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_172.【使人有面前之譽 不若使人無背後】古文翻譯成現代文

[原文]

使人有面前之譽,不若使人無背後之毀;使人有乍交之歡,不若使人無久處之厭。

[譯文]

要他人當面讚譽自己,倒不如要他人不要在背後譭謗自己。令對方對自己產生初交的歡喜,倒不如相交久了而不會令對方產生厭惡感。

[評語]

人多是虛偽客套的,要讓他人當面讚美自己並不困難,而要他人背後不批評自己,卻不是容易的事。即使有不對的地方,由於礙於情面,或是利害關係,鮮有願意撕破臉,當面指摘對方的。在背後就不同了,要他人不罵自己,除非自己不犯錯,沒有可被人評議之處才能勉強做到。因此,面前之譽並不表示自己做人成功,背後之譽才算成功。背後之譽遠不算完美,背後無毀更為難得。

人初相識總是充滿著一份好奇感和新鮮感,因彼此的契合而歡喜,然而這時的交往就個人而言,不過是冰山尖端的互望而已。人在初見面時不會把自己的缺點暴露出來,見到的往往只是好的一面,因此,第一印象遠較平日來得完美。但是,日久見人性,一旦新鮮感消失,最初的親切感也會因為缺點的增加和距離的拉長而改變。

事實上,最初的親近和歡欣經常只是幻像,必然會遭到破滅。交往長久後的親切才是真正的親切,因為那時整個缺點都已被瞭解和接受,而能以完整的人格交往,此時的歡喜才是真正的歡喜。「使人有乍交之歡,不若使人無久處之厭。」一方面要我們不要在初見時掩藏自己,只以好面目與人交往,這樣才不會有日後感到不實的厭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