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丘明《左傳》子產不毀鄉校(襄公三十一年)古文原文翻譯

子產不毀鄉校(襄公三十一年)
-----民心可疏導不可左右 

【原文】

  鄭人游於鄉校1,以論執政2。然明謂子產曰3:「毀鄉校,何如?」子產曰;「何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4,以議執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則行之;其所惡者,吾則改之,是吾師也,若之何毀之?我聞忠善以損怨5,不聞作威以防怨(6)。豈不遽止(7)?然猶防川(8): 大決所犯,傷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決使道(9),不如吾聞而藥之也(10)。」然明曰:「蔑也,今而後知吾子之信可事也(11)。小人實不才(12)。若果行此,其鄭國實賴之,豈唯二三臣(13)?」

   仲尼聞是語也,曰(14):「以是觀之,人謂子產不仁,吾不信也。」 

【註釋】

   1鄉校;古時鄉間的公共場所,既是學校,又是鄉人聚會議事的地方。 2執政:政事。3然明:鄭國大夫融蔑,然明是他的字。4退: 工作完畢後回來。5忠善:盡力做善事。損:減少。(6)作威;擺出 威風。(7)遽(jv):很快,迅速。(8)防:堵塞。川:河流。(9)道: 同「導」,疏通,引導。(10)藥之:以之為藥,用它做治病的藥。(11)信: 確實,的確。可事;可以成事。()12)小人:自己的謙稱。不才:沒有才能。 (13)二三:這些,這幾位。(14)仲尼:孔子的字。(孔子當時只有十歲, 這話是後來加上的。)

【譯文】

  鄭國人到鄉校休閒聚會,議論執政者施政措施的好壞。鄭國大夫然明對子產說:「把鄉校毀了,怎麼樣?」子產說:「為什麼毀掉?人們早晚幹完活兒回來到這裡聚一下,議論一下施政措施的 好壞。他們喜歡的,我們就推行;他們討厭的,我們就改正。這是我們的老師。為什麼要毀掉它呢?我聽說盡力做好事以減少怨恨,沒聽說過依權仗勢來防止怨恨。難道很快制止這些議論不容易嗎?然而那樣做就像堵塞河流一樣:河水大決口造成的損害,傷 害的人必然很多,我是挽救不了的;不如開個小口導流,不如我們聽取這些議論後把它當作治病的良藥。」然明說:「我從現在起才知道您確實可以成大事。小人確實沒有才能。如果真的這樣做, 恐怕鄭國真的就有了依*,豈止是有利於我們這些臣子!」

   孔子聽到了這番話後說:「照這些話看來,人們說子產不仁,北打下如估」 

【讀解】

  春秋時的鄉校,讓我們聯想到古代希臘和羅馬的民主政治。在希臘、羅馬凡,自由民,都有參與政治的權利。鄉校自由地議論政治,與希臘、羅馬的情形有些相似,但有一個重大差別:鄉校的平民百姓雖然可以議政,卻無權參政,沒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因此,二者有實質性的差別。

   不過,考慮到中國傳統等級制度之下的政治專制,能移開一個口子讓老百姓無所顧忌、暢所欲言地議論統治者,真是要很大的氣魄和開闊的胸襟。真的,能做到這一點,在幾千年的傳統社會中,即使不是絕無僅有,也算得上幾十年、幾百年才會見到一次。

   完全可以設想到老百姓議政的內容,比如國家的繁榮昌盛,社會的風習,與百姓日常生活密切相關的問題,施政方針,一直到宮廷秘聞,某個官員乃至國君的私生活。不管是什麼樣的話題,平民百姓中橫挑子豎挑眼、雞蛋裡面挑骨頭的人,畢竟是少數,而大多數人的。目中都有相對公平的衡量尺度,他們眼睛盯住的是統治者的施政實績,而不是統治者的誇誇其談。

   可以打個比方,老百姓的評論,是統治者所作所為的無情的鏡子。統治者可以用高壓手段迫使百姓保持沉默,卻無法使人們不在心裡估價,無法左右人心的向背。所以,沉默並不意味著順從;相反,沉默中蘊含著可怕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