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經典《墨子 備蛾傅篇》文言文全篇翻譯

四十五  備蛾傅
  
禽子再拜再拜曰:「敢問適人強弱(2),遂以傅城,後上先斷,以為法程;斬城為基,掘下為室。前上不止,後射既疾,為之奈何?」
  子墨子曰:子問蛾傅之守邪?蛾傅者,將之忿者也。守為行臨射之,校機藉之,擢之,太氾迫之(3),燒荅覆之,沙石雨之,然則蛾傅之攻敗矣。
  備蛾傅為縣脾,以木板厚二寸,前後三尺,旁廣五尺,高五尺,百折為下磨車(4),轉徑尺六寸(5),令一人操二丈四方(6),刃其兩端,居縣脾中,以鐵璅,敷縣二脾上衡,為之機,令有力四人下上之,弗離。施縣脾,大數二十步一,攻隊所在六步一。
  為絫荅,廣從丈各二尺(7),以木為上衡,以麻索大遍之(8),染其索塗中,為鐵鎖,鉤其兩端之縣。客則蛾傅城,燒荅以覆之連■、抄大皆救之(9)。以車兩走,軸間廣大,以圉犯之,■其兩端以束輪(10),遍遍塗其上,室中以榆若蒸(11),以棘為旁,命曰火捽,一曰傳湯,以當隊。客則乘隊,燒傳湯,斬維而下之,令勇士隨而擊之,以為勇士前行,城上輒塞壞城。
  城下足為下說鑱杙(12),長五尺,大圉半以上(13),皆剡其末,為五行,行間廣三尺,貍三尺,大耳樹之(14)。為連殳,長五尺,大十尺。梃長二尺,大六寸,索長二尺。椎,柄長六尺,首長尺五寸。斧,柄長六尺,刃必利,皆■其一後(15)。荅廣丈二尺,□□丈六尺,垂前衡四寸,兩端接尺相覆,勿令魚鱗三,著其後行中央(16)木繩一(17),長二丈六尺。荅樓不會者以牒塞,數暴干,荅為格,令風上下。堞惡疑壞者,先貍木十尺一枚一(18),節壞(19),■植,以押慮盧薄於木(20),盧薄表八尺(21),廣七寸,經尺一(22),數施一擊而下之,為上下釫而■之。
  經一。鈞(23)、禾樓(24)、羅石(25)。縣荅植內,毋植外。
  杜格(26),貍四尺,高者十丈,木長短相雜,兌其上,而外內厚塗之。
  為前行行棧,縣荅。隅為樓,樓必曲裡(27)。土五步一,毋其二十畾(28)。爵穴十尺一,下堞三尺,廣其外。轉■城上,樓及散與池,革盆。若轉(29),攻卒擊其後,煖失(30),治。車革火。……
  凡殺蛾傅而攻者之法,置薄城外,去城十尺,薄厚十尺,伐操之法(31),大小盡木斷之,以十尺為斷,離而深貍堅築之,毋使可拔。二十步一殺,有■(32),厚十尺。殺有兩門,門廣五步(33),薄門板梯貍之,勿築,令易拔。城上希薄門而置搗(34)。
  縣火。四尺一椅(35),五步一灶,灶門有爐炭。傳令敵人盡入,車火燒門(36),縣火次之,出載而立,其廣終隊,兩載之間一火,皆立而待鼓音而然,即俱發之。敵人辟火而復攻,縣火復下,敵人甚病。敵引哭而榆(37),則令吾死士左右出穴門擊遺師,令賁土、主將皆聽城鼓之音而出,又聽城鼓之音而入。因素出兵將施伏,夜半而城上四面鼓噪,敵人必或,破軍殺將。以白衣為服,以號相得。
  〔註釋〕
  (1)《備蛾傅》是墨子研究城池防守戰術的篇章之一。主要闡明如何對付敵軍憑借人多勢眾,驅趕兵士象螞蟻般強行爬城進行硬攻的戰術防守方法。(2)「弱」應作「梁」。(3)「太氾」應作「火湯」。(4)「磨」應作「磿」。(5)「轉」應作「輪」。(6)「方」應作「矛」。(7)「丈各」應作「各丈」。(8)「大遍」應作「編」。(9)「抄大」應作「沙灰」。(10)「■」應作「融」。(11)「室」應作「窒」。(12)「說」應作「銳」。(13)「圉」應作「圍」。(14)「大耳」應作「犬牙」。(15)「皆■其一後」此句難以索解。(16)「行」應作「衡」。(17)「木」應作「大」。(18)「一」疑衍,誤在此。(19)「節」應作「即」。(20)疑「慮」衍文。(21)「表」應作「袤」。(22)「經尺一」應作「徑一尺」。(23)疑「經一」為衍文;「鈞」應作「鉤」。(24)「禾」應作「木」。(25)「羅」應作「■」。(26)「杜」應作「柞」。(27)「曲裡」應作「再重」。(28)「其」應作「下」。(29)「轉」應作「傅」。(30)「煖」應作「緩」。(31)「操」應作「薄」。(32)「■」應作「鬲」。(33)「步」應作「尺」。(34)「搗」應作「楬」。(35)「椅」應作「樴」。(36)「車」應作「熏」。(37)「哭」應作「師」;「榆」應作「逃」。
  〔白話〕
