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10神鬼精怪卷_0098.【穎陰裡正】古文翻譯

穎陽裡正說某不得名,曾乘醉還村,至少婦祠醉,因繫馬臥祠門下。久之欲醒,頭向轉,未能起。聞有人擊廟門,其聲甚厲。俄聞中問是何人,答雲所由,令覓一人行雨。廟中(廟中原作門外,據明鈔本改。)云:"舉家往岳廟作客,今更無人。"其人云:"只將門下臥者亦得。"廟中(廟中原作門外。據明鈔本改。)人云:"此過客,那得使他。"苦爭不免,遂呼某令起。隨至一處,濛濛悉是雲氣,有物如駱駝。某人抱某上駝背,以一瓶授之,誡云:"但正抱瓶,無令傾側。"其物遂行。瓶中水紛紛然做點而下,時天久早。下視見其居處,恐雨不足,因而傾瓶。行雨既畢,所由放還。到廟門見己屍在水中,乃前入便活,乘馬還家。以傾瓶之故,其宅為水所漂,人家盡死。某自此發狂,數月亦卒。(出《廣異記》)
【譯文】
穎陽裡正說有個不知姓名的某人,有天喝醉了往家走,走到少婦祠,醉得走不動了,就把馬拴好,在祠門下倒頭便睡。睡了好久好像醒了,想起來走,可光是腦袋能動身子起不來。這時就聽有人狠狠地敲廟門,廟裡有人問是誰,敲門人回答原因是要找一個人去行雨。廟裡的人回答說:"全家都到岳廟作客去了,沒有人去行雨了。"外面的人說,"那就讓門口躺著的那個人去幹吧。"廟裡說,"人家是過路的,怎麼能讓人家干?"廟裡廟外爭論了好半天。後來倒底把醉臥門下的某人叫起來,領到一個地方。一看那裡雲霧蒸騰,還有一個象駱駝的動物。某人被抱上駱駝,又交給他一個瓶子,並警告說:"必須把瓶子正抱著,別讓瓶子歪了。"這時那駱駝就開始跑起來,瓶裡的水一路灑了出來,變成了雨。當時天大旱,某人走到自己家鄉上空,怕雨下得不足,就把瓶子傾斜了一下好讓雨下大點。行雨結束後,某人來到廟門,見自己的屍體在水上飄著,往前一走,魂靈進入了屍體,就又活了。於是騎馬回家。由於他行雨時在自家上空傾倒了瓶子,家裡就被大水淹沒,全家人都淹死了。某人從此就瘋了,幾個月後也死去。

卷第三百五 神十五
王法智 李佐時 韋皋 竇參 李伯禽 肖復第 李納 崔汾 卒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