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9夢幻妖妄卷_0185.【韋覲】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唐太僕卿書覲欲求夏州節度使。有巫者知其所希,忽詣韋曰:"某善禱祝星辰,凡求官職者,必能應之。"韋不知其誑詐,令擇日。夜深,於中庭備酒果香燈等。巫者乘醉而至,請書自書官階一道,虔啟於醮席。既得手書官銜,仰天大叫曰:"韋覲有異志,令我祭天。"韋合族拜曰:"乞山人無以此言,百口之幸也。"凡所玩用財物,盡與之。時崔侃充京尹。有府囚叛獄,謂巫者是其一輩。里胥詰其衣裝忽異?巫情窘,乃云:"太僕卿韋覲,曾令我祭天。我欲陳告,而以家財求我。非竊盜也?"既當申奏,宣宗皇帝召覲至殿前,獲明冤狀。復召宰臣論曰:"韋覲城南上族,軒蓋承家。昨為求官,遂招誣謗。無令酷吏加之罪志。"其師巫便付京兆處死,韋貶潘州司馬。(出《雲溪友議》)
【譯文】
唐代,有位太僕卿叫韋覲,想當夏州的節度使。有個巫師知道他追求的是什麼,忽然有一天登上門來對他說:"我這個人善於向星辰祝告祈福,凡是求官職的,沒有不靈驗的。"韋覲不知道他這是誑騙敲詐自己,便讓他選擇良辰吉日。這天深夜,韋覲讓家人在中庭擺上香和蠟燭以及酒和水果等。巫師乘著酒勁兒趕到中庭,讓韋覲自己寫上一道要升的官銜,虔誠的擺到祭壇上。巫師抓過那道寫好的官銜,仰天大叫道:"韋覲有野心,讓我祭天!"韋覲見勢不好,帶領全家人跪倒於地,拜道:"求仙人不要說這種話,便是我們全家老少一百多口人之大幸!"結果,韋覲把家裡的古玩財物,全都送給了巫師。當時,崔侃任京兆尹。有一個官府的囚犯從獄中逃出來,說那個巫師是他的同夥。里胥找到那個巫師,盤問他最近的服裝怎麼忽然變樣了?巫師一陣驚窘,便說:"太僕卿韋覲,曾經讓我為他祭天,我想告發,結果,他便用家中的財產求我……千真萬確,這可不是我偷的呀!這件事,應當向上申奏才對。"宣宗皇帝把韋覲召到殿前,經再三查問,才弄清其中冤情,然後又召宰相的大臣們說道:"韋覲是城南的貴族,世代相傳都是作官的。昨天為了求官遭到誣謗,不要讓酷吏加罪於他。"不久,那巫師被押赴京城處死,韋覲被貶為潘州司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