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194 第五卷 義犬》全篇古文翻譯

原文

潞安某甲,父陷獄將死。搜括囊蓄,得百金,將詣郡關說。跨騾出,則所養黑犬從之。呵逐使退;既走,則又從之,鞭逐不返。從行數十里。某下騎,趨路側私焉。既乃以石投犬,犬始奔去;某既行,則犬欻然復來,囓騾尾足。某怒鞭之。犬鳴吠不已。忽躍在前,憤齕騾首,似欲阻其去路。某以為不祥,益怒,回騎馳逐之。視犬已遠,乃返轡疾馳;抵郡已暮。及捫腰橐,金亡其半。涔涔汗下,魂魄都失。輾轉終夜,頓念犬吠有因。候關出城,細審來途。又自計南北衝衢,行人如蟻,遺金寧有存理?逡巡至下騎所,見犬斃草間,毛汗濕如洗。提耳起視,則封金儼然。感其義,買棺葬之,人以為義犬塚雲。

聊齋之義犬白話翻譯:
周村有個商人,在蕪湖經商,賺了很多錢。他雇了一條船準備回鄉,看見河堤上有個屠夫捆住一隻狗要殺。這個商人就以加倍的價錢把狗買了下來,養在船上。

船上的船夫本來就是江湖上的慣盜,他暗中觀察到商人有這麼多錢財,便把船開到蘆葦叢中,拿起刀來要殺死商人。商人苦苦哀求船夫賜他一具完整的屍體。於是強盜就用一條氈子把商人裹捆住,扔到江裡去了。

那隻狗看到商人被拋入江中,哀嚎踵跳下水,用嘴咬住裹捆著商人的氈子,一起在江中沉浮。也不知順流飄蕩了多少里,被一淺灘擱住停了下來。狗浮出水,跑到有人的地方,不停地哀叫。有人覺得其中必有原因,就跟隨著這隻狗走到了淺灘處,見水中有一捆氈子,於是就拖出來,割斷繩子,商人竟還沒死,醒過來後把自己遇難的事情講了一遍。又哀求別的船夫,把他帶回蕪湖,準備在那裡等著強盜的船回去。

商人上了船,發現他的狗不見了。心裡非常哀傷痛惜。到達蕪湖碼頭,尋找了三四天,只見經商的船隻桅桿如林,就是找不到那只賊船。這時正好有個同鄉,打算帶著他一塊回周村。忽然那條狗自已回來了,朝著商人大聲嗥叫。商人忙喚它,它卻掉頭就走。商人下船去追它,它卻奔上另一條船,咬住船上一個人的小腿,任憑怎麼打也不鬆口。商人走上前去呵斥,才發現狗咬住的就是那個劫財害命的慣盜。原來這個強盜把衣服和船都換了,所以商人很難認得出來。商人把慣盜捆綁起來,在船上搜索,結果錢財都還在。唉,一條狗,尚能夠如此報恩,世上那些沒有心肝的人,應當慚愧自己還不如一條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