  禽滑厘行了兩次再拜禮,然後說:「請問,如果敵兵強悍,以致攀爬我方城牆,對後上者實行當場斬首,作為軍法,同時在城下挖壕溝,築土山,在城下掘隧道。前面敵兵攀爬不止,後面的弓箭又一個勁猛射,這種情況該如何對付呢?」
  墨子回答說:你問的是對付敵人像螞蟻一樣爬城的防守戰法嗎?依仗人多勢眾、驅趕士兵像螞蟻般強行攻城,這不過是敵將惱怒發急之下不理智的舉措罷了,守城一方只須要加築臨時的城垛,居高臨下向爬城的敵人射擊,用「技機」投擲攻敵,並拔掉敵方爬城的器具,用火把、滾燙開水傾倒制服城下的敵兵,用點燃的名叫「荅」的戰具從城上下罩敵人,沙石像雨點般向敵人頭上打,這樣一來,像螞蟻般攀爬城牆的強行攻城法就失敗了。
  為防備敵人像螞蟻般爬城強攻,可制做懸滑車,這種車用二寸厚的木板做成,前後各三尺寬,兩旁寬五尺,高五尺,還要製造能夠上下滑動的懸滑車箱,所用轆轤的輪子直徑為一尺六寸,派一個士兵拿一支長矛站在車箱中,矛長二丈四尺,兩端都製成刃口。用鐵鏈套住懸滑車上部的橫樑,裝上轆轤,派四個強壯有力的兵士轉動轆轤使人同車箱急速地上升或下降,不要停留。這種懸滑車在一段地段每隔二十步置一架,在敵人所攻擊的區域,每六步一架。
  制做「■荅」,長和寬各一丈二尺,上面的橫樑以木製成,用大麻繩繫住,麻繩要在泥水中浸泡;裝備鐵鏈,鉤住兩頭的吊環。如果敵人像螞蟻般爬城硬攻,就點燃「荅」從上往下罩敵人。此外,「連■」、沙灰等物都可供解救攻城用。
  配備兩個車輪,讓兩輪軸之間的距離長一些,用「圉」固定,並將兩頭熔合使兩輪束成一體,到處塗上泥,在裡面塞滿榆樹枝葉和麻梗等易燃物,兩邊布裝荊棘,這個裝置被稱之為「火捽」,又叫「傳湯」,用來佈置在敵人的主攻區域。假如敵人結隊登城,就點燃「傳湯」,砍斷上面的吊繩讓它滾下去,並命令勇士以湯開路反擊敵人。城牆一有破壞應立即派人迅速填塞搶修。
  在城外牆根埋植鋒利的木樁,長五尺,大一圍半以上,末端都要削尖,共埋五行,行距三尺,深埋三尺,要犬牙交錯般地埋栽。造「連殳」,長五尺,寬十尺。「梃」長二尺,寬六寸,繩索長二尺。椎,柄六尺,頭部長一尺五寸。斧子,柄長六尺,斧口一定要鋒利。「答」,寬一丈二尺,長一丈六尺,懸掛在前面橫樑四寸處。兩頭銜接的地方要相互搭連一尺左右,但不要象魚鱗那樣交錯。在後橫樑的中間繫上一根大繩,長二丈六尺。如果有不密合的地方就用版片填塞,要多曝曬,使其乾燥,「荅」要製成格柵,能使空氣流通。城上矯牆不太堅固恐怕倒塌的地方,要預先埋植木樁,每十尺一
  枚。如果城牆倒塌了,就樹起木樁,在木樁上壓上橫木,橫木長八尺,寬七寸,側高一尺,一錘又一錘地將木樁打下去,然後用馬釘釘牢。
  鉤、木樓、■石都要備好。「荅」要懸掛在柱子靠裡的一面,不要懸掛在柱子靠外的一面。
  再佈置「柞格」,埋入四尺,露出地面高的以十尺為限,木頭長短相間,交錯置布,頭部削尖,四周塗上厚厚的泥。
  制做行棧,懸掛燒荅。在城角建樓,樓要多層。備土,五步一堆,每堆不少於二十籠。
  打爵穴,每十尺一個,開在矯牆下部三尺處,外面的口要稍大一些。轉■城上,須備設行樓,殺,水池和盛水用的皮盆。假如敵兵爬城,而擔負攻擊任務的士兵不能及時出擊,貽誤戰機按軍法處置。
  還要用火烤煙薰……
  大凡防阻敵人爬城硬攻,一般方法是在城外設置木樁做成的屏障,屏障離城牆十尺,高十尺,採伐用以做屏障的木樁,辦法是樹木不分大小連根拔起,鋸成十尺長一段,互相間隔一段距離深埋緊築,不能讓人能拔出來。
  每二十步設置一個「殺」,殺中設「鬲」,鬲厚十尺。殺裝有兩門,門寬五尺。木樁屏障設「殺」的門戶要淺埋,不要築牢實;以便它易於拔出。城上對著木樁屏障處,相應設置「搗」。
  在城上懸掛火具,稱為懸火。每隔四尺裝一個懸掛火具的鉤樴,五步建一口灶,灶門堆放爐炭。等敵人全部進入後下令熏火、燒門,接著向下拋扔懸火。擺放作戰器具,寬度與敵人進攻的範圍相應。每兩作戰器具之間設一懸火,派一士兵站立在旁邊,等待出擊的鼓聲,鼓聲一響就點火,一齊往下投。敵人若避開懸火再度進攻,懸火也就再次往下投,如此反覆,敵人必定被弄得疲憊不堪,終會引兵逃走。敵人一退逃,就命令我方敢死隊從左右出穴門追擊潰敵,但要嚴令勇士和將帥按照城上的鼓聲行事,從城內出去或退回城內都應如此。趁著多次出擊時還可設下埋伏,半夜三更城牆上四周擊鼓吶喊,敵兵一定驚疑不定,伏兵便可乘機攻破敵營,擒殺敵軍首領。不過要以白衣作軍服,憑口號互相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