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誌異030 第一卷 鬼哭》古文全文現代文翻譯

原文

謝遷之變,宦第皆為賊窟。王學使七襄之宅,盜聚尤眾。城破兵入,掃蕩群丑,屍填墀,血至充門而流。公入城,扛屍滌血而居。往往白晝見鬼;夜則床下磷飛,牆角鬼哭。

一日,王生皞迪,寄宿公家,聞床底小聲連呼:「皞迪!皞迪!」已而聲漸大,曰:「我死得苦!」因哭,滿庭皆哭。公聞,仗劍而入,大言曰:「汝不識我王學院耶?」但聞百聲嗤嗤,笑之以鼻。

公於是設水陸道場,命釋道懺度之。夜拋鬼飯,則見磷火營營,隨地皆出。先是,閽人王姓者,疾篤,昏不知人者數日矣。是夕,忽欠伸若醒。婦以食進。王曰:「適主人不知何事,施飯於庭,我亦隨眾啖噉。食已方歸,故不饑耳。」由此鬼怪遂絕。豈鈸鐃鐘鼓,焰口瑜伽,果有益耶?

異史氏曰:「邪怪之物,唯德可以已之。當陷城之時,王公勢正烜赫,聞聲者皆股慄;而鬼且揶揄之。想鬼物逆知其不令終耶?普告天下大人先生:出人面猶不可以嚇鬼,願無出鬼面以嚇人也!」

聊齋之鬼哭白話翻譯:
謝遷造反時,官宦人家的宅第都被賊佔據著,成了賊窩子。有個叫王七襄的學使,家裡住的賊尤其多。官兵破城後,掃蕩群賊,死屍都填滿了台階,血順門而流。

王學使進了城,回到家裡,命人把盜賊的屍首抬出去,把血跡洗刷乾淨,這才住下。但是大白天就往往見到鬼,夜晚床下磷火亂飛,牆角還時常有鬼哭,很不安寧。

一天,有個叫王皞迪的書生,借住在王公家。夜裡聽到床下有小聲連連叫:「皞迪!皞迪!」過了一會兒,聲音漸大,並說:「我死得好苦呀!」隨後就哭起來,接著滿院子裡都有哭聲。王公聽見後,手持寶劍到王生屋裡,大聲說:「你們不知道我是王學院嗎?」只聽見眾鬼嗤嗤冷笑。

王公不得已,於是設了水陸道場,命和尚、道士唸經超度,夜裡做了飯拋到院子裡讓群鬼吃。這時就見院子裡磷火點點,到處都是。

先前一個為王公看大門的姓王的人,病得很厲害,已經昏迷幾天不知人事了。鬧鬼的這天,他忽然伸了伸身子,像是醒過來了。他老婆見這情形就給他端來飯,他卻說:「剛才主人不知為什麼在院子裡施飯,我也跟大夥一塊吃,這不才吃飽了回來,所以不覺得餓。」

自此以後,鬼都絕跡了。難道道士奏樂,和尚超度,施捨飯食,果然靈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