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經典《老子第64章》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

第六十四章
[原文]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謀;其脆易泮1,其微易散。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合抱之木,生於毫末2;九層之台,起於累土3;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為者敗之,執者失之4。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5。民之從事,常於幾成而敗之。慎終如始,則無敗事。是以聖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貨,學不學6,復眾人之所過,以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7。
[譯文]
局面安定時容易保持和維護,事變沒有出現跡象時容易圖謀;事物脆弱時容易消解;事物細微時容易散失;做事情要在它尚未發生以前就處理妥當;治理國政,要在禍亂沒有產生以前就早做準備。合抱的大樹,生長於細小的萌芽;九層的高台,築起於每一堆泥土;千里的遠行,是從腳下第一步開始走出來的。有所作為的將會招致失敗,有所執著的將會遭受損害。因此聖人無所作為所以也不會招致失敗,無所執著所以也不遭受損害。人們做事情,總是在快要成功時失敗,所以當事情快要完成的時候,也要像開始時那樣慎重,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情。因此,有道的聖人追求人所不追求的,不稀罕難以得到的貨物,學習別人所不學習的,補救眾人所經常犯的過錯。這樣遵循萬物的自然本性而不會妄加干預。

[註釋]
1、其脆易泮:泮,散,解。物品脆弱就容易消解。
2、毫末:細小的萌芽。
3、累土:堆土。
4、為者敗之,執者失之:一說是二十九章錯簡於此。
5、是以聖人無為故無敗,無執故無失:此句仍疑為二十九章錯簡於本章。
6、學:這裡指辦事有錯的教訓。
7、而不敢為:此句也疑為錯簡。

[引語]
這一章從內容上講與前一章相接續,仍然是談事物發展變化的辯證法。由於與上一章聯繫起來讀,也可以說又返回到「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的道理。老子認為,大的事物總是始於小的東西而發展起來的,任何事物的出現,總有自身生成、變化和發展的過程,人們應該瞭解這個過程,對於在這個過程中事物有可能發生禍患的環節給予特別注意,杜絕它的的出現。從「大生於小」的觀點出發,老子進一步闡述事物發展變化的規律,說明「合抱之木」、「九層之台」、「千里之行」的遠大事情,都是從「生於毫末」、「起於累土」、「始於足下」為開端的,形象地證明了大的東西無不從細小的東西發展而來的。同時也告誡人們,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必須具有堅強的毅力,從小事做起,才可能成就大事業。

[評析]
老子依據他對人生的體驗和對萬物的洞察,指出「民之從事,常於幾成而敗之。」許多人不能持之以恆,總是在事情快要成功的時候失敗了。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什麼?老子認為,主要原因在於將成之時,人們不夠謹慎,開始懈怠,沒有保持事情初始時的那種熱情,缺乏韌性,如果能夠做到「慎終如始,則無敗事」。老子認為,一個人應發揮智能或技能的最佳狀態,只有在心理平靜的自然狀態下才能做到。總之,在最後關頭要像一開始的時候那樣謹慎從事,就不會出現失敗的事情了。
在本章的第二個部分中,老子運用三個排比句:「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台,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由此,再看一下荀子《勸學篇》中所寫的這幾句話:「積土成山」、「積水成淵」、「不積跬步,無以致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可見,他們在思想觀點上有某些相同或承繼關係,或者說,荀子吸取了老子的這一觀點。但接下來的結論,荀子與老子不同,他說「鍥而不捨,金石可鏤」,人要像蚯蚓那樣「用心一也」,雖然「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也要「上食埃土,下飲黃金」;提出積極進取的主張;而老子則主張「無為」、「無執」,實際上是讓人們依照自然規律辦事,樹立必勝的信心和堅強的毅力,耐心地一點一滴去完成,稍有鬆懈,常會造成前功盡棄、功虧一簣的結局。