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爐夜話全譯》060、【安分守成 不入下流】原文全文翻譯

[原文]

種田人,改習塵市生涯,定為敗路;

讀書人,干與衙門詞訟,便入下流。

〔註釋〕

塵市:塵市本意為城鎮,此處泛指市場上的商業行為。干與:參與。衙門詞訟:替人打官司。下流:品格低下。

[譯文]

種田的人,改做生意,定會遭到失敗;讀書的人,包打官司,品格便日趨低下。

[賞析]

在過去的農業社會,只要家裡有一畝田,總還可以衣食無缺,不同於商場的鑽營,得失差別甚大。一個種田的,一不明商場利害;二不解人情世故;三沒有社會關係,若不專心務農,而與人在商場上爭名逐利,常是失敗的居多,搞不好還要變賣祖產。何況商場的事情,起伏不定,也許今天身無長物,明朝卻搖身一變而為暴發戶,也有人投資做生意,以致於血本無歸,這不是質樸的種田人所能明瞭的,不能「知己知彼」,怎麼可能在商場上立足呢?不如守著一畝方田,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淡泊名利,如此反而能守成。何必以「世代不竭之食」,換取「商家一日之富」呢?

讀書人講的是「明是非」、「辨義理」,而衙門訟師則是以犀利的言詞,巧辯的口舌,為人爭取勝訴。因「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所以並不分辨是非黑白,只是賣弄口舌,圖取利益。這些均有違聖賢之教,所以作者認為這不是讀書人該做的事,讀書人應當知道如何持守自己的節操,去感化眾人,進而使民無爭才對。怎麼可以把他人的爭執,當作是「生財之道」呢?不過,這句話也是有其時代背景的,現今的「律師」,哪一個不是高級知識分子?只要能本著公平公正的態度,去論斷是非,排難解紛,何嘗對社會大眾沒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