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4鳥蟲水族卷_0013.【裴沆】原文及翻譯

同州司馬裴沆嘗說,再從伯自洛中,將往鄭州,在路數日,曉程偶下馬,覺道左有人呻吟聲,因披蒿萊尋之。荊叢下見一病鶴,垂翼俛咮,翅下瘡壞無毛。且異其聲,忽有老人白衣曳杖,數十步而至,謂曰:「郎君少年,豈解哀此鶴邪?若得人血一塗,則能飛矣。」裴頗知道,性甚高逸,遽曰:「某請刺此臂血,不難。」老人笑曰:「君此志甚勁,然須三世是人,其血方中。郎君前生非人,唯洛中胡盧生,三世人矣。郎君此行,非有急切,豈能至洛中,干胡盧生乎?」裴欣然而返,未信宿,至洛,乃訪胡盧生,具陳其事,且拜祈之。胡盧生初無難易,開袱,取一石合,大若兩指,授針刺臂,滴血下滿合,授裴曰:「無多言也。」及至鶴處,老人已至,喜曰:「固是信士。」乃令盡塗其鶴,復邀裴云:「我所居去此不遠,可少留也。」裴覺非常人,以丈人呼之,因隨行。才數里,至一莊,竹落草舍,庭蕪狼藉。裴渴甚,求漿,老人指一土龕:「此中有少漿,可就取。」裴視龕中,有一杏核,一扇如笠,滿中有漿,漿色正白,乃力舉飲之,不復飢渴,漿味如杏酪。裴知隱者,拜請為奴僕,老人曰:「君有世間微祿,縱住亦不終其志。賢叔真有所得,吾久與之遊,君自不知。今有一信,憑君必達。」因裹一袱物,大如合,戒無竊開。復引裴視鶴,鶴損處毛已生矣。又謂裴曰:「君向飲杏漿,當哭九族親情,且以酒色誡也。」裴復還洛中,路閱其所持,將發之,袱四角各有赤蛇出頭,裴乃止。其叔得信,即開之,有物如乾大麥飯升余。其叔後因游王屋,不知其終。裴壽至九十七。(出《酉陽雜俎》)
又 李相(「相」原作「松」,據明抄本改。)公游嵩山,見病鶴,亦曰須人血。李公(公原作松。據明抄本改。下同。)解衣即刺血。鶴曰:「世間人至少,公不是。」乃令拔眼睫,持往東都,但映眼照之,即知矣。李公中路自視,乃馬頭也。至東洛,所遇非少,悉非全人,皆犬彘驢馬,一老翁是人。李公言病鶴之意,老翁笑,下驢袒臂刺血。李公得之,以塗鶴。即愈,鶴謝曰:「公即為明時宰相,復當上升。相見非遙,慎無懈惰。」李公謝,鶴遂沖天而去。(出《逸史》)
【譯文】
同州司馬裴沆說,跟他父親從祖兄弟從洛中出發去鄭州,在路上走了好幾天。有一天早晨在路上偶爾下馬歇息,聽到路旁有人呻吟的聲音,於是分開蒿草尋找,在荊棘叢中看見一隻病鶴,垂著翅膀低著嘴,翅膀下面生瘡腐爛,患處的毛已脫落,叫的聲音奇特。這時忽然有個穿白衣服的老人,拄著枴杖從幾十步外走來。他對裴沆說:「你是少年人,怎麼能解救這只鶴呢?如果能得到人的血給鶴塗上,它就能飛走了。」裴沆是個懂得事理的人,品德高尚。他急忙說:「請刺我臂上的血,沒問題。」老人笑著說:「你的這種精神很了不起,但必須是三世為人的人,這樣的人血才能用。你前世不是人,只有洛中的胡盧生,三世是人。你這次出行,不是有急事,怎能再到洛中去面見胡盧生呢?」裴沆毅然踏上了返回洛中的道路,不到兩宿,走到洛中。到了洛中他立刻去拜訪胡盧生,詳細講述了事情經過,懇切請他幫助。胡盧生一點也沒有感到為難,打開包袱,取出一個石頭盒子,大小約有二個指頭。他接過針刺破手臂,將血滴滿一盒,交給裴沆說:「不必多說了。」裴沆回到了遇到鶴的地方,老人已經等在那裡,高興地對他說:「你真是個守信用的人。」然後就讓他把血全塗到那只鶴的傷口上,又邀請裴沆說:「我住的地方離這裡不太遠,可以去少呆一會。」裴沆覺得這老人不是個平常的人,稱他為老伯,跟著他去了。走了幾里路,來到一個莊園。竹籬笆茅草屋,庭院裡長滿荒草。裴沆覺得很渴,向老人要水喝,老人指著一個用土做的神龕說:「這裡面有一點水,可以取出來喝。」裴沆看那神龕裡,有一個杏核,一把象斗笠一樣的扇子,神龕底部裝滿水,水的顏色是純白的。裴沆用力舉起神龕把水喝了,不再飢渴,水的味道象杏酪。裴沆知道老人是個隱居的高人,行禮請求老人收他作僕人。老人說:「你在人世上還有點官祿,即使跟著我隱居也不會堅持到底,你的叔叔是個真正得道的高人,我很早就和他有所交往,這些你自然不會知道。現在我有一封信,交給你一定能送到。」於是包裝好一個包裹,大小形狀像個盒子,並告誡他不要私自打開看。又領著裴沆看那只鶴,鶴受損的地方已經長出新毛。他又對裴沆說:「你剛才喝了杏漿,應當為九族的血緣親情而哭泣,並且不能接近酒色。」裴沆回到洛中,路上看著小包裹想打開看看,小包的四角各有一條小紅蛇露出頭來,裴沆便停下手沒有打開,他的叔叔接過包裹打開來看,裡面有一升多像是大麥飯粒的東西。他的叔叔後來去王屋山了,不知道最後怎麼樣了。裴沆活了九十七歲。
李丞相當初在嵩山遊玩,看見一隻病鶴,也說須要人血治療,李丞相解開衣服就要刺血。鶴說:「世上真正是人的很少,您也不是人。」並讓他拔下自己的眼睫毛,讓他拿著睫毛到東都去,只要把眼睫毛拿到眼前對著人看,就知道誰是真正的人了。李丞相半路上用這方法看自己,竟是個馬頭。到了東都洛陽,遇見的人不少,全都不是人,都是些豬狗驢馬。最後遇到一個老人是人。李公向他說了病鶴的意思,老人笑了,下驢來露出手臂刺血交給他,他得到老人的血,用血塗到鶴的傷處,鶴馬上就好了。鶴感謝他說:「你就是將來的宰相,又將羽化飛昇天界,我們相見的日子不會太遠,你一定不要懈怠。」李丞相表示感謝,鶴就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