,宋襄之有禮讓也。
1正考父:正考父曾佐戴、武、宣諸公,在襄公以前百佘年,此處言「正考父美之」云云,實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