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廣記06人品各卷_0167.【匡衡】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匡衡字稚圭,勤學而無燭,鄰人有燭而不與,衡乃穿壁引其光,以書映之而讀之。邑人大姓文不識,家富多書,衡乃為其傭作,而不求直。主人怪而問之,衡曰:"願得主人書,遍讀之。"主人感歎,資給以書,遂成大學。能說詩,時人為之語曰:"無說詩,匡鼎來,匡說詩,解人頤。"鼎,衡小名也,時人畏服之如此,聞之皆解頤歡笑。衡邑人有言詩者,衡從之,與語質疑,邑人挫服,倒屣而去,衡追之曰:"先生留聽,更理前論。"邑人曰:"窮矣。"遂去不顧。(出《西京雜記》)
【譯文】
匡衡的字叫稚圭,他勤奮好學但沒有蠟燭,鄰居家有蠟燭但不借給他,他便將牆壁鑿了一個小孔,把燭光引過來,拿著書對著燭光讀書。同鎮有一個人連自己的姓名也不認識,但家中有錢,收藏了很多書。匡衡為他幹活,但不要工錢,他奇怪地問匡衡為什麼。匡衡說:"願意借來你的書,全都讀一遍。"這個人非常感歎,便資助匡衡書讀,使匡衡成為一個大學問家。匡衡能夠講解《詩經》,人們為他編寫了一首歌謠說:"沒有人會講解《詩經》,請匡鼎來。匡鼎來講授《詩經》,能解除人們的疑問和憂愁。""鼎"是匡衡的小名。人們竟是如此敬佩他,聽他講解詩經的人都開顏歡笑。鎮上有個人講解《詩經》,匡衡前去聽講。同這個人討論《詩經》的疑難問題,這個人辯論不過他,對他十分佩服,急忙羞愧地倒穿著鞋跑了。匡衡追上去說:"先生請留步,聽我和你討論剛才的問題。"那個人說:"我講不出什麼來了。"不顧匡衡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