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027、【遇事勿躁 淡然處之】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潑婦之啼哭怒罵,伎倆要亦無多,唯靜而鎮之,則自止矣。

讒人之簸弄挑唆,情形雖若甚迫,苟淡而置之,是自消矣。

〔註釋〕

伎倆:把戲、花樣。讒人:喜歡用言語譭謗他人的小人。簸弄挑唆:搬弄是非,挑撥離間。苟:如果。

[譯文]

蠻橫而不講理的婦人,任她哭鬧叫罵,也不過那些花樣,只要鎮靜處之,不去理會,便自覺沒趣而後終止。搬弄是非、挑撥離間的小人,不斷以言辭相侵害,甚至被他逼得走投無路了,但如不予理睬,聽而不聞,他也會自然作罷。

[賞析]

「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我們常會遇到一些不可理喻的人,簡直無法和他講通,倒不一定是女人,「潑婦」只是一些不可理喻的人的代稱而已。因為古時女子多數無法受教育,所以便有一些不明理的女子,遇事不管體統,只會吵鬧。故此對那些不明事理的人,一概稱之為「潑婦」,也是可以的。這種人只是愚蠢,無需與他計較,只當他的吵鬧是烏鴉叫,不去理他,他自討沒趣便會閉嘴了。最可厭的是那些搬弄是非的小人,「潑婦」只是吵鬧,這種小人卻專逞口舌中傷人,較「潑婦」無意義的言辭,更是厲害十分了,每每使人百口莫辯,被人誤會得走投無路。但是如果能不將這些利害放在心上,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日久,這些小人眼見尖酸刻薄的言語不能影響你,自然會閉上他的嘴了。何況,謊言終有拆穿的時候,眾人自會明瞭,「說人是非者,即是是非人」的道理。因此,「不理他,看他如何」的淡然心胸,實在是現代人的「治